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8>




  噠噠噠噠……

  是什麼聲音,我在哪裡,為什麼這麼多人圍繞著我?

  低下頭,看見一群圍觀的鄉民們,他們屏息以待的看著我,不,是
盯著我的腳,然後有一個人舉起我的腳,準備脫掉我的鞋子。

  但是很不巧的,那個人長得就是一臉小頭銳面的樣子,下意識的厭
惡感,讓我身體起了反應……

  碰的一聲,我一個拳頭過去,穿著華麗衣飾,卻企圖脫掉我鞋子的
人,發出如殺豬般的哀號,然後鼻血直冒。

  「齁,小仙仙妳完了,妳竟然攻擊大臣!」一個稚嫩的聲音從我背
後響起,我回頭一看,差點崩潰……

  小不點跟斐盈穿的向貴婦一樣,隨侍在一個濃妝豔抹的老女人身邊
,她擠眉弄眼的走到我跟前,低頭小聲地對著我說:「妳逃不出我的手
掌心的,大臣、鄉民、在場有一半以上都是我的人,只有姐姐才配當王
妃,妳永遠都是我的。」

  王妃?這一幕我好熟悉,這是灰姑娘的場景!

  大臣、鄉民、惡毒的兩個拖油瓶,還有那個像媽媽桑的後母,所以
……

  我是仙杜瑞拉,我是最後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幸福的灰姑娘!

  但是看起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來人啊,把這個瘋婆子給我帶下去,她失去試穿玻璃鞋的資格了
。」大臣一聲令下,我立刻被一群士兵給架了起來。斐盈扭了下腰,貼
近大臣耳語了幾句,我心中斗然升起不祥的預感。

  「斐盈,妳該不會來陰的吧妳!」

  「陰妳又怎麼樣,是吧,大臣?」

  大臣露出賊笑,「讓我們來試看看這隻玻璃鞋吧!」

  斐盈喜孜孜地讓大臣脫掉鞋子,然後讓他把玻璃鞋套在腳上,這應
該是像童話一樣,斐盈這該死的三八,絕對穿不下去才是,但是一切都
變調了!

  她穿進去了,那隻玻璃鞋在她的腳上發出光芒,就像有什麼神秘的
力量一樣。

  對了,故事都已經變成這樣,那隻好管閒事的仙女上哪去納涼了?

  「仙女,我是仙杜瑞拉,王妃應該是我才對!」這關係到一輩子的
幸福,即使被人當成神經病,我都認了!

  就在我當著天空遙喊時,小不點走到我身邊,貼在我耳邊說出了令
人震驚的事實。

  「其實我就是那個仙女啊!」

  什麼,那個仙女小不點!「那這一切不就是……」

  「都是我的陰謀啊,妳是我的了,妳跑不掉了,哈哈哈哈……」

  望著小不點狂妄的笑聲,我一股憤怒的情緒高漲,腎上腺素激增頓
時讓我全身充滿了力量。

  說時遲那時快,我甩開士兵的手,狠狠的甩了她一耳光……

  清脆的聲音伴隨而來,不是小不點的咒罵聲,而是一個男人的哀號
,我這才驚醒過來,原來我做了一個惡夢。

  還好這不是真的!




  「對不起啊,我上次不知道妳是女孩子,所以……」我正躺在水藍
色的床上,上次那個偷摸我胸部一把,把我當成男生,還用球砸得我血
濺球場的臭嘴狗正摀著臉,對著我苦笑地解釋著。

  「別跟別人說這件事情,要不然我要你好看。」這麼丟臉的事情要
是傳出去,我毛琳琳的面子該往哪擺?

  面對我的威脅,他竟然也威脅我地說:「那你也不能把我有躁鬱症
的事說出來。」

  「難怪那天你跟個神經病一樣,大呼小叫的……什麼?躁鬱症!」
我連忙從床上跳起來,緊張兮兮的抓緊拳頭。

  「我的直拳很厲害喔,快說你帶我來這裡幹麻,是不是想迷姦我?


  「琳琳,妳站這麼高幹麻?」這時小不點端了杯水進來,看見我劍
拔弩張的樣子不解地問。

  「自衛!」我說。

  「同學,妳想太多了,我還沒有這麼飢不擇食。」他揉了柔臉頰,
「我叫楊建豐,是那個小麻煩的表哥。」

  「真的?」我看著小不點,露出狐疑的眼神。

  小不點聳聳肩,無奈地點著頭:「楊建豐你看你一副賊樣,所以琳
琳才不相信你。」

  我搖著頭,看了小不點一眼,「妳搞錯了吧,我是不相信妳!」

  「琳琳妳怎麼這樣啦……」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