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接下來的日子帕幽卡過得十分悠閒。夜既不打算放她離開,卻也沒多作為難,反而還供她吃、住、穿著,樣樣不缺。

  十分悠閒的帕幽卡雖然也挺享受這種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但孩子心性的她畢竟還是感到無聊。為了消遣,她開始觀察夜──這也是她自老翁死後第一次為了生存以外的目的去做事。

  夜每天早上起來會先看書,同時看三到五本不等。半小時候去梳洗用餐,打扮整齊後便會離開旅店。出外時夜不會帶上帕幽卡,但仍留下一名護衛看顧,或者說防止帕幽卡逃跑。

  夜出門後,帕幽卡便會開始在旅店內四處閒晃,順便練習扒竊的技術以免技巧生疏。而夜的護衛似乎也不是什麼品行高超的德士,他們通常都懶得干涉帕幽卡的行為──更甚者,當帕幽卡看走眼時,他們還會制止她以免惹上不該惹的人。

  通常直到三更半夜,夜才會回到旅店。這時候他會先練習一套伸展體術一小時,然後一邊服用各式各樣的藥物一邊看書,仍是同時翻閱數本,還能一邊做筆記一邊跟帕幽卡閒扯,話題大多都是兩人互相問些不著邊際的問題。

  對話久了,帕幽卡也隱約發現夜的問題大致上還是繚繞在貧民窟的環境與各項問題,還有各階層的居民對貧民窟居民的看法等等,另外他對那位老翁似乎有點好奇……雖然不知道夜為什麼問這些,不過帕幽卡並不認為這些問題的答案是什麼秘密,也就盡可能地回覆了。

  「帕幽卡,妳的觀察力比我預想的更好呢。」有次問答結束後,夜忽然說道:「我所問的問題當中,有一部分就算找比妳年長兩倍的人也回答不了。」

  「喔。」帕幽卡無所謂地打了一個呵欠,睡眼惺忪反駁道:「你又知道他們無法回答了?」

  夜微微一笑:「我問過啊,這幾天我已經跟兩百七十四名居民談過話了,『每個月有外地人進出』或『外地人多是來做什麼』這類的問題只有妳和少數幾個人能夠正確回答。」

  「那種事怎樣都好啦。」帕幽卡興致缺缺地縮進牆角書堆下的棉被裡,問道:「明天早餐吃什麼?」

  「這個嘛……妳有什麼偏好嗎?」

  「隨我點嗎?」帕幽卡瞬間精神飽滿、眼露精光:「黑胡椒醬肉排、燉萵苣佐炸魚切片、烤奶酥麵包、焦糖奶茶、熱可可、提拉米蘇、布丁奶酪、綜合水果拼盤各一份!」

  「……」

  夜終於明白近日來荷包急遽縮水的真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