壁花小姐<9>




  我坐楊建豐的床上,屋子裡剩下我跟他兩個人,而小不點早就被他
給驅逐出境,只因為他說他也是老師,基於不希望學生翹課的同理心,
他也不希望小不點翹課。

  小不點鬼靈精怪的腦袋一轉,立刻從嘴裡蹦出一句:「你想藉機支
開我,然後那個齁……」

  楊建豐狠狠的敲了她的腦袋一下,「快去上課!」

  「討厭。」小不點嘀咕一聲,轉頭扮了個鬼臉,然後迅速逃離他的
地盤。

  我偷偷地觀察他,發現他的身材很好,果然是當體育老師的,在那
一段隔著幾步路的距離中,我嗅到了屬於在陽光底下奔馳的爽朗氣息,
老實說他很吸引人,我實在不相信這樣的人會有躁鬱症。

  是什麼事情,引發他的病症呢?




  「妳剛剛已經持續發呆了四分鐘又零七秒,身體又不舒服的話,我
送妳去醫院好了!」

  「喔……」我回過神來,連忙訕笑地說:「我沒事,只是流血過多
,有點發暈而已。」

  「流血過多……」楊建豐好像想起什麼,走出房外,不久又走了進
來,手中還多了一杯阿華田。

  「聽說喝點甜的,身體會比較舒服一點。」

  我接過那杯暖呼呼的阿華田,輕輕地啜了一口。

  「好香……」

  聽我這麼說,他露出一個笑容。

  「你怎麼會知道女孩子那個來,需要吃一點甜的東西?」

  「妳休息吧,我不打擾妳了!」那個笑容消失了,我很清楚他在逃
避這個話題。

  楊建豐的神情不再輕鬆,轉而變得有點感傷。




  後來我問小不點,才知道他情緒轉變這麼快的原因,是因為我觸碰
到他的死穴,只要相關於他女朋友的事情,都有可能引發他情緒失控。

  「妳能活著離開,已經是祖上積德了!」小不點一臉唯恐天下不亂
地說著,如果真有那麼嚴重,楊建豐早就發飆了。

  「可是妳表哥看起來問題不大啊!」我說。

  小不點不以為然的搖頭,「他問題不大?拜託,他如果問題不大,
那還有誰有大問題啊?」

  我把手指指向正在說話的小不點。

  「後面沒人啊?」

  「小姐,妳的問題看起來就比妳表哥來得大!」

  「我哪有問題啊?」

  「妳還說沒有,光是妳喜歡女孩子就已經是個大問題了,還有喜歡
騙人也是。」

  小不點語重心長地嘆了口氣,拍拍我肩膀的模樣,神情像個四五十
歲的歐巴桑。

  「我身為話劇社的編導,一定要身體力行,時時刻刻磨練自己的演
技。」說著,小不點牽起我的雙手,「我都是在演戲的啊,我真正的喜
歡的人當然是男人。琳……」

  「繼續啊,我正在洗耳恭聽。」

  「乾扁四季豆我吃了會吐的。」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真是抱歉了!」




  星期三下午,大米這個白痴又跟以往一樣,開始為比賽拉人助陣,
因為次數太平凡,大家缺乏新鮮感,所以到場的人三三兩兩的,倒是其
他系的女同學來了一大群,完全無畏毒辣的太陽,站在場邊殺豬般的鬼
叫。

  斐盈瞧了一眼,哼的一聲,轉過頭去,顯得十分不屑。

  「幹麻,遇見仇人啦?」

  「看到右手邊數過去,第二個那個綁著黑人辮子的三八了沒?」

  我看了過去,「那個叫的最淒厲的?」

  「對,像吹狗螺的那一個。」斐盈咬牙切齒的說:「她高中時搶了
我的男朋友。」

  「什麼!」我不敢置信的叫著,斐盈這麼漂亮,還會被別人搶走男
朋友,我仔細的看了對面的那個女孩子,要氣質沒氣質,簡直像個潑婦
。  
  「她是憑哪一點搶走妳男朋友的啊,我真是百思不解。」我說。

  「幹,我也想不透,就是這樣才氣人啊,馬的咧!」

  我看著斐盈口出國罵,很明白的感受到她那種輸得莫名奇妙的怨恨
,但是不得不提醒她,氣質可要顧好。

  「琳琳,現在不流行那種宜家宜室的女人,妳表現出一副毫無挑戰
性的樣子,男人是不會有想征服妳的欲望的。」

  喔,真的是這樣啊?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