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1>

  「啊……」

  怎麼有慘烈的叫聲,是誰啊?

  雖然在恍恍惚惚之間,我感覺到床鋪一度大震動,但我認為事
態還沒有嚴重到讓我把眼睛給睜開。

  算了,反正就算大地震來了,被壓死的人也一定不只我一個,
隨遇而安吧!

  『隨遇而安』這四個字已經成為我人生的座右銘。

  還記得在國小的時候,我這個懶骨頭總喜歡躺在床上吃著零食
,然後一邊聽著我媽痛揍我弟弟,順便聆聽他用哀號的哭喊聲所譜
出的血淚交響曲。
  
  「琳琳……」我媽媽進房後,看著我高八度地大喊。

  「有事嗎,毛太太?」我學著隔壁小明叫他媽媽的方式叫著我
媽,因為每次都會看見小明的媽媽過去摸摸他的頭。

  「不可以這麼叫喔,要叫我媽媽或媽咪!」她總是那樣溫柔地
說。

  天啊,這有多麼幸福啊!所以我暗自下定決心,要找機會這麼
叫我媽,然後讓她摸摸我的頭,這麼溫柔的對我說,結果想當然我
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頓。

  「嗚……」為什麼不一樣?難道她是後母,嗚嗚嗚,我要跟小
明換媽媽啦……

  「去,去給我把床上的餅乾屑清乾淨,妳這孩子是打算讓螞蟻
搬走妳嗎?」我媽指著我的頭,十分生氣的說。

  「可以等搬走了再來清嗎?」我哭著說,心裡僥倖的想,反正
不一定是搬走我啊,等弟弟被搬走了,我再來清也不遲!

  話一說完,我又再吃了一頓很痛的宵夜!

  那個時候,我記得媽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轉頭瞥向我爸,
喃喃道:「這孩子的個性真不像我們!」

  接著他們一同把視線移往我爺爺的遺照……

  不約而同的苦喊一聲:「不會吧!」




  「妳的個性是遺傳到妳爺爺!」我媽坐在椅子上,想起小時候
的事情,總是會用著十分遺憾的表情對我說。

  而這時候的我已經出外讀書,只有少數放長假時,我才會坐火
車回家。為了貫徹我隨遇而安的人生理念,我也總是時候到了,才
會到火車站排隊買票,從來沒想過要使用方便的網路訂票系統。

  看著我媽的神情,我不以為意的說:「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啊
!」

  「唉,妳這孩子真是糟糕!」我媽的話還餘留在耳裡,我竟然
覺得屁股莫名的痛了起來。

  相信我,這絕對不是痔瘡犯了!




  「毛琳琳,妳是睡死了嗎?」聽見這句話時,我知道我果然是
在作夢!

  要不然我媽怎麼可能只說我很糟糕而已,想起她那潛伏在身體
裡的暴力因子,她不起身賞我兩巴掌外加吐口水,我的姓就倒過來
寫。

  當我睡眼惺忪地睜開眼時,我的室友秦斐盈小姐正怒氣騰騰地
用著她的腳,發狠似地踩著我的屁股。

  「小姐,妳……的腳很不安分耶!」我慢慢的把身子拱起來。

  「毛琳琳……」斐盈氣急敗壞的大叫,在縮回腳的同時,把手
中的鬧鐘丟到我的床邊。

  「妳的鬧鐘已經陣亡了!」

  「然後呢?」我揉了揉眼睛的說。

  在我手中陣亡的鬧鐘不計其數,這個還算保有全屍!我拿起來
查看死因,發現是自然死亡(沒電)。

  「然後我們也跟著陣亡了!」斐盈幾乎是哭天喊地的對我說,
對於她的反應,我總是會覺得太過大驚小怪。

  「有什麼事情這麼嚴重嗎?」我說。

  「毛琳琳我看妳根本就忘記我們曾經有去報名教育學程!」

  「我……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一語驚醒夢中人,還真被斐盈
給說中了,我壓根完全忘記有這麼一回事!

  「是這樣的嗎?」斐盈瞇起眼睛來看著我,一臉寫著我不相信


  看來我只有拿出那一招了!

  我心虛的點點頭,「妳難道不相信我?」接著故意表現出一副
很傷心的模樣。

  相信沒人能抵擋的了我那麼楚楚可憐的神情!

  「那妳為什麼會忘記今天考試呢?」

「呃……」不妙,看來我的謊言不攻自破了!

  「斐盈妳別用那種表情看我,要知道殺人可是要償命的呢!」
我說。

  斐盈氣憤的抽起我的枕頭,猛捶了幾下。

  「斐盈……」我叫了她一聲,她回過頭來看我。

  「其實這一切都是命啊,我們應該要順其自然的……啊,救命
啊!」斐盈不等我把話說完,拿起枕頭打我k我。

  「可惡,都是妳害的,妳給我納命來!」

  由於鬧鐘(當天剛好給它沒電的那一顆)的壽終正寢,我跟斐
盈兩個人的夢想也因此破滅。

  斐盈是個夢想可以站在講台前,享受著孩童們給予她崇拜眼神
,並且立志要當個像極道鮮師裡的女主角一樣的熱血女教師。

  相對於她作育英才的偉大夢想之下,我的夢想就顯得相當可笑


  因為我只是想親自體驗老師那種身分的光環,僅此而已!

  如果要說到這裡,那就又得回到小時候那段住在鄉下的日子…


  某某老師帶著一副四方眼鏡,表現出很像很有深度的樣子。當
他遊走在街上,總會有許多父老兄弟姐妹對他投以『這就是老師,
果然有學問!』的崇拜神情,並且在錯身時,不由自主的低下頭奉
上,「老師好!」這三個字。

  這種情形在鄉下十分常見!

  原來,這就是老師啊!

  小時後的我,內心總會發出這樣的讚嘆,不多說,立刻回家把
『我的志願』那篇作文從床鋪底下翻了出來,接著毅然決然地把當
時的願望改成了當老師!

  我媽看見我個舉動,差點沒痛哭失聲。

  「琳琳妳終於想通了嗎?」我媽拭著淚的說:「雖然為娘的我
還是希望妳可以當個醫生,但這不要緊,因為當老師,絕對比立志
當灰姑娘要來得好……」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