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4>
  



  「嗚,真的好痛……」我發出呻吟聲地叫著,受創嚴重的鼻子
腫得跟顆蓮霧一樣,稍稍一碰就疼得我快尿失禁。

  身上的那一件puma的白T恤,被我的鼻血染得亂七八糟,
害斐盈回家時以為我去哪犯下了殺人案。

  「秦斐盈,拜託妳用一下大腦,這怎麼可能啊!」我說。

  「我開玩笑的嘛!」她笑笑的說:「妳鼻子怎麼腫成這樣?」

  「因為倒楣啊!」

  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了斐盈聽,不過當然是保留了襲胸的
那一段,結果她非但沒有拿出一點同情心,還趴在沙發上狂笑不止


  「我看妳是因為見到帥哥,一時間色慾攻心,所以才流鼻血的
吧!」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是這種人嗎?」

  「琳琳,別人可能不了解妳,但我可是跟妳住了兩年的室友耶
,妳的外表雖然像個男人,但實質上妳確是不折不扣的女人!」

  「不要再提醒我外表了!」我瞪了斐盈一眼。

  斐盈比了ok的手勢,「好好好,那我們來談深入一點的好了?


  「妳最好不要給我說廢話,我心情糟的很!」我坐在沙發上低
吼。

  「其實妳是屬於悶燒爆發型的女人,現在的妳彷彿像是蟄伏在
深冷的湖底水精靈,然後在最佳的時刻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掀起波
濤洶湧的震撼,那就是妳所期待的愛情。」

  我聽著斐盈有如唱詩般的說了一大堆,卻一點都沒感染到她所
說的感動。

  「miss琳……難道妳沒有感覺到內心的澎湃嗎?」

  我冷眼地瞪著她,「妳說的我跟尼斯湖水怪一樣,妳覺得我內
心澎湃的起來嗎?」

  不過如果照斐盈所說的,我是一個悶騷爆發型的女人,除去小
二時那段與流鼻涕小鬼的懵懂愛戀,我少說也醞釀了十多年,是該
爆發了吧!

  難道我命中的王子是那個襲胸的臭嘴狗?

  怎麼可能!他那麼沒水準,又愛罵髒話……

  「琳……」

  「幹麻?」

  「妳在傻笑個什麼勁啊?」

  「妳……妳給我管!」




  隔天,我頂著紅鼻子上學,結果班上同學非但沒有被我認真向
學的心所感動,還亂沒同情心的取笑了我一番。

  就連上課的老師都注意起我來,還說了一個紅鼻子麋鹿的故事
,害我又多了一個外號。

  「hi,魯道夫!」

  我轉過頭去,哀怨道:「大米你這個良心被狗叼走的垃圾,所
有人都有資格這麼說我,獨獨你不行!」

  「琳琳,我覺得這個外號比男人婆可愛耶!」大米一邊跟我抬
槓,一邊從運動包包中拿出球衣,然後放在我的桌子上。

  「幹麻?」我拆開它的包裝,將它整件攤開來。

  「別說做哥們的對妳不好,我可是硬拗了一件耶!」大米說得
他好像費盡千辛萬苦,才拿到這件背心一樣。

  問題我尺度還沒那麼開放,這袖口的洞開得這麼大,我就算敢
穿,他們也應該不想看。

  趁我不注意,大米竟然摸了我的鼻子一把,差點讓我痛得流下
眼淚。

  「啊……好痛!」我大叫了一聲,「姜達銘你這個垃圾……」
我隨手抓起桌上的一罐礦泉水,就要往大米的方向砸去,結果被人
給攔截了下來。




  大米拍手叫好,「撲克,幹的好!」

  「撲克,你來的正好,幫我幹掉他!」本以為我可以借刀殺人
,結果不但沒看見雙虎惡鬥的場面,反而被撲克敲了下頭。

  「啊……」我慘叫了一聲。

  「妳是女孩子吧,說話不要這麼粗魯!」撲克板起一張臉的說


  是喔,現在才終於意識到我是女人的事實了嗎?

  撲克始終都是這一副酷酷的表情,他的話不多,在班上不會主
動跟人打交道,唯一讓他熱中的大概就只有籃球。

  他神祕的特質很容易讓人著迷,就像班上其實很多女生都很喜
歡他,只不過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灌籃高手中的流川楓,沒有更深
入一點了解他,都會以為他十分難相處。  

  「撲克你看她的鼻子像不像……」

  「姜達銘你還說!」我已經舉起包包要砸他了!

  「走吧,練球了!」

  「琳琳要記得來看我們比前四強啊!」

  我對著離我遠去的大米比了個中指,「你想都別想!」




當他們離去後,坐在角落邊,讓人常常忘記她存在的小不點走
了過來,怯怯地喊著我。

  「琳琳妳陪我去廁所好不好?」

  我感覺到氣氛有點怪怪的,「我沒有要上耶!」

  「走啦……」小不點挽著我的手,硬拖我離開座位。

  「喔……」拗不過她,我只好半推半就的去了,可惡,我為什
麼這麼容易妥協啊?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