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二 天地幻境(2)

  
  我在等妳,快來啊!我一直在等妳……

  快來,快點來到我身邊……

  難辨雌雄的呼喚聲不斷在夏尹泉耳邊縈繞,他很想睜開眼一看
究竟,但像是有人捏住了他的眼皮似的,怎麼掙扎也睜不開。

  是誰?誰在叫我?夏尹泉在心中吶喊,話卻梗在喉嚨說不出口
,胸口一陣劇痛,他又疼得暈死過去。




  好不容易意識恢復過來,他一睜開雙眼就差點嚇破膽,一隻巨
大的蜘蛛懸在他的面前,尖銳的口器就這麼大剌剌的架在他面前,
彷彿下一秒就要喀掉他的頭顱。

  「啊啊啊啊……」夏尹泉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雙手本能地護
在面前,顫聲道:「你要開動前一定要想清楚,人家不是說要三思
而後行嗎?我有痔瘡跟香港腳、癩痢頭……你確定還要吃嗎?」

  夏尹泉說了一堆屁話後,才發現眼前這隻足足有一個成人大小
的巨型蜘蛛連動都沒動過,仔細觀察才發現它早就死掉了,只剩下
堅硬的外殼。

  「硍,差點被嚇死!」他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雖然家裡以
及週遭已經一堆非人者,但是突然現出來的原形,還是會讓他差點
嚇得屁滾尿流。

  夏尹泉伸手輕碰了下蜘蛛,蜘蛛瞬間化作微塵飄散,頓時惹得
他一身灰塵。

  「咳咳,這是什麼鬼地方啊?」他一邊搧著手,一邊撥開頭頂
略帶黏性的細白蛛絲,一時間還不敢貿然下床,只能不斷地環顧四
周。

  放眼望去盡是高聳的山林,但本該是生機蓬勃的鬱蔥林木,卻
染著一層死灰。偌大的森林裡沒有半點聲響,甚至令人感到無盡的
死寂。

  夏尹泉赤腳踏在土壤上的一瞬間,孤寂、絕望、憤恨、對於生
命的執著……許許多多負面的情緒,宛如滔天巨浪般朝他湧來,他
縮回床上瑟瑟地發著抖。




  我想活下去!

  為什麼是我們?

  不公平,為什麼要捨棄我們?

  好恨,好恨啊!

  為什麼要犧牲我們?  

  好寂寞啊,難道就要這樣等待死亡?




  腦袋裡強迫性的流入許多資訊,他才知道這裡曾經是一方淨土
,卻在一夕之間風雲變色,硬生生被抽走了重要的『時流』。

  此地的眾生不會因此立即死亡,因為每個眾生體內都蘊藏著屬
於自己的小宇宙,追尋著光與暗的軌跡,就會自然而然誕生出時流


  殺人不過頭點地,其實死亡並不可怕!

  但是眼睜睜地看著親人、好友,一個個邁向衰亡而消逝,在嚐
盡無助與絕望後,一個人孤寂地等待死亡那才是最可怕的。隨著肉
體逐漸消亡,種種的意念也越來越駭人,直到他們化為微塵後融入
每一吋土壤之中,累積成龐大的『束縛』。

  若是想要走出這座『牢籠』,就必須接受他們數十萬年累積下
來的所有負面意念,否則夏尹泉只能乖乖龜縮在他的床上,活活地
餓死,然後變成其中一份子。

  「我就不相信下不了床!」骨子裡本就感性大於理性的他,始
終敵不過被同化情緒的命運,只要雙腳一落地,必定痛哭嘶吼到昏
厥過去。

  但人類是一種很特別的眾生,明明那麼的脆弱,如螻蟻般一拈
就死,可卻擁有令人無法忽視的潛力。

  夏尹泉不斷被負面執念所啃蝕的精神層面,本該很快就會崩潰
,但他卻一次又一次挺了下來,漸漸開展現出悲天憫人的軟弱背後
所隱藏的驚人韌性。

  他不再畏懼,閉起雙眼,微仰著頭,赤著雙腳站在有些冰涼的
土地上,學會坦然接受他們的悲苦,傾聽數十萬年來的寂寞,還有
他們想告訴他的話……

  夏尹泉緩緩攤開雙手,半空中聚起無數瑩瑩光點,他朝著虛空
一抱,將光點輕輕地擁入懷中。

  「沒有什麼好執著的,選擇原諒其實就是饒恕自己……」光點
們一顫,像是要逃離,卻捨不得離開如此溫暖的懷抱,「其實你們
已經不恨了,不是嗎?」

  語落,無數的光點分裂成細微的光塵散入林間,聚合了無數小
宇宙的點滴時流,像一把把的鑰匙,開啟了嶄新的時流。

  「不,你們大可跟我一起離開這裡,不需要這麼做……」他阻
止地大喊。

  但是生於斯,死於斯……他們都是這片土地所孕育的孩子,怎
能捨棄瀕死的母親離去?況且他們不過是一縷殘魂罷了,就算離開
了又能如何?

  寧可以自己的精魂為引,為這方淨土埋下希望的種子。

  這並不是犧牲,是延續!數千名奇形怪狀的眾生,現出最後飄
邈透明的身形,向他點頭致意──

  謝謝您,解放了我們!

  早已淚流滿面的夏尹泉,連忙擺手,「不不不,我……我什麼
都沒有做……」

  有一個懂他們的人,為他們這些飄零的殘魂流淚,這一聲聲真
摯的哭泣,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送葬曲,這樣就夠了!

  眾生面露安然的微笑,無怨無悔地在他的悵然的抽泣聲中,化
作一縷縷的白煙,徹底消逝在這個世上。

  既沒有高超的術法,也沒有華麗的祭壇,有的只是坦然的真心
傾聽與溫暖的擁抱,就能夠化開數十萬年累積的執念,這就是引渡
者真正的力量。

  頓時間,整座森林彷彿喘了一口大氣般的甦醒過來,雖然天地
靈氣散盡,但是只要時間繼續下向走,也許不出萬年的時間,這裡
又將是一片樂土。




  夏尹泉雖然被束縛在這五天,思緒被龐大執念同化,用哭得肝
腸寸斷來形容都不誇張,但也不全然是一無所獲,至少他知道這裡
就是天地幻境。

  雖然當時身受重傷,神識不斷處於半夢半醒間,但周遭發生了
什麼事,他大概都知道一點,所以當小啾告訴他夜露很可能在這裡
遇到危險,他心裡就一直在反覆想著『天地幻境』四個字,結果沒
想到竟然發動了『任意門』的異能,真的來到了這裡!

  他從小到大在老師以及父母眼中就不是個天資聰穎的孩子,甚
至有些駑鈍,但是從那些殘魂的意識中所透露出的消息,讓他感受
到莫名的危機感。

  是誰抽走了這些眾生們的時流?難道跟萬年妖有關係?他心中
疑竇頓生。

  咕嚕一聲,他的五臟廟發出嚴重的抗議。「呃,不想了,先填
飽肚子再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