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二 來襲(5)

  夏尹泉揮舞著鐵棒,瞄準符殭醜陋的臉,狠狠地掃了過去,
「想吃我們,先吃我幾棍吧……」

  「……鐵棒!」符殭咧嘴一笑,毫無畏懼的一口咬住,任憑
他怎麼用力,就是拉不回來。

  「shit──」夏尹泉低咒一聲,決定捨棄手中的武器,突然
眼角瞄到老土地手中的檀木杖,在情急之下,他一把搶了過去,
一杖打在符殭臉上,竟然意外的起了作用。

  這一杖打得符殭雙手掩著臉,不斷發出嘶吼哀嚎,那被檀木
杖打中的半張臉,幾乎融化了一大半,彷彿被王水潑過一樣。

  「怎麼可能!」老土地驚訝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祂從來不
知道那跟『引魂杖』有這麼大的神能?

  夏尹泉連想都沒想,一把拖起老土地,完全顧不上祂的神格
,拼死拼活的將祂拉往屋裡去。

  「逃哪去……」符殭張牙舞爪的施展起搜羅手,一把抓在老
土地的大腿上,銳利的黑指甲,瞬間掐入肉中。

  「啊……」老土地撕心裂肺的痛叫,泛著金光的靈血,濺上
符殭的臉,更激起他兇性,殘暴地一扯,一大塊肉被撕了下來,
祂當場痛暈過去。

  「土地公……」夏尹泉執杖一揮,這次卻沒這麼好運,被符
殭一手架開。

  不靈了?

  腦海剛閃過這個問題,符殭已經竄到夏尹泉面前,看著只剩
半邊臉的惡魔,他心頭一顫,脖子已經被咬住了……

  沒有過多的痛楚,只是眼前所有事物瞬間失焦,溫熱的血液
不斷上湧,意識漸漸消逝──這就是死亡嗎?




  呼喊我!

  誰?

  呼喊我的名字……

  …妳是?

  你知道我是誰,因為我是你的,是你這麼告訴我的!

  是我說的?妳……小啾!

  對,呼喚我,呼喚我的名字……




  「小……啾……」夏尹泉在失去意識之前,喃喃地喚出小啾的
名字。

  一聲清脆嘹喨的鳴啼,響徹天際,直逼天聽,一抹紅色的美麗
身影掠過他的眼前,降臨在他身邊。

  「滾開──」小啾身穿血紅色戰袍,一掌拍開正在噬咬著夏尹
泉的符殭,她抱住癱軟下來的夏尹泉,眼神流露著無比傷痛。

  請原諒她的無能為力,如果不是選擇她,而是夜露,他定不會
受到如此的威脅!

  符殭愣了一下,這時才回過神來,發現有人搶了他的糧食!

  他剛剛根本完全沉醉在夏尹泉那誘人的精氣與甜美的血肉當中
,現在全身都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那小子根本是個活生生的仙
丹啊,拿來當軀體太可惜了!

  有幸嚐過如此鮮美無比,又富含『營養』的頂級霜降牛,符殭
立刻覺得老土地的神靈血肉,低劣的如同發臭腐敗的爛肉似的。

  符殭一手撫著慢慢恢復的臉,一手指著小啾,絲毫沒有將她放
在眼底,「妳竟然敢打擾我用餐!」

  聞言,小啾整個人怒火沸騰,「妖孽,豈能容你張狂……」但
話還沒說完,她整個人頓了一下,身形微微一閃。

  果然,這樣殘破的軀體是無法施展猛烈的神能,能化為人身已
經太意外了!小啾恨恨地瞪了符殭一眼,冷不妨的一手抓起一人,
迅雷不及掩耳的施展瞬移……

  「想逃,看我的搜羅手!」

  「哼,用我創的仙術對付我……」小啾已經站在門邊上,望著
暴怒追來的符殭,冷嘲道:「你再多練個五百年吧!」

  碰的一聲,門已經甩上了,防禦結界自然啟動,擋下符殭多次
猛烈的攻擊,結界表面不過產生微微透明的漣漪,頑強堅韌的出乎
他的意料之外。

  「沒關係,我看你們能躲到何時?」符殭威脅道:「一天沒見
你們出來受死,我就一天殺五個村民。老土地啊,我倒要看你有多
少村民讓我殺?」




  這時的老土地已經痛醒過來,祂全身冷汗直流,面上毫無血色
,六神無主地看了癱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夏尹泉。

  祂愕然抬頭,惶惶地想起那個救了祂的少女──但屋子裡,除
了祂與夏尹泉,哪還有其他人?

  「啾啾……」一隻粉紅色的小雛鳥從夏尹泉衣服下鑽出,對著
老土地鳴叫著,然後振起翅膀,不時回望,搖搖晃晃地飛往地道入
口。

  這小鳥兒在指引祂?!

  老土地撑起快散架的身子,正要抱起昏迷的夏尹泉,卻發現他
全身發著異常的高燒,將他抱在身上,宛如懷裡藏著一座火爐。

  「金……金…烏,太陽……太陽……」

  「你這小子在胡言亂語什麼?等等,不對,怎麼突然發起燙來
……好燙,好燙,要命啊,要燙死我了!」老土地受不了夏尹泉身
上的熱度,雙手甚至起了水泡。

  祂現在可不覺得是抱著火爐了……根本就是赤手抱著火炭嘛!

  可即使如此,祂還是沒丟下夏尹泉,仍死命拖著受傷的大腿,
一跛一跛的走入地道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