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10>




  斐盈告訴我,有些人他不見得喜歡某一樣東西,但是只要有競
爭者,他就會使出渾身解數來爭取那樣東西,即便那個東西是個垃
圾。

  他們所享受的是那種勝利的滋味,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這種惡質的人滿街都是,只是看嚴重程度而已。」我說。

  斐盈低聲咒罵了一句:「那個該死的爛貨,哼!」

  我了解斐盈,所以我知道這個『很會搶的女人』到底有多惡質
,如果是公平競爭,我相信斐盈絕對不會這麼輸不起。

  果然不出我所料,斐盈告訴我那只是那個女人對付她的手段,
主要原因是因為斐盈太搶她的風頭。

  「那件事情之後,凡是在學校看見我,她就會把這件事情說出
來炫耀,好像我是她的手下敗將一樣。」

  「賤芭樂!」『淫娃!』

  我們同時下了最合適她的形容詞。




  「琳……」我聽可怕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下一秒已經有一個哈
比人,雙雙勾上我跟斐盈的肩膀。

  「嗨,兩個美女,今晚的價錢多少啊?」斐盈跟我還沒意識過
來,小不點已經被楊建豐給拎了起來。

  「笨蛋……」楊建豐低聲吼了一句,連忙跟解釋著說道:「她
現在在揣摩嫖客的演法以及語氣。」

  這麼說來,我跟斐盈是就是流鶯囉!

  斐盈本來跟小不點並沒有什麼交集,不過我經常會跟她說起小
不點的事情,所以她也見怪不怪,反倒是笑嘻嘻的調侃回去。

  「我們不做哈比人的生意耶!」

  楊建豐一聽,綻開露出八顆牙齒的燦爛笑容,指著小不點叫道
:「哈比人!」

  「就算我是哈比人,也是最優秀,最美麗的那一個,哼!」說
完,小不點像隻好動的麻雀一樣,蹦蹦跳跳的來到我身邊,輕輕的
對我說:「我把表哥帶來了,機會可得好好把握。」

  「妳在胡說什麼,別亂說。」我趕緊把視線從楊建豐身上移開
,雖然我真的對楊建豐有那麼一點好感,我要在一次強調喔,真的
只有一點點。

  「琳,妳別假仙了好嗎,現在女人矜持那一套已經不管用了,
趁著他還沒有走出情傷,妳一定要趕快趁虛而入。」我此時此刻才
覺得小不點的可怕,她那可愛的外貌下,有著超乎尋常女人的敏銳


  「什麼趁虛而入,妳說的像病毒一樣。」我說。

  斐盈不知何時加入戰局,語重心長的說:「愛情就像是過濾性
病毒一樣,一但中標,無可救藥。」這樣的觀點引起小不點的掌聲
與贊同。

  「沒錯,表哥他已經中標一次,解藥就是以毒攻毒。」小不點
偷偷的回頭望了一下楊建豐,他正雙手環胸注視著場內的比賽。

  「妳看他,雙眼無神,表情呆滯,多可憐啊。」

  他明明就好好的在看球賽,我不明白小不點幹麻把他說得像病
入膏肓一樣的可憐。「妳們別瞎操心好不好,他說不定根本就不喜
歡我這種類型的。」

  小不點一聽,興奮的叫了一聲,引來楊建豐的關注。

  「怎麼了,羊癲瘋犯了嗎?」他說。

  「閉嘴啊你,看你的球賽啊!」小不點惡狠狠的說,楊建豐聳
了聳肩,繼續投入場內的激戰。
  
  「妳有癲癇啊?」斐盈眼神中透出的同情的目光,不過我對這
種需要向小不點付出同情心的事情有所保留,果然事情就如同她本
人一樣,十分無俚頭。

  「我可是未來要踏上國際舞台的偉大人物耶,怎麼可能會生這
種病,我剛剛是在替我表哥高興啦。」小不點解釋著說。

  「哎呀,我們拉里拉渣說了一堆,總算了解琳琳喜歡妳表哥了
!」

  「喂,拜託妳們兩個一下,我什麼時候說了啊?」我抗議的叫
著。

  小不點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對我說道:「那不是重點啦,現在
要擬定的作戰計畫應該是『如何讓情場失意的男子,重新愛上乾扁
四季豆?』,妳們覺得這標題如何?」

  好長的標題啊,等等,現在應該不是讚嘆的時候!「喂,這一
點都不好,還有妳們兩個人什麼時候這麼熟了啊?」

  小不點跟斐盈開始竊竊私語,交頭接耳的程度就像是閨中密友
般的相熟。

  「這個胸部問題很棘手啊,小不點!」斐盈盯著我的胸部,在
眾目睽睽之下,對它品頭論足,害我當場羞紅了臉。  

  「說的也是,那妳覺得墊三個bar怎麼樣?」

  「可能不夠。」

  「那四個好了!」小不點還掏出粉紅色的小記事本,「等等我
記一下。」

  「喂,妳們太過分了吧,明明兩個就ok了!」我不服氣地抗議


  天啊,我怎麼跟她們一起起鬨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