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完)


  王母明是前任天帝唯一的女兒,她看似外表溫柔婉約卻足智多
謀,乃是諸多天軍將領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她下嫁給新天帝時,
被許多人視為政治陰謀下的犧牲者。

  新天帝根基不穩,所以需要她輔佐政事,安撫諸軍將領反對的
聲浪,而廢天帝則可在天帝女婿的庇護下,繼續過著他荒淫無度的
生活,他們各取所需、相安無事。

  沒多久,熟悉所有天界政事的新天帝便下了一道旨,要為明在
瑤池搭建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宇,誓言要讓她過著無比幸福的日子。

  什麼是幸福的日子?她從來都不知道,只曉得牢籠搭的再精緻
華美,它依舊是牢籠。

  新天帝用她父親的生死作為要脅,將她軟禁在瑤池這座牢籠裡
,除了三千年一次的蟠桃會,幾乎跟外界隔絕。

  有一年的蟠桃會,她從收回來的桃核中,發現藏於其中的紙條
,這才知道父親已死的消息,當場昏厥過去。醒來後大病了一場,
數十年躺在鳳榻上,終日以淚洗面,她身為天帝的丈夫卻連來探望
也沒有,只差人送來了一盆永遠不開花的曼珠沙華。

  斷了續的輪迴象徵什麼,她一清二楚。

  父親大概連魂魄都不復存在了,他是這麼的懦弱無能,像賣女
兒一樣的將自己下嫁給新天帝,那張自私到令人感到可恥的嘴臉,
想起來都會讓她覺得厭惡。

  但那是賜予她生命的父親,記憶中他結實的肩膀,也曾經是她
慌亂無助時的避風港。

  「炎灝璟,你實在欺人太甚!」匡噹一聲,明高舉起那盆曼珠
沙華,狠狠地將它砸在地上。 

  君子報仇可以等三年都不嫌晚,女人的復仇可以等得更久,就
算花一輩子她也願意,只要時機一到,她就要一舉扳倒炎灝璟這賊
人,但是孤寂與仇恨不斷在她心頭盤旋,幾乎要把她逼上崩潰的邊
緣。

  終於等待了這麼久,機會來了!

  不論是人還是神,只要過於貪婪就會露出弱點。妄想得到造界
神器的炎灝璟,一直在設法對付引渡者,於是她便與女媧娘娘聯手
,將計就計取得他手中的盤古遺骨,並派遣青兒將之接入夏尹泉的
脊椎,讓他蛻去凡骨,得到盤古創世神的威能。

  也只有這樣才能擁有與五德仙體的他一拼高下的實力。

  但是事情似乎沒有那麼順利,要不炎灝璟不會突然駕臨瑤池金
宮,甚至還不時的表現出情真意切、噓寒問暖的好丈夫嘴臉──

  噁心!




  「王母,想什麼這麼出神?」炎灝璟舉起夜光杯與她交臂相飲
,微醺道:「莫非是在怪朕這麼久沒來看妳?」

  「怎麼會!」她飲盡杯中不斷盪漾的月蘇摩(酒名),悠然地一
笑,「我當然能體諒天帝您政事繁忙。」

  這一頓晚膳她吃的戰戰兢兢,無時無刻都在防備著炎灝璟,就
連他輕撫自己的手,她都會感到一陣惡寒,但是表情卻必須佯裝愉
悅的樣子。

  「不早了,朕得回宮了!」炎灝璟話一出口,明彷彿獲得大赦
一般,她趕緊起身恭送。

  「明,朕知道妳喜歡花草,」他一翻手招出一叢花型很小的盆
栽,「這是一種叫做艾利嘉的常綠灌木,非常適合種植在蟠桃林,
希望妳會喜歡。」

  她望著一朵朵外型似風鈴,卻擁有鮮血般顏色的小花,低著頭
伸手接了過來,聲音有些顫抖,「多謝天帝,我很喜歡……」

  「呵呵……」炎灝璟點了點頭,轉過身去,在眾多神官天將的
簇擁下離開了金宮,才剛剛步出瑤池,便傳來青兒驚慌的呼喊。

  炎灝璟停下腳步,回過頭殘酷的獰笑,「喜歡就好,朕就知道
妳一定會喜歡!」




  青兒化回人身,趕緊攙扶著明座回金鑾大座上,「娘娘,不要
嚇青兒,您到底怎麼了?」

  「嘔……」明一時氣急攻心,翻騰的血氣梗在胸口,她立掌猛
地拍在胸前,吐了一大口血出來,思緒頓時清明的許多。

  「娘娘……」青兒手忙腳亂地抓起袖擺,擦拭著她嘴角的血汙
,還有止不住的淚。

  「元震哥……」她痛哭失聲,淚水滴落在盆上,冉起淡淡白霧
,霧散後現出它真實的模樣。那是一顆被砍下來的男人頭顱,嘴裡
還咬著那叢艾莉嘉。

  她終於想起來了,艾嘉莉有個別名叫『歐石楠』,花語代表著
孤獨與背叛,這是炎灝璟對她的警告,一但背叛他,就要忍受無止
盡的孤獨……

  元震是她同母異父的哥哥,當年就是他派人將紙條藏在桃核中
,告訴她父親已經身亡的消息,連毀神釘的消息都是他冒險透露帶
出來。

  「這是震大人?!」青兒不敢置信的撫著他冷冰冰的臉龐,曾
經在她心中是如此威武不凡的元震大人,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明哭出兩行血淚,大聲嘶吼,「炎灝璟……我要殺……」

  「不要!」青兒撲了上前,雙手緊緊捂住了她的嘴,「娘娘,
不要讓他逮到機會,否則瑤池一族會被殲滅的,要忍耐,無論如何
都得忍耐!」

  青兒說的對,她得忍!

  炎灝璟那奸賊就是要逼她反,這樣才能明正言順的剷除掉瑤池
一族,她不能趁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

  明振作了起來,將元震的頭顱葬在每天都能見到的蟠桃樹下,
甚至連墳都不敢封,就怕狠心的炎灝璟會來破壞。

  瑤池內的風很靜,但是蟠桃林卻不斷揚起漫天的桃瓣拌著她的
淚水,一同送走她在這世上最後的血親。

  炎灝璟,我要你血債血償!她在心裡起誓。




  「青兒,我要妳辦的事都完成了嗎?」明與青兒一前一後走在
返回金宮的桃林小徑上。

  青兒回稟道:「一切都按照您與女媧娘娘的計畫進行,但是有
件事情很奇怪?」

  明轉過頭來,好奇道:「什麼事?」

  青兒湊上前,在她的耳邊細語,聽得她微蹙起眉頭,詢問道:
「引渡者有受到很大的影響嗎?」

  青兒搖了搖頭,「沒有!」

  「得好好觀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後遺症?」她若有所思的說


  「是的,娘娘。」啪的一聲,青兒又化回青鳥的模樣,飛入桃
林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