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5) 


  「誰派你來的?」夜露猛然回頭,周身燃起傍身環繞的狐火,
旋即已進入戰鬥狀態,那雙清澈的瞳孔一變,令人感到無比妖媚,
渾身上下都散發出致命的危險,在她開口的那一瞬間,結界已經張
啟。

  「…呵呵。」一道陰沉的笑聲憑空響起,空氣分子凝閃了一下
,出現一個裹著黑色皮衣,左耳上戴著一顆藍色耳鑽的男子。

  他雙手環著胸,低著頭眼皮子微微一抬,露出美麗的金黃色瞳
孔,不屑地瞥了夜露一眼,輕蔑道:「跟了妳兩天,妳到現在才發
現我啊,原來這就是聖妖的能耐!」

  這個人正是奉天帝密令,在蟠桃林施法收取蟠桃精露,製作毀
神釘的翼宿。

  夜露掩嘴一笑,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無比媚惑,「是啊,讓你跟
了我這麼久,再讓你跟下去,我夜露的名字要往哪擺啊?」

  高超的隱匿術就算可以讓形體完美的隱匿起來,但是無法藏起
氣!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其獨特的氣味,無論掩飾的再怎麼好,都
不可能盡除,除非配合特殊地形,否則任何味道都難逃她的靈敏的
鼻子。

  聞言,翼宿瞬間斂了容,他的隱匿術是天界出名的,連二郎神
的神眼都無法堪破,這隻九尾妖狐竟然能識破?

  是巧合,還是故弄玄虛,虛張聲勢?翼宿指著她質問,「妳早
就知道我在跟蹤妳?」

  夜露笑而不答。開玩笑,他是個什麼東西,問了就得答?

  「妳怎麼識破的?」他再問。

  「秘密,說破了就不值錢!」她亮出血爪,鼻子皺出了怒紋,
厲喝道:「你是天帝派來殺我的?」

  妖帝雖然城府極深,但是他們兩人之間有幾分過命的交情,能
登上帝位也是因為得到他們狐族的支持,應當不會笨到為了奪引渡
者,過河拆橋與她撕破臉。

  靈帝是個膽小如鼠的傢伙,謠傳他在感情方面對不起某位遠古
大神的女兒,為了避情債而龜縮在靈界,很久都沒有露過面了!

  而魔界幾萬年來,政局一直處於混亂,自魔帝被暗殺後,掌界
者的位置一直懸宕在那,對魔界始終採取『自生自滅』放縱態度的
女媧娘娘,也從沒改任新的掌界者,所以魔界只有代理掌界者的魔
君,而無正式稱謂的魔帝。

  為混亂的政局,開啟新的里程碑,並以高超的操弄政治與談判
手段成為魔族共主的魔君,嚴格說起來是四個掌界者中比較和她胃
口的。

  雖然她常常將殺啊殺的掛在嘴邊,實際上卻從沒『直接』殺過
任何人。『不殺生』是她的誓,但是主動來犯的眾生,就要有被她
反擊的覺悟,通常都是被打得剩下一口氣,至於後續活不活得下來
,那不在她考慮的範圍內。

  會成為妖魔是因為欠魔君一份人情,所以答應入籍魔界,等同
在形式上加入魔族。他雖然從上一任引渡者出世時,就一直很想拉
攏他,但他不是個激進份子,所以也排除在外,想當然嫌疑犯就剩
下天帝那個老匹夫。

  「告訴妳也無妨,妳猜的沒錯,我是天帝派來的。」翼宿十分
乾脆,反正懷中攥著無堅不催、噬靈滅魄的毀神釘,他再沒有把握
殺死對方,那就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

  「你好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夜露唇角露出尖銳的犬齒,
「我該說你太自大,還是太自信?」

  但為了謹慎,她還是拿出了真功夫,雙手連掐數個繁複的手印
,擁有櫻花般膚色的細嫩肌膚,緩緩散發出金銅之光,九條狐尾上
的柔軟絨毛瞬間變成銳利的鋼絨。這就是掌控物質的月之太陰所擁
有的規則法術──不破玄月。

  喔,鋼鐵化!翼宿見狀,笑容更深了。「這些話留著去問閻王
吧!」

  「哼,我要你笑不出來!」夜露厲笑起來。

  突然,兩人同時間動了!




  在一瞬間,黑影與白影在結界內激撞數十次,感覺上不相上下
,但夜露極近變態的肉體強度宛如鋼鐵,再配合上那麼快的攻擊速
度,簡直像是近距離的轟在身上的連續砲彈。

  翼宿受不了這樣的連續撞擊,率先撤走攻擊,胸口一陣血氣翻
騰,嘴角滲著血。

   這個九尾狐妖真是可怕,而且攻擊與防禦搭配的很完美,難怪
天帝要他用六根毀神釘對付她!他有些喘息的想著。

  「嘖嘖,這點能耐也敢當刺客?」夜露狂傲地大笑著,驅動起
九條鋼鐵狐尾,輪番攻擊著翼宿,不讓他有半分休息時間。

  其實她也是硬著頭皮咬牙撐著,不破玄月是極限的防禦法術,
施展後無法讓她一直處於高頻率的攻擊中,否則妖力會加倍消耗,
宛如一把可怕的雙面刃。

  但是她不敢因為輕敵解開不破玄月,所以選擇用狐尾攻擊,所
幸結界限制住了翼宿躲避的範圍,而她的狐尾攻擊範圍幅度大,且
角度詭異莫測,就算不被狐尾直接打中,只要被輕輕掃到就會皮開
肉綻。

  翼宿在二十八星宿中以速度見長,但是如此狼狽的被一堆尾巴
追著打,這還是頭一遭,他再也受不了這種難堪的窘境,哽在胸口
的那股翻騰的血氣終於壓不住,頓時噴濺了出來,化作漫天的血霧
……    

  他的動作一滯,狐尾狠狠地抽在他的胸前,幾乎撕開了他精實
的胸肌,隱約可見暗紅色的臟器在湧出的血泉中顫動,然後倒了下
去。

  夜露解開了不破玄月,臉色有些蒼白的走到翼宿面前,「很不
甘心嗎?」

  「不,我完成任務了!」他滿足的闔上眼,「我知道妳不會放
過我的,殺啊,反正妳已經中了毀神釘,必死無疑。」在吐出血霧
的同時,他已經將六根毀神釘藏於其中射出。

  「欸,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毀神釘!」夜露接過狐尾上纏繞住
的六根毀神釘,不斷在手中把玩著,隨手收進懷中,冷笑著,「你
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等機會嗎?南方翼宿……」

  他瞬間睜開了眼,錯愕道:「妳…妳怎麼會知道?」看著夜露
耍著手中的毀神釘,他充滿了挫敗感。

  這個妖魔,實在太強了,實力直逼紅蓮姐嘛!

  夜露輕踹了他一腳,痛得他咬牙低吼,「是你們的紅蓮大將軍
告訴我的,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做了天帝的爪牙,她知道後一定會
很難過的。」說著,她卻蹲了下來,從懷中拿出夏尹泉以前煉的靈
丹,送到翼宿的口中。

  「紅蓮姐!」他整個人情緒激動起來,劇烈的咳了起來,微帶
金芒的血液從他嘴裡噴出,淚流滿面的吼著,「妳騙我,連天地巫
覡都算不出她在哪,妳這個妖魔怎麼可能有她的下落?」

  激動什麼啊,這麼想死?夜露甩了他一巴掌,讓他冷靜下來,
「你到底吃不吃?」

  「…不吃!」他倔強的瞪著夜露,實際上他的焦距已經模糊到
看不到她的臉。

  夜露實在很不想甩他,就算她這麼走了,也不算違背她不殺生
的原則。可就是她知道小啾很喜歡這個下屬,若是她知道翼宿因刺
殺她不成而被殺死,她會有愧疚感。

  「吃下去,我告訴你紅蓮的下落!」她不由分說的將靈丹塞進
翼宿的嘴裡,「吞下去,我帶你回我家,你就看得到她了!」

  我家!曾幾何時,她已經把那裡當成家了?

  翼宿喉頭一動,嚥下了靈丹,眼角不斷滴下眼淚,「…紅蓮姐
在妳家?」

  「對,你要哭等會見面再哭……」夜露最受不了男人哭了,但
是話還沒說完,右手被翼宿緊緊抓住。

  「快,快回去,她……她有危險了,另一組人馬……帶著毀神
釘過去了!」

  糟了!夜露倒抽了一口氣。




  相傳萬疆巫王的蚩尤皮堅肉硬,元神體又強悍無比,一般尋常
武器根本傷不了他,後來軒轅黃帝為了殺他,切開應龍之腹,取了
牠的肋骨製成陰毒的暗器毀神釘,破他的金剛體,並且毀滅了他的
元神靈魄。

  就因為黃帝並非使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打贏蚩尤,所以毀神釘成
為了禁忌的話題,凡是知道的人都被暗中處理掉了,煉製之法後來
也就失傳了!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天帝手中竟然握有煉製法!

  毀神釘煉製不難,只要有煉製法就能煉,重要的是釘體,隨便
拿隻貓狗的肋骨來煉是沒用的,就算煉成也有高低等級之分。

  天帝既然是幕後黑手,可想而知煉製毀神釘的釘體絕非凡品,
慘的是家裡的那群傢伙,沒有一個人有危機意識!

  她緊急處理了翼宿胸前的傷口,一手拽起他的頭髮,瞬間化回
九尾妖狐的真身,將他丟到自己的背上,凌空一躍,奔騰於山頭雲
霧之間。

  「快點,快點……」翼宿焦急的催促。

  「閉嘴,再吵就把你甩下去。」她怒吼著,他急,難道她不急
嗎?「如果不是你這小子害我妖力大損,我早就瞬移回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