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二 天地幻境(1)


  輕輕推開夜露的房間,小啾倚著門框,望著床上一動也不動的
夏尹泉,不由得紅了眼眶。

  已經兩個月了,他身上的傷都已經癒合,卻沒有絲毫轉醒的跡
象,除了胸口因為呼吸微微有些起伏之外,臉頰依舊蒼白的嚇人,
彷彿身上的血都流乾了一般。

  「泉……」小啾坐在床邊,微顫地撫著他有些冰冷的臉龐,「
你快點醒過來啊,去把夜露找回來,遲了就來不及了!」她撐起讓
人心痛的微笑輕喚。

  在小啾眼裡,偌大的夏宅有兩根『主心骨』,其中一個是夜露


  她雖然站在傲視群妖的巔峰,總是表現的既冷漠又無情,卻一
肩扛起這一大家子的安危。

  夜露不知道耗了多少的心力,與這個島國上的諸方大妖交涉,
甚至還跟魔族打交道,威嚇那些想來分杯羹的妖魔,要他們別輕舉
妄動,大家才能安安穩穩的生活在這。




  有一回她忘了敲門,就推開了夜露的房門,恰好看見她背上一
道怵目驚心的口子,皙白的肌膚向外翻,露出肌肉的紋理,她卻只
是瞬間拉起衣服。

  「怎麼傷的?」小啾擔憂的問。

  「沒什麼,我太大意了,小傷!」她若無其事的回答。總是這
樣輕描淡寫的敷衍過去,不讓別人知道她到底做了些什麼。

  「什麼叫小傷,這麼大的傷口會要命的,我去泉那拿些傷藥來
……」小啾才剛一起身,就被她反手拉住,淨白絕美的容顏微蹙起
眉,咬牙道:「別去,讓他知道又要跑來囉唆了!」

  「可是傷口很大耶!」到底是什麼妖怪,能將她傷的這麼重?
小啾側著頭,表情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別擔心。」看出她的煩惱,夜露冷笑道:「我是誰啊我,堂
堂九尾妖狐夜露會怕了那群小雜魚?哼,想動我的人就得付出最昂
貴的代價!」

  這就是夜露,只會默默的付出,就算被誤會了也不會為自己辯
解。




  另一根主心骨就是夏尹泉。他其實不是個稱職的引渡者,因為
他不曾正視自己的身分,心慈意軟卻個性衝動,總是把異於常人的
耐心,用在奇怪的地方。

  對於術法與妖怪藥學同時有著極高的天份,連老土地的地遊術
他都輕而易舉就學會了,但卻天生反骨基因作祟,越是要他學,他
就偏偏不學。

  很奇怪的,幾乎所有術法在他身上都起不了作用,她在還不知
道夏尹泉是帶著『盤古遺骨』來轉生之前,幾乎以為他是某個上古
大神或是擁有大神能的天魔來轉世的。

  不知道是不是盤古遺骨的原因,他散發著有一種謎樣的魅力,
大家都會不由自主的聚在他身邊,心存邪念的人渴望他的血肉,心
存善念的人期望在他身邊獲得平安自足。

  雖然他目前並沒有能力保護這些人,但是他有隱藏在黑夜中的
夜露,就像是太陽與月亮一樣,輪流守護著這一方大地。

  夏尹泉不但是大家的陽光,更是唯一一道能夠照進夜露內心陰
暗面的光亮,他們本來就註定是一體的,若非為了救她,彼此間不
會出現『第三者』。

  為了挽救她卑微的性命,他不顧一切的起了誓,用羈絆將她留
在身邊;為了救她,挺身擋在她面前,遭到毀神釘致命的攻擊,幾
乎失去性命。

  正如艾琦所說:「這麼好的男人,已經很難找了!」所以她放
不了手,也捨不得放手──除非泉不要她了!

  小啾很明白自己的身分,她不敢有任何取代夜露的想法。

  艾琦曾經問過她:「二姐,妳為什麼不爭?」

  「爭?」她反問艾琦,「我此刻擁有的幸福,每一秒都是泉給
的,能做他的式神已經是幾世修來的福緣了,有什麼好爭的?」就
算沒有機會,她也甘願只做他永遠的紅粉知己。

  只要有選擇就勢必有失去!論是選擇誰,泉都得失去她們其中
一個,那她又何必讓他陷入這樣的困境之中呢?




  「快點醒來啊,夜露還在等著你去救耶,她進入天地幻境早就
超過四十九天,至今仍生死未卜……」她俯著身,在夏尹泉額上輕
輕地一吻,哽咽道:「失去你們其中一個,這個家就毀了!」

  她還記得夜露要進入天地幻境前,眼眶強忍著不捨的淚,要她
好好照顧夏尹泉。

  「小啾,如果我沒回來,這個家就麻煩妳多看顧著了!」背對
著眾人,她毅然走向光引當中,在玉兔的哭喊聲中,在大家面前消
失。

  這群非人者們當下沒有一個不哭紅了眼,明知道進去就可能是
永別,卻沒人去阻止她,因為如果她聽得下去,那她就不是他們的
夜露了!

  這時候他們才了解,原來這個兇神惡煞在他們心目中有多麼重
要。

  天地幻境沒有人知道入口在哪,只有萬年妖才看得到它的接引
光道,女媧娘娘為夜露推算了一卦,並託青兒將卦象中透露的訊息
帶到人間給小啾。

  青兒告訴她,夜露的生死全繫在夏尹泉的身上,只要他醒過來
,夜露就有救了!

  為了跟夜露說道歉,他一定會醒來的,因為她的泉總是將執著
用在這些微不足道,卻令人倍感窩心的小事上頭!小啾抹去眼角的
淚,靜靜地退出了房間,卻沒發現夏尹泉眼角緩緩落下一滴淚。

  他的手指在微微抽動,掛在脖子上的血玉,突然閃起刺目的炫
光,並依循著特定的頻率在閃爍。

  血玉越閃越快,房間周圍景物開始出現扭曲現象,突然閃光一
滯,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等到小啾晚上進房來幫夏尹泉擦澡時,一進門就瞬間愣住,整
個房間像是被掏空了一樣,所有可以搬動的物品全都消失了……

  這其中當然還包括了夏尹泉!

  「啊……」小啾發出驚恐的尖叫,「泉不見了!」

    全站熱搜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