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13>

  其實我很想知道楊建豐他的近況怎麼樣?有時聽小不點說他發
作起來,甚至會摔東西,這應該已經算很嚴重了吧,難道不該去看
精神科?

  可是我又不想讓小不點為此大作文章,所以也就一直都沒有問
起,一直到期末考結束,準備放寒假過年,在期末聚餐散場之後,
小不點不經意的提起他,我才小心翼翼地旁敲側擊。

  只是兩杯黃湯下肚的我,問話實在沒技巧,宛如白素真喝了雄
黃酒一樣,直接原形畢露,什麼心思都寫在了臉上,難逃她的法眼
啊!

  「琳,妳很想他對吧?」小不點三三八八地戳著我問。

  「想他,他、他……有什麼值得我想的啊?」唉唉唉,女人總
是這麼地言不由衷,好啦,我承認是有點想啦!

  「不尋常,非常不尋常!」斐盈故意在我身邊嗅來嗅去,我羞
紅著臉,蹙起眉頭叫道:「不尋常妳個鬼啊,還在那聞啊聞的,噁
心死了!」

  「琳,妳剛剛思春的表情,真的很女人唷,春天,我聞到春天
的氣息。」斐盈說。

  「斐盈,聞小口點,我剛剛放了個悶屁!」小不點語出驚人。

  「噁……」斐盈作嘔了一聲,「我要殺了妳……」

  「救……救命啊……」

  就在斐盈給小不點咖肢窩夾擊的同時,咖啡廳的天吊電視螢幕
恰好撥出明年度春季新裝的發表會,走秀的模特兒各個身材姣好,
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美的讓人砰然心動。

  發表會最後的壓軸是由知名模特兒朱可若擔當,她是一個跨足
模特兒、演戲、歌唱、主持的藝人,多才多藝的她果然與重頭戲的
那件春裝晚宴禮服相得益彰。

  「好漂亮的女人……」我真是忌妒她,長的這麼漂亮,無論穿
什麼衣服都好看,而我咧,穿條長裙都會絆倒自己,上天也太不公
平了吧!

  可奇怪的是我怎麼一直覺得朱可若身上的衣服這麼的眼熟啊?

  「哼,朱可若,這個欺騙我哥感情的『奧麻』(台語『破麻』的
升級版),還敢上穿著情夫的衣服在那招搖。琳啊,看見那笑容沒,
真淫蕩啊,哼!」小不點雖然被斐盈拎著,仍是氣呼呼的罵著。

  「幹什麼把人家罵成這樣,連那麼難聽的話都罵出口,她應該
沒跟妳哥結婚吧,愛跟誰在一起是自由好嗎?」我說。

  「妳不懂啦,她跟我哥是高中兼大學的同學,本來都已經要論
及婚嫁了,她卻因為愛慕虛榮拋棄我哥跟她的經紀人在一起,現在
又跟這個年輕又有名氣的時裝設計師在一起,簡直就是感情騙子!


  「演藝圈本來就很亂,這種事情哪是妳三言兩語能下定論的!
」斐盈敲了下小不點的頭,才放她回座位上。

  「她身上的禮服我好像曾經看過?」

  「說到這才更氣人……」小不點火冒三丈地說出朱可若的可惡
行徑。

  她竟然騙了楊建豐的服裝設計圖,然後將設計圖拿給她的設計
師男友修改後投稿,難怪我覺得朱可若身上那件禮服這麼眼熟,應
該就是當初我撞見他埋頭設計的那一件。

  「天啊!」斐盈不敢置信的大叫。

  「很誇張吧,那女的真的很狠!」小不點恨的牙癢癢的說。

  「我才不是說那個女的,我會大叫是因為妳表哥,這世間怎麼
還會有這種男人啊,我開始相信他是處男了,簡直癡情的可以。」
斐盈搖了搖頭,「不過這說癡情是好聽,我看他簡直就是愚蠢,現
在的女人才不吃那一套。」

  「不然喜歡吃哪一套?」小不點好奇的問。

  「哈哈,這妳就問對人了!」斐盈掩嘴大笑了幾聲,然後將那
套『男人喜歡難搞女人,用以滿足自己征服慾望』的理論,套用在
漂亮女人的身上。

  我聽了之後,非常不以為然的回答:「哼,我就不是這樣的人
!」

  「可是妳也不是漂亮的那一掛啊!」小不點不加思索的回答,
讓我狠狠的白了她一眼,「還真是謝謝妳的提醒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