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7>



  我不知道是不是臭嘴狗的關係,讓我身心理大受影響,每個月
都會來探望我一次的大姨媽,本來準時的像鬧鐘一樣,結果這個月
竟然提早來了!

  妳來就來了唄,難道就不能悄悄的來,走的時候揮揮衣袖,不
帶一片『雲彩』,一定要這樣瘋狂的蹂躪我嗎?  

  我知道我要死了……這一定是我十五歲那年偷看我媽playboy
的報應。

  「嘿,魯道夫妳的表情怎麼這麼難看?」大米一手捏著我的臉
頰,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這四個字怎麼寫。

  我趴在桌子上虛弱的吐出兩個字,「很痛……」

  「哇靠,哪裡痛會痛到像妳這樣冒汗的?」大米依舊沒有放開
手。

  「姜達銘,我是說我的臉啊,你這個白痴!」我拍開他的手,
然後軟啪啪的又往課桌上趴去。

  「沒關係,我知道麼止痛唷,聽說啊……」我已經痛到快昏倒
,眼前這個完全不懂得女人經痛是何物的低等動物,竟然還在我面
前嘰哩瓜拉地吵個沒。

  「琳琳我跟妳說喔,我們球隊的經理超好笑的啦,她昨天竟然
帶了一副像跳百老匯那種的眼鏡喔,還有那個穿五號球衣的阿翰,
就是那個c班的……」

  大米,拜託,你饒了我吧,別再說了!

  經過了二十分鐘,大米因為口渴,決定先去福利社買飲料。

  真是太好了!我頓時有種重獲自由的喜悅,不過這份喜悅只維
持了三秒鐘。

  「琳琳我等一下還會再回來,我們那個教練才好笑,喂,妳不
準落跑啊,一定要等我回來。」

  我當場垮下臉來,隨即換上一張和悅的臉色,「大米,我像是
那種人嗎?我等著你回來啊。」

  老娘不跑才有鬼!




  逃離教室之後,我買了一杯熱可可,跑到舊書店去看書,窩在
角落裡靜靜的啃著王文華的蛋白質女孩。

  「老闆我表哥有沒有來?」

  我聽著這個可愛的聲音,感覺到有點熟悉,探頭一看,竟然是
小不點,她穿著一件鵝黃色的連身短裙,下半身還搭著七分牛仔褲


  「沒有耶,他今天沒過來。」老闆手上抱著尚未整理的書,一
邊對著小不點說著。

  小不點癟癟嘴,「齁,真可惡,敢放我鴿子,明明就答應人家
的。」

  小不點本來人就怪怪的,我想她那個表哥大概也不是什麼正常
人,看著她一個人跺腳生悶氣,我心裡竟然有種莫名的爽快,結果
我竟然變態的竊笑起來。

  「活該。」就在我摀著嘴偷笑時,小不點不知何時發現了我,
趁我毫無防備時,來到我的面前……

  「琳琳!」小不點張大了眼睛看著我,「好小……」

  「啊……」我的胸口遭受到襲擊,而且評語是那該死的兩個字
,我瞬間撥開小不點的雙手,趕緊護住我小而彌堅的胸部。

  「琳,我想跟妳說一件事,妳不能怪我喔。」

  我驚魂未定的縮瑟成一團,「妳到底要說什麼?」

  「其實……我已經愛上別人了,我的對象是……」小不點從手
提包中抓出一隻米格魯幼犬。

  「狗?」我指著擁有無辜大眼的米格魯。

  小不點默默地點點頭,「我跟史蒂芬是真心相愛的。」

  「牠就是史蒂芬?」我突然覺得小不點有問題的不是性向,而
是她的腦子。

  「史蒂芬跟我相戀多年,可惜我們這段戀情不被雙方的家長祝
福。」

  「相戀多年?」這隻名叫史蒂芬的米格魯,明明就是一隻不到
一歲的幼犬,這段相戀多年又不被雙方家長同意的戀情,實在是疑
點重重。

  「妳一定不相信!」小不點露出一副很傷心的樣子。

  「我……不是不相信,只是這有點荒謬。」我最受不了別人的
傷心模樣了,趕緊打圓場的說。

  但這絕對是我的致命傷!

  因為小不點抽泣的演技實在堪稱一絕,讓我頓時失去了戒心,
直到老闆看著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時,我才發現胸口已經中了傳說中
的絕技『抓奶龍爪手』。

  「啊……」我驚慌失措地尖叫了一聲,連忙推開小不點。

  「嘿嘿,琳琳我騙妳的啦!」小不點笑得十分陰險,然後把小
狗捧到我的面前。「這是我養的狗啦,只不過我媽咪不准我養。」

  「妳真的太過份了!」我氣呼呼地站起身來,把書塞回書架上
,轉身就要離去。

  「琳,我開玩笑的,妳別生氣,我其實是……」

  「我不管妳其實是什麼,我希望不會有下次了。」說完。我掉
頭走出門外。

  此時此刻,我不止發覺自己肚子痛得要命,就連頭都開始發昏
,真是倒楣透頂,早知道來書店會被耍得團團轉,我寧可回家睡大
頭覺。

  我低著頭,不管小不點在身後怎麼叫我,我依舊無動於衷地往
前走,心裡還暗自詛咒小不點,最好這個學期全死當……

  「琳,妳鼻子好像紅紅的,是不是流鼻血啊?」

  「不干妳的事!」我伸手摸了摸鼻子,果然又流鼻血了!

  討厭,就已經在大失血了,還給我流鼻血,現在是怎樣,給我
『雙管』齊下就是了!

  小不點見我流鼻血,趕緊拿出面紙給我,突然一陣天昏地暗,
我覺得四周景物都在轉,倏地發現胸口又被人給摸了一把,隨後聽
見小不點驚慌的大叫……

  「表哥你來的正好,快點送她去醫院。」

  「發生什麼事了?」楊建豐攙著昏過去的毛琳琳,完全在狀況
外,只曉得他曾經見過懷中的毛琳琳。

  「楊建豐你手摸哪裡啊,人家是女孩子啊!」小不點指著楊建
豐的手叫道。

  「什麼?」楊建豐瞪大了眼,「她是女的!」
  
  「懷疑啊,還發什麼呆,快點開車送她去醫院啦!」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