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震碎大氣。

  驟雨是天帝的淚,灑在朱紅宮殿的屋簷上,化作奔騰水流往台階下沖刷而去。

  「猿,為什麼?」

  宮門前,犬族少女,天帝禁衛隊長寒聲問道。悲傷的雨勢壓得一對犬耳低垂,臉上淌流的,是天帝與她共同的淚。

  淚拌著雨順著台階沖刷而下,到了階下青石地磚時,已是一片豔紅。血的紅,從遍佈台階上的數百具死屍流竄而出。

  高大的帝國元帥佇立於屍群中,猴族圓睜的雙目狂傲地瞪向天帝的宮殿。在禁衛長接報消息,趕來宮門的片刻內,他已將駐守於此的犬族禁衛軍屠殺一空。

  「犬,妳、雉還有桃在宮殿裡待太久了,久得,忘了我們四人當初立下的誓言。」猿從腰後取下一個包裹,手一揚,包裹便跨越五百階,落在犬的腳下。「當我明白桃要雉瞞著我進行的行動後,我就明白,你們……已經不再是天下百姓的親族了。」

包裹滾了兩圈,外頭的布滑落,從中滾出一張兩人都熟悉無比的容貌。

「雉──」犬看見摯友的首級,屈身將之拾起,既悲且憤地吼道:「猿,你這畜生!」

  「我們本就是畜生。」猿冷笑:「宮殿住太久,連這點都忘了麼?也是,如果不是忘恩負義之徒,又怎會捎來這等軍令。犬!我問妳,我等當初起義,所求為何?」

  「鬼帝殘暴不仁,視百姓如同草芥……如此暴君,自然該殺。」犬珍重地將雉的頭顱擺到門內,不願讓她繼續承受風吹雨打,淒厲問道:「但陛下日理萬機,日未出已先憂傷天下,日雖落仍秉燭夜審國務──你身負皇命,不在外抵禦鬼族的反抗,卻又為何造反?」

  「日理萬機,心憂天下……又如何?」猿的回答理直氣壯得讓犬錯愕,沒等她反應,猿已暴吼:「不將人命放在眼裡,縱使日理萬機、心憂天下──又有個屁用!

  「用三萬老弱傷殘去拖延鬼兵先鋒,再以精銳從後偷襲──這種卑鄙的兵法,虧你們想得出來!用百姓的性命去換取漂亮勝利……現在的天帝,跟鬼帝又有什麼差別!

  「正如妳所言……如此暴君,自然該殺。」猿踏出一步:「這並非獨斷橫行,這是國境邊疆百萬親族、十萬大軍的請求,要我──斬、殺、暴、君。」

  犬面無表情,略帶嬰兒肥的臉龐在暴雨中早已凍得發白。她踏下一階,在初始的片刻遲疑後開口,聲音比雨還寒:「就為了這個?」

  猿一怔,懷疑自己靈敏的聽覺是否出了差錯。

  他一直跟犬不對盤,但人們心照不宣的是,身為摯友又隱隱較勁的他們兩人或許是世上最了解彼此的人。因為了解,所以認同,所以敬重,所以……在彼此的歧異上嚴重對立。

  但猿怎樣也無法想像,昔日那個會為了一朵花凋零而嚎啕不止的女孩會說出這番泯滅人性的話。

  他是四人中最年長者,在結伴的冒險旅程中,他總是用豐富的經驗與強悍的武力支撐著雉的計畫、桃的志向,並將犬拉拔成一位受人景仰的少女武士。在灑酒立誓後,他總是率領著義軍衝鋒陷陣,雉的深謀遠慮與猴族與生俱來的靈活思考讓他在戰場上攻無不克。

  斬殺鬼帝後的那段時光還歷歷在目。桃打死不肯穿上華貴的絲綢,仍是一席布衣的到處下鄉視察,跟百姓們共同耕耘,吃同樣的糟糠、喝同樣的劣酒。而犬,這位小妹妹總是一副肅容地跟在桃後面,過度緊張反而頻頻凸鎚,往往是害桃無法繼續「微服出巡」的元兇……

  什麼時候開始,桃久居深宮,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天帝的封號?什麼時候開始,雉的足智多謀不再替百姓研發農具,反倒構思起毒辣驚人的計謀?什麼時候開始……對眾生一視同仁,對世界懷抱巨大熱情的犬,竟然將人命視為數字?

  猿沉默地看著犬拔刀,一步步地走了下來,良久,才僵硬地開口:「妳遲疑了,但我認為妳還沒想清楚。犬,妳真的明白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犬厭惡地皺起眉頭,張口欲罵,卻強壓下怒火。她深呼一口氣,又重嘆一口氣,胸中糾結酸澀:「猿,我們都想得很清楚。我、雉還有猿,我們三個人都想得很清楚。我們在想什麼,還有,你在想什麼。

  「我們都很清楚,只是……你年紀太大了,思考終究定型,不可能接受我們的想法。所以,我們一直沒向你坦白。所以,桃才一直讓你待在前線……我們只是不想引起爭端,卻不曾想過,你會激烈地分裂帝國。更沒想過你會……殺了雉。」

  雨聲磅然,兩人卻能清晰對談;暴雨迷濛,兩人卻直視彼此雙眼。

  沒有多餘言語,他們都明白,這次的對立不是溝通所能化解。

  「對於你們如此珍重這段感情,我很感動……」猿還是開口:「我明白你們想以最快,最有效率的方法讓我們的國家富強,但是,一名國君連最根本的信仰也忘卻的話,是無法保證日後能不墮落的。」

  「無須擔心,雉從鬼族那引入了一種西洋術法,叫做code。」犬雙手持刀,擺出中段架式:「『戒律』──這是雉的翻譯。我們三人受到這種術法的約束,在達成願景以前,無法擁有絲毫自由意志。

  「我認為,任何價值觀都有其良善之處。就算是鬼帝的暴戾,只要適時適所,未必不能對天下有所貢獻……而我們,只不過是決定以這個價值觀,引領國家強大,使同胞不再受他人威脅罷了。」

  猿不禁動容,艱困地吐出歎息:「既然你們決意已深,我也不多說什麼……但是你們可曾想過,或許讓國家強大,並不一定能讓我們的同胞更幸福?至少,我認為我們當初的反抗日子之所以充滿歡笑,並不是因為我們比鬼族強大。」

  犬搖搖頭,道:「我們更知道,如果國家弱小,只會一再上演鬼帝暴政的悲劇。桃、雉還有我,我們的責任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國家強盛,至於接下來的事,後人該為自己負責。」

  沒有再繼續,犬走完半數階梯,猿也踏上台階中央的平台。雙方平視彼此堅定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歎息,然後──





□□


  「犬神老師,起床了。」

  少年一把扯開暖呼呼的棉被,床上的女青年遲緩地抬起頭,用宛若初生鳥兒般的目光打量著四周。

  鋼筋混泥土的牆壁、吊扇、電視、電腦、日曆、冷氣、油漆、面熟的少年……

  「現在是……呃,西元?……幾年幾月幾日?」

  少年無力地垂下雙肩,但還是習以為常地報上答案,無奈地問:「妳又睡過頭啦?」

  「……嗯?……」她的眼神聚焦在半空:「……啊,不是……只是有點……」

  「是是是,不用勉強自己邊夢遊邊說話啦。」少年逕自進了浴室,取了裝水的臉盆跟毛巾出來:「把臉擦一擦吧,等下是妳的課欸。」

  「……我的,課?」

  「是的,沒錯。」少年將溼毛巾遞給犬神,不厭其煩地說道:「妳是我們私立聖鑰中學的歷史老師犬神榆,二十七歲,特技是上課上到一半忽然開始發呆。常常在課堂上表現出一副跟古人很熟的樣子。有低血壓,剛起床時還會用歷史教科書上的紀年來問人日期。」

  眼神緩緩聚焦,視線的移動逐漸流暢,最終落在少年身上。

  「早安。」榆說道:「我想起來了,你是我的學生,明明住在學生宿舍卻總是跑來教師宿舍敲門的冒失鬼。」

  「這種事情從來沒理由忘掉吧?用想起來這個說法也真奇怪。」少年拾起地上的書包:「那我先去教室了,老師妳也動作快點吧。」

  喧囂遠去,榆在鳥兒的清唱聲中起床盥洗,換上教師的正式服裝,一邊吃早餐一邊回味之前的夢境。

  她不知道該感謝那少年還是厭惡,畢竟她已經好久沒有夢到關於猿、雉還有桃的夢境了,就這麼被中斷實在讓她感到氣憤。但如果沒有那名少年,或許她又要再次被漫長的記憶給俘虜,分不清現實與記憶。

  低血壓什麼的都是騙人的,她──榆,或者說犬,只是活得太久,腦部又有點衰退,所以需要更多時間去整理自己的記憶罷了。

  犬最後還是擋不住猿,但之後猿有沒有成功刺殺桃,她就不得而知了。當她從墳地裡爬出來時,猿跟桃都成了歷史名詞,那個雨夜的真相也只能從眾多版本的謠言去做推論。

  讓她活下來的是code,不是雉施予三人身上的code,而是當初為了誅殺鬼帝,從鬼帝身上剝奪下來的,不死不老的永生戒律……這個code本該在桃身上,並作為天帝的印記永久流傳下去。

  跟這個宛若鷹揚雙翅的code一起留給她的還有兩封信,但除了勉強能辨認的筆跡外,時光腐朽了桃和猿留給她的一切訊息。她不知道那兩人最後是否達成了某種協議,又或者是勝者答應輸者什麼請求,才會讓這個code出現在自己身上。

  她只能猜測,然後在歷史長河的陰影處,看著他們的國家覆滅。國家形成、國家滅亡,週而復始,連各族眾生都消失在時光巨輪的車轍下,只餘人類獨大。

  她開始失憶,開始在不朽的身軀內進行有限的輪迴轉生。起初,每個人生間還能維持絕對的分割,但後來,數千、數萬年累積的記憶開始產生錯亂。

  運氣好,她會在某個無人處或者堅牢、精神病房裡恢復清明;運氣不好,她就得從墳地裡爬出來。

  記憶開始錯亂後,她過著渾渾噩噩的破片人生。若非是少年在還是幼兒時,偶然地唸了一篇童話給那個路邊的女流浪漢聽,或許犬還過著那種似生非生的日子。

  房間一角有個三層木製書櫃,裡頭擺滿了各個版本的同一部童話作品。那作品在十多年前,藉由稚嫩的聲音傳入犬的耳裡,讓她產生了活下去的勇氣,進而建立了犬神榆這個人生。

  只因為,她明白了,這世上仍有人記得他們的。


□□

  這篇徹底是暴走的產物(遠目)

  暴走生出了開頭,接著難產。接著暴走出中間,計畫完結局……結果接下來一路暴走,生出了跟預計中差別蠻大的結局= =

  Code有「律法、規則」的意義,也有「密碼」的意思,所以我把它解釋成跟禁止、限制相關的「戒律」應該也可以吧……最後那邊不用懷疑,就是在惡搞code geass。

  童話梗應該不少人猜到吧? 就是桃太郎啦XD

最後的結局留了個尾,算是給以後的自己一個可以利用的題材wwww


PS,關於阿茶

老實說會看到最後這個PS的人應該不多(茶) 不過我也不想把這個ps弄到最前面誘拐網友進來wwwww

嘛……雖然這樣好像有點在吐嘈海茶,不過他有時就會這樣消失的(遠目)

雖然很心急,不過想必他也是生活中很辛苦才沒時間上網寫小說

如果你是忽然想到還有篇好看的小說還沒出現,所以才來這個blog晃晃的話……

請先別鬱悶怎麼沒新的小說吧,讓我們默默地集氣,祈禱阿茶能早日回歸(?)

喔,當然,集氣要集氣,碗還是要敲的

(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好玩唷
  • 請點M左上方V小房子J看看喔

    歡迎b大家a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