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愛來了!(11) 


  半個月後,在一個異常悶熱的下午,我窩在電腦教室冷
氣最強的角落,一邊看著動畫電影,享受著我愜意的生活。

  我愛死電腦課了!

  「可馨外找!」梁允鳳把頭探進教室來。

  湯可馨一臉詫異,拉了拉坐皺了的裙子,「誰找我啊?


  「妳快來就是了!」我發現梁允鳳笑得很曖昧,不斷地
對湯可馨招手。

  隨後一群人也跟著湯可馨走出去,黃語喬也在其中!

  她們那群女人在搞什麼鬼?我才在心裡想著,而李崇右
他們也對這狀況感到興趣,紛紛朝我靠了過來。

  「有鬼!」我說。

  「啊,鬼在哪?」瓜子捲著衣角,裝成畏懼害怕的樣子


  「兄弟們,把他拖出去阿魯巴!」馬的,最近瓜子的嘴
巴真是越來越賤了,不知道是跟公司裡的誰學的,真是的!

  「開個玩笑咩,要不然我自嚕賠罪嘛!」他說。

  「要嘛就自宮,自嚕只會爽到自己而已!」我話一說完
,四個人笑成一團,就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原本熱鬧的狀
況陡然生變。

  黃語喬衝進了進來,一把拉住我就往外衝。

  「快點,出事了啦!」

  「喂,你們還在看戲喔!」我大喊了一聲。

  「出去看看……」李崇右轉起身,其他兩人也跟在我們
後頭。

  「湯可馨妳知道我為了妳的生日花多少錢嗎?今天妳竟
然這樣對我!」

  我一出門就看見一大束玫瑰花擱在地上,周圍一堆破碎
的花瓣,沒有落英繽紛的美,倒有幾分玉石俱焚的毀滅氣味
在蔓延。

  「怎麼回事?」我低聲問著黃語喬,她靠近我耳邊小聲
的說著事情的發生。

  這個怒不可遏的男人是機械系的,名字叫做沈鴻文,參
加了上個月的那場聯誼,對湯可馨情有獨鍾,於是展開了熱
烈的追求。

  因為梁允鳳之前好像跟他認識,於是她就打算湊合他們
,結果湯可馨不領情,當場給對方難看,導致情況一發不可
收捨!

  「我接受你的好意,那並不代表我就要喜歡你,我也說
過你不必買那些東西送我!」湯可馨態度強硬,很像她一貫
的作風。

  「可惡,妳太賤了吧!」沈鴻文伸手推了湯可馨一把,
「收了東西才說的這麼好聽。」

  湯可馨身子一不穩,就要跌倒的那一刻,李崇右扶住了
她!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幹麻動手推人?」李崇右挺起胸
膛,眼神突然間變得很兇狠。

  果然,麥當勞地獄式的改造計畫,總算看得見了一丁點
成效,我很滿意的點著頭。

  「崇右,放開我!」湯可馨要求的說道,李崇右原本好
像要說些什麼,但一個猶豫,話又吞回了肚子裡,只有緩緩
撤開他為湯可馨所築的堡壘。

  「我根本沒收過你的東西,你憑什麼說我賤!」湯可馨
站上前去,毫無畏懼的對著已經失去理智的沈鴻文說。

  「沒收過?」沈鴻文大笑了幾聲,「我花了上萬塊買的
手機,妳敢說妳沒拿,不然這是什麼?」沈鴻文抓起湯可馨
脖子上掛著的手機。

  「這是我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湯可馨此話一出,全
場一遍嘩然聲四起。

  沈鴻文一聽,怒氣騰騰地轉頭問道:「小鳳!這是怎麼
回事?」

  看來所有事情關鍵,全在梁允鳳身上,我看見她面有菜
色地低下頭。

  「小鳳妳沒有幫我退還嗎?」湯可馨微怒的問著。

  「我……我把手機弄壞了,所以……還沒有……」梁允
鳳的話讓湯可馨變了臉。

  「馬的,所以我一直在當白癡就是了!」沈鴻文把目標
轉向梁允鳳,「她不喜歡我,妳是知道的?」

  梁允鳳低頭不語,眼淚瞬間落下。

  湯可馨原本盛怒的表情,轉為冷漠,「小鳳,我感到很
難過!」說完這句話,她掉頭走進教室。

  女主角一離場,尷尬的男主角也隨即忿然離去,留下了
議論紛紛的同學,以及泣不成聲的梁允鳳。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梁允鳳抽泣著的樣子,顯得
相當無助。

  小黑,你的機會來了!

  我在心裡大喊一聲,可是傻不隆咚的小黑就是愣在原地
,我一時心急,抬腿把他踢了出去。

  「啊?」摸著屁股,小黑莫名奇妙的看著我。

  「這樣啊!」我一邊比著安慰,要他拍拍梁允鳳的肩膀


  「你在幹麻?」黃語喬張大了眼,看著我停在半空的手


  我把手伸了回來,隨口敷衍著道:「沒事!」

  「小鳳……」言拙的小黑,愣愣地不知道如何安慰起。

  「瑪利亞……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小黑點點頭,「我相信,可是我不叫瑪利亞!」

  「瑪利亞……」還沒聽完小黑的話,梁允鳳已經撲進小
黑的懷裡。「借我哭一下,一下就好!」

  「喔,那妳盡量吧!」

  靠夭,什麼叫『喔,那妳盡量吧!』,應該是要說:『
沒關係,我的胸膛這一輩子只等妳一個人!』

  雖然很噁心,但是噁心這兩字不就是浪漫的真諦嗎?

  「沒想到小黑雖然看起來很呆,但對女生還蠻體貼的!


  我看著黃語喬她羨慕的眼神,「走吧,妳要當人家的電
燈泡啊!」

  「喔!」

  「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妳可以不要在緊張的時候掐我的手嗎?剛剛都快被妳
給掐死了!」我說,然後看她羞紅著臉,快速的奔進教室裏
去。

  原來她害羞的樣子,還蠻可愛的。




  住在小柯家也有一段時間了,看他拼命三郎般的打工,
我也想效法他的方式,這樣我就可以盡快搬離這裡了。

  「小柯我下定決心要搬離你的房子,請祝福我吧!」

  小柯拿著乾毛巾擦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我看很難喔
!」

  他一把抓起我的蔬菜餅乾,就往嘴巴裡塞。

  「我打算像你一樣,兼兩份差事,這樣應該就可以把租
房子的金額底限,往上拉高一點!」小柯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想我應該也可以做得到!

  「勸你不要有這個打算!」小柯嘴巴嚼著餅乾說。

  「為什麼?」

  小柯從書桌上裡拿起上學期的成績單,「你看吧,我差
點被三二退學,所以我上個月辭掉了一項工作!」

  望著幾乎通紅的成績單,我想小柯補修的錢,說不定還
多過賺來的錢。看來我的如意算盤似乎打的太美了些!

  「那我不就還要繼續打擾你?」我氣餒的說。

  小柯抖抖肩,「沒差,反正我這地方還夠大,你只要分
攤點水電費就好!」

  「唉,我真想早點找到房子!」我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又沒趕你,你怕什麼!」小柯說。

  話可不能這麼說,要是到時又被趕,我可想不到還有另
一個可以讓我投靠的地方!

  「放心吧,我也被人趕過,那種心情跟處境,我能體會
!」小柯坐在電腦桌前,轉過頭來對我說。

  為了能早點搬出小柯家,我第一次要求李崇右他們幫我
找,不過情況還是一樣,沒有多大的進展。

  「通常便宜的房子,在剛剛開學時就會被租走了,哪輪
得到你啊!」

  「我怎麼會知道我會被趕出來,如果我知道,我也會先
找好房子啊!」

  「喂……」

  「別吵啦,我心情不好的很!」我頭也沒回,直接撥掉
搭在我肩上的手,然後看見李崇右他們『噗嘶』個沒完,最
後看到他們的雙唇發出『黃語喬』的口形。

  「嗨,靚女!」我轉過身,看見她那張像是糊到大便的
臭臉。

  「拿去!」她把兩本租屋契約書丟給我,還特別註明說
是黃爺爺要她拿來的。

  「我簽下去就代表要搬進去囉!」我翻開契約書說著,
一邊觀看著她的反應。

  「嗯!」她點點頭,跟我預期的反應不同,讓我有點失
落。

  失落?因為沒看見期待中的反應,所以我感覺到失落!

  不會吧!

  「我先說好喔,沒我的允許,你不能到二樓來!」

  「喂,那不就要逼我跳陽台嗎?」這個要求太過份了吧


  「那就自備竹蜻蜓吧!」她奸笑著說,把我簽好的契約
書一把搶走。

  想來想去,我還是覺得與其往後要受制於人,不如自己
多努力一點賺錢,再來去租其他房子比較實在。

  「契約書拿來,我不租了!」

  「嘿嘿……想毀約,先拿十萬塊來!」黃語喬露出十分
狡詐的嘴臉,奸笑的說著。

  「什麼十萬?」我直覺這其中一定有陰謀。

  「吶,你看這條!」

  21.如違約者,需連帶繳交十萬元罰金!

  「這不是最早那份契約書,黃語喬妳這個騙子……」我
懊悔的說,沒想到我的一時大意,竟讓她奸計得逞。

  我剛剛還幾度以為她轉了性,變得比較有人性了點。幹
!結果這一切都是是錯覺!

  我該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及『狗改不了
吃屎!』這兩句話的。

  我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如果你以為只有這樣,那你就錯囉!」黃語喬倩笑的
說著。

  什麼?這句話是在跟我說後面還有更毒辣的就是了!

  黃語喬指向下一條……

22.租屋者須受房東任意差遣,以抵償租金!

  「上頭說的是可是房東喔,而妳只能算是房客而已!」
我總算找到一項足以豬羊變色的事實。

  不過事實通常是殘忍的!

  「嗯嗯你說得沒錯,但是請先看清楚立契約者是誰?」
黃語喬把她那三個斗大的名字露了出來。

  這個惡魔!「妳太卑鄙!」我怒罵道。

  「哈哈哈,你想不到那間房子是我爺爺買給我的吧!」
她滿臉得意洋洋地說道:「你完蛋了你!」

  幹,這女人肯定為了先前的那點小事在不爽。「好嘛,
那現在給妳打回來,給妳罵回來……」

  「休想,哪這麼容易放過你!」黃語喬把頭撇到另一邊


  那晚小柯跟我說要趁機整死黃語喬的話,現在想起來顯
得格外諷刺,看來要被整死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很多事情是已經註定好的,一但扭轉了乾坤,後果就會
不堪設想!就像我成功地改變了李崇右他們男傭的宿命,讓
他們脫離了被使喚來使喚去的地獄,自己卻跌入了黃語喬挖
好的陷阱。

  報應啊,我不該逆天行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