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露的心情日記



  還記得好幾百年前,我為了救憐瑀直搗魔界霸蒼之源,卻因緣
際會在那裡見到了魔界共主──寰宇‧呼列聿,與他結下一段很深
的『孽緣』。

  這傢伙哪有外界說的賢明,他根本就是個趁人之危的下流胚子


  「露露,妳是這麼美好的女人,妳開口的事我一定會幫,但是
妳知道我的規矩,只要妳答應入我魔籍,別說要三世鏡,我的心都
可以借給妳。」自以為風度翩翩的魔君牽起了我的手,嘟起嘴就要
親吻上去──

  我怎麼可以讓這傢伙輕薄我!

  我握緊拳頭,狠狠地揮了過去,原本以為可以給他一記上勾拳
,卻被笑瞇咪的他給接了下來。

  他還挑了個眉,惡意地親得我滿手口水,天啊,手一定會爛掉


  「噁心。」我嫌惡的瞪了呼列聿一眼,用力的把手給抽回來,
隨手抓起他的衣擺一擦,「你是花痴嗎?」

  「這是我的興趣,寶貝!」他風騷的撥了下頭髮,眼神散發出
邪惡的魅惑:「我不是對哪個女人都這樣的。」

  「最好是這樣!」最後,為了救憐瑀,我還是妥協了,他還親
自為我入籍。

  呼列聿確實說話算話,我也順利拿到三世鏡,其實我對他印象
還不錯,甚至還覺得他的花痴個性是裝出來的,讓人放下戒心!

  事情相隔了好幾百年,他這次為了泉而來,一進門我就聞到他
身上的脂粉味與酒味。

  這傢伙……絕對剛剛從酒店出來!

  「人間真的是太美好了!」他對我打了聲招呼,然後一陣風似
的拉起我、小啾、筠蘭、艾琦、甚至是春芝嬤的手,十分紳士的親
吻著。「天啊,引渡者每天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嗎?」他低頭掩面
啜泣,「真是太幸福了!」

  「這傢伙是……神經病嗎?」泉的臉上出現三條很大條的黑線


  「親愛的女士們,願意入我魔籍嗎?」他俊俏的臉上,誇張的
蜿蜒著淚水。

  「喂喂,有斬節一點,你以前不是對我說過,你不是隨便邀請
人入魔籍的嗎?」最可怕的是你連春芝嬤都不放過,老的顧筋骨是
嗎?

  呼列聿裝傻,「我怎麼可能說過這種話?親愛的露露,妳要知
道魔界的未來,全都樣靠這些美好的女性來創造啊!」

  呼列聿,我懷疑你有腦殘,那些賢明的傳說到底是打哪來的?
  

                      夜露 2010.2.29

全站熱搜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