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11>


  我不知道小不點是因為話劇社,才迷上喜歡Cosplay的,還是本
身就對Cosplay很著迷?不過我能肯定的說,要是身上沒幾個閒錢的
人,這種遊戲還玩不太起!

  像她今天就扮成芭比娃娃的樣子,就非常引人注目,而且也讓
我間接知道原來大米這傢伙竟然有戀芭比娃娃癖!

  他那迷戀的眼神,讓眾人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他不良的意念。

  「好可愛啊……」大米興奮的撲了上去,嚇得小不點驚叫不已
,好加在有空手道高手斐盈在,將他一掌劈倒在地。

  「讓我抱,讓我抱一下就好……」雖然被幾個人架著,不過大
米還是試圖掙扎。

  「他是哪根筋不對了?」我完全不知道現在在演哪齣戲。

  與大米有著同班十二年孽緣,不,是情誼的撲克,終於爆出大
米鮮為人知的一面。

  「芭比娃娃對大米有種莫名的吸引力。」撲克一邊勒著大米,
一邊張著那張撲克臉,冷靜地說著。

  此話一出,班上幾個女生紛紛露出驚懼的表情,還『噁』了非
常大一聲,大到隔壁班會以為我們這邊發生了嚴重的食物中毒。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大米一邊大喊,十指憑空抓
動著,「讓我抱一下就好,一下就好……」

  「你想都別想!」我撇下眾人,一把抓起小不點,就往門外衝
,隨後斐盈也跟了上來。

  「我的芭比娃娃啊……」身後揚起大米的慘嚎。




  「呼,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們躲到男二宿旁的福利社裡的角落座位,遮遮掩掩的像是在
幹什麼勾當,還引來教官的關切。

  「小不點妳有病啊,幹麻把自己弄成這副德性?」我沒好氣的
問。

  「對啊,要不是我剛剛那掌劈得快,妳就要失身了!」

  「喂,」我用手肘頂了下斐盈,「沒那麼嚴重啦,大米沒那個
膽子。」

  小不點站了起來,噘起嘴道:「琳琳,我是為了妳耶。」說著
,挺起馬甲所擠出來的傲人雙峰,在我面前扭捏道:「妳看……」

  哇咧,這傢伙應該是屁股長錯地方了,也未免太大了吧,敢請
這下子是在跟我炫耀就是了?哼,妳總有一天會被自己的一對布袋
奶給悶死的,等著瞧好了!我在心中詛咒著。

  「不會吧,」斐盈發出一陣驚呼,「妳真的去買了喔?」

  「嗯啊,這回我蝕老本了!」小不點開心的點頭道,她還故意
跳了幾下,展現出ㄉㄨㄞ、ㄉㄨㄞ的彈性。

  「救命啊,有人噴鼻血了……快送保健室,他昏倒了……」旁
邊突然傳出驚呼聲。

  「咦,最近流鼻血的人真多耶,是流行嗎?」小不點揚起頭來
,望著被七手八腳抬走的男同學。

  「真可憐。」她搖了搖頭的道。

  果然,又再添一樁災情,小不點這該死的小妖精,害了人還渾
然不自知。




  「小不點,那個牌子的很讚對吧,我看效果很自然呢。」斐盈
說。

  「對啊,如果用在琳琳身上,簡直只能用奇蹟來形容。」

  斐盈伸出右手食指,在她面前搖了搖,然後轉頭看著我,嘖嘖
道:「不,是化腐朽為神奇。」

  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是能讓我發乎直覺的不爽,肯定不會是什
麼好事。

  「喂,妳們在搞什麼鬼?」我問。

  接著聽見兩人同時發出毛骨悚然的高亢假笑。說句老實話,她
們那個表情,真的讓我很想站起來狠揍她們幾拳。

  「琳琳,妳難道不明白嗎?」

  「不明白。」我搖搖頭,誰知道妳們在搞什麼鬼啊,我又不是
妳們肚子裡的蛔蟲。我在心裡頭說著。

  小不點撫著胸口,做作道:「妳真的是太傷我的心了。」然後
從手提包中,抓出一對newbar,往桌上一丟,發出啪啪兩聲。

  「變態,妳把這種東西拿出來幹麻?」我紅著臉,望著桌上那
兩坨令人發羞的東西低吼。。

  「什麼變態,這可是改變妳人生的法寶耶,雖然我提議整型才
是根本的辦法,但是斐盈怕會也後遺症。」小不點拔下黏在桌子的
那兩塊矽膠,在我胸前比來比去。

  「反正先用『假奶計畫』把我表哥先騙到手再說。」

  「喂,妳們什麼都沒問過我的意見,就亂幫我決定一些什麼鬼
計畫,什麼『如何讓情場失意的男子,重新愛上乾扁四季豆?』,
現在更誇張,還什麼搞假奶,到底有沒有尊重我啊?」我一口氣像
連珠砲似地發洩我的不滿。

  話才一說完,我發現原本打在小不點身上的光芒被抽離,瞬間
籠罩在一種哀傷黯然的灰暗中,她欲言又止地低著頭,「我……表
哥他……他真的很可憐……」

  莫非他除了躁鬱症,還有什麼不治之症?

  「琳琳,我曾用史蒂芬占卜過,妳是唯一能救贖他的人。」小
不點很認真的表情,讓我不得不正襟危坐起來。

  「等等,我印象中的史帝芬不是一條狗嗎?」我問。

  「是的……」

  「琳,小不點沒告訴妳嗎?」斐盈用著不可思議的口吻問我。

  我搖了搖頭,道:「告訴我什麼?」

  老實說,我自認跟小不點還沒好到那種無話不說的地步,倒是
我覺得斐盈跟她還比較熟呢。

  小不點深深地嘆了口氣,「其實史蒂芬牠就是與人人口中的神
貓咪咪,齊名的神犬。」她疑惑地望著我,「妳難道沒聽過嗎?」

  「呃,對不起啦,我太孤陋寡聞了,只聽過靈犬萊西,倒從沒
聽過神犬史蒂芬。」我說。

  小不點擺了擺手,「琳琳,妳別介意,因為我們本來就很低調
,沒聽過是正常的。」低調?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妳表哥到底怎麼個可憐法?」

  「妳先答應我,一定要幫他。」

  拗不過小不點,我點了點頭,「如果在我能力範圍內,我一定
幫。」

  「喔喔喔,一定可以的,畢竟這是人的本性。」

  本性?我突然有種身臨騙局的感覺。

  「這種事真的是難以啟口。」小不點曖昧的道:「他……他到
現在還是個處男,麻煩妳救贖他,拜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