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6>




原本一袋香噴噴的燒酒雞,在經過我跟斐盈兩人的進攻之下,
變成了一堆雞骨頭。斐盈用手剃著牙,拿起桌上的梅酒就往嘴裡灌
,豪氣的程度絕對不輸男人。

  「啊……」斐盈露出滿足的聲音說:「好爽喔,偶爾這樣也不
錯。」

  話一說完,她還打了一個飽嗝,面色微紅的她,嗓門開始變得
有點大聲。

  「琳琳,我唱團裡的新歌給妳聽。」

  「妳喝醉了啦!」我閃過斐盈的擁抱攻勢,準備把她拖到她的
房間裡去,但是她力大無窮,簡直像是大力水手吃了波菜一樣,換
我被她制服,壓倒在沙發上。

  「秦斐盈我快被妳壓死了……」

  「琳……我突然想到要怎麼讓妳擺脫小不點了!」

  我撥開她傲人的胸部,露出一陣驚叫,「真的嗎?」

  「當然。」斐盈一口酒氣往我臉上吐地說:「妳就去找一個男
朋友就好啦。」

  「瞧妳說得很輕鬆的樣子,有這麼容易的話,我就去找了啦!
」我白了她一眼的說。

斐盈平常雖然酒量不好,但是酒品還不錯,可是今天卻出乎意
料的魯人,我開始後悔買燒酒雞跟梅酒回來……

  「琳……」斐盈眼神直直地盯著我,「我要吐了!」

  「等等,」我隨手把一旁的塑膠袋拿過來,兩手把袋口一撐,
湊到斐盈面前讓她大吐特吐一番。

  還真給她說準了,今天晚上我成了她的賤婢,只差沒給她把屎
把尿而已。到廁所去擰了條濕毛巾,我稍微擦了擦斐盈的臉,然後
把她丟回房間裡去。

  「自作孽啊!」我看著杯盤狼藉的客廳大嘆,默默地拿起抹布
,第一次覺得自己有賢慧的感覺,心情倒是挺愉快的。

  其實我也很女人的嘛!




  清完客廳,我把斐盈吐出來的嘔吐物打包,連同兩天前了垃圾
,一起拿到垃圾集中區丟掉。

  我走在巷子裡,遇到好幾個祖父輩的鄰居,開口就是問我,「
同學,今天不是你女朋友倒垃圾啊?」

  我尷尬的笑了一笑,「她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是女的。」

  當我說完後,他們一臉不相信的對我從頭打量到尾,我沒等他
們說出聽到已經厭煩的答案,逕自走向垃圾集中區,把手中的三袋
垃圾奮力拋進去。

  我已經習慣了,當男人婆沒什麼不好的,我毛琳琳就是天生的
男人婆,別人的眼光如何看待我,我不在乎!

  其實我心裡還是有一點悶悶的,斐盈說那不是不在乎,而是已
經麻痺罷了。

  帶有一點鬱悶的心情,我走在公寓的樓梯間,聽見家裡的電話
在響,我加快腳步地拿起鑰匙,打開大門後,將響到快炸掉的電話
接起來。




  「喂,請問你找誰?」

  「妳可以跟我聊聊天嗎?」真是奇怪的要求!面對這樣的電話
,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認識你嗎?」

  「不認識,但是我心情很糟,想跟人聊聊天。」

  電話那頭是男人的聲音,而且可以聽得出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我原本想掛掉電話,可是又好奇他想跟我聊什麼?

  「可是我跟你不認識耶,你該不會是整人電話吧!」我說。對
方立刻緊張的解釋,說他不是整人電話。

  「你心情很糟應該要朋友訴苦,怎麼會找陌生人呢?」

  「因為朋友會把我所講的事情,全部說給她聽。」

  喔,聽這個男生的口氣,煩惱的應該是感情上的問題,不管我
有沒有願意當他的垃圾桶,他一股腦的將所有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他在一所大學教任職實習的體育老師,女朋友則是一個模特兒
,他薪水微薄,她月入高薪,兩人外表雖然匹配登對,他卻無法滿
足女友的開銷。再加上半路殺出經紀人這個程咬金,他不止多金浪
漫,還開始對她展開熱烈追求,女朋友開始動搖,對他漸漸疏離。

  好狗血的愛情肥皂劇!

  「拜託,她既然愛錢,你就該看清事實。」我配合地說。

  「可是我跟她交往五年了!」

  「所以你是不甘心,而不是真的還愛她囉。」聽我這麼一說,
他停頓了一會,沒有反駁,只是將話題轉開。

  「我開始發現自己在學生面前裝得很開心,但是在沒有學生時
,脾氣就變得很難控制,時常容易動怒。」

  奇怪,我怎麼開始覺得對這個聲音感到有點熟悉啊。「你剛剛
說你是大學體育老師?」

  「實習的。」

  那不是重點!我在心裡說著,開口問他是哪一學校,結果他給
了我一個晴天霹靂的答案。

  「某x科技大學。」

  我差點拿不穩電話,吞了口口水,「你會不會很喜歡去中山路
上的一家二手書店啊。」

  「妳怎麼知道?」電話那頭傳來困惑的語氣,他喃喃地道:「
我還是那間店的大戶,敗了不少書回家。」
  
  轟隆,我覺得有閃電劈進我的太陽穴中。

  是他,這通電話是那個臭嘴狗!

  「喂,妳怎麼了?喂……」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把話筒掛上,然
後拔掉話機屁股後的電話線。

  該死,這也未免太巧了吧!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