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3>




  很糟,真的很糟糕!

  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生為女人的悲哀,開始羨幕起巨乳系美女那
兩團異於常人的脂肪。

  奇怪了,為什麼身材瘦巴巴、乾癟癟的她們,胸前依然壯觀,
還得小心自己不經意時的轉身,會把跟在身後的人給擊倒。

  「那些很多都是做的好不好!」斐盈吃著從夜市買回來的蚵仔
麵線的說。她一直認為女人不一定要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改變自己,
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獨特的存在,沒人可以取代。

  「我會不會太不像女人了?」我問著斐盈。

  斐盈從頭到尾的檢視我一番,「琳琳啊……」她大叫了我一聲
,我咬著指甲,喉嚨發出「嗯……」的聲音。

  「如果不談外表,妳確實有一顆女人的心!」

  「嗚嗚嗚嗚,我就知道,謝謝妳如此善良的回答。」我簡直欲
哭無淚地走回房間,太悲慘了啦……

  「琳……妳還ok嗎?」

  「放心啦,我本來就是公認的男人婆!」我笑了笑,減低斐盈
眼中的罪惡感。

  「那就好!」她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我發現我受傷了!

  奇怪,我週遭的人幾乎都是這樣跟我開玩笑的啊,為什麼以前
不會去在意,現在卻那麼耿耿於懷?

  回到房間後,我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

  「真的很像胸肌嗎?」我戳了胸部幾下,還好啊,為什麼那個
臭嘴狗會說它是胸肌?

  哼,人沒水準就算了,連眼睛都瞎了!

  可惡的襲胸之狼,不,是狗!




  「琳琳我們下午鬥牛比賽,妳過來幫我們衝衝人氣!」大米走
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一點都沒有把我當女孩子,大剌剌的動作,
自然到讓我想起那個臭嘴狗。

  我坐在位置上,抬頭看了大米,「喂,有點良心好不好,太陽
這麼很大耶,我已經夠黑了,你還要這樣害我嗎?」

  大米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拜託,妳還需要介意曬太陽嗎?


  他這麼說也沒錯啦,不過也太直接了吧!「喂,誰說我不介意
啊,我也是女孩子耶!」我說。

  「妳以前都很阿莎力的,今天怎麼一直東拖西拉的,不去就算
了!」

  「好啦,我去!」經不起大米這麼一說,我只有點頭答應。
 



  我瞇著眼睛,望著高掛在天空的太陽。「有沒有搞錯啊,這種
鬼天氣辦鬥牛比賽?待會肯定有人會因為中暑送保健室的。」

  不過到底是哪個人呢?我在心裡暗暗猜測。

  遠遠地,大米就看到我一個人站在球場邊,興奮地一邊跑過來
,一邊脫掉上衣,還沒開口打招呼,一手就已經勾上我的肩。

  「毛琳琳,我就知道妳夠意思!」

  「其他人呢?」我問,接著一把推開他,這傢伙身上的臭汗都
擦到我身上來了!

  「馬的,全都落跑了,只有妳說話算話,好哥們!」說完,他
摸了摸我的頭,還用力的摟了我一下,粗魯的差點沒把我的鎖骨給
弄斷,在我還痛的沒來得及呼他巴掌時,就給我跑進球場裡開始他
的比賽。

  可惡,死大米,先讓你欠著,哼!

  我選了一個草地坐下,三不五時的給點掌聲,扮演著我稱職的
啦啦隊角色。

  快到中場休息時間,我還特地去買了幾罐礦泉水,給大米跟他
的隊友解解渴。

  我高舉著礦泉水,還沒喊他們過來拿水,大米露出緊張的神色
,看著我大聲叫道:「小心!」

  「啊?」我還沒意識過來,接著砰的一聲,我感覺到一陣天旋
地轉,整個人就像快飛離地球表面一樣,手上的礦泉水掉落一地。

  我感覺鼻子被人打掉了一樣,好痛!

  「對不起啊,我的隊友沒接好球,你沒事吧!」

  我摸著鼻子,痛苦的抬起頭。

  「是你!」

  該死,是那個把我當成男人的臭嘴狗,還真是無巧不成書,我
大吃一驚的退後了兩步。




  那天在視線不佳的情況下,一不小心就被男色給迷的暈頭轉向
,彷彿失了魂似的,所以才沒有大叫「色狼」。那麼這一次我應該
要把帳算清楚了吧,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他竟然開心的笑著對我
說:「沒想到你也讀這裡啊,我是這裡的體育老師!」

  什麼?體育老師……

  「琳琳妳發什麼呆啊!」大米衝過來,掏出衛生紙給我,「妳
流鼻血了!」

  「嗚……」我感覺到鼻子一陣溫熱,白色的衣服染上了鼻血,
嗚,瞬間感覺到一股暈眩。

  我接過大米遞過來的衛生紙,連忙壓在鼻翼上。

  「走,我帶你去保健室!」他抓起我的手說。

  「不……不用了!」我連忙掙脫,飛快的逃離籃球場。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