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4)  


  丹藥的煉製與配製藥膏,都需要專門的器具,看著夏尹泉始終
用土法煉鋼的方式製藥煉丹,什麼陶壺、銅鍋、玻璃瓶……通通都
用上了,煉出來的藥效頂多兩三成,她實在覺得可惜。

  恰好身上還留了些青銅與冥河沙,她以狐火淬煉出雜質,提高
材質的純度,施展意念將其凝成巴掌大小的爐鼎,鼎身還浮凸著金
烏玉兔以及青鰲的圖騰,然後默默地將爐鼎放在他煉藥室裡的研磨
台上。

  有了這個爐鼎,他就不需要在那麼克難了!夜露望了閃著盈盈
銅亮的爐鼎,嘴角微揚。

  「這算是慰勞他這些日子這麼辛苦的喝靈膠湯。」只是她萬萬
沒想到後來他們就為了靈膠湯冷戰。

  但她並不後悔將東西送出去!

  實際上,並非人人都能煉丹,這種天賦無論在哪一界都很珍貴
!妖界裡能煉出些狗屁丹藥的妖怪們,地位都很崇高,走起路來跩
得二五八萬似的,連說話都從鼻孔出來。

  哪像他,傻呼呼的將煉好的丹藥、靈膏親自給人送上門,白白
給人也就算了,還被那些不知死活的小雜魚們取笑,罵他不倫不類
、搞噱頭,暗地裡還說他收買人心。

  偏偏他不在意,還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對別人什麼都不懂得
計較,對她的要求卻整天該該叫,嫌東嫌西的,脾氣一來比她還倔
還拗,當真要氣死她了!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夏尹泉笑咪咪的探頭進來,「哈囉……」
才打了聲招呼,一個枕頭就迎面飛了過來,他迅速地竄進門內閃過
她的攻擊。

  「別這樣,我知道錯了!」他一手抱頭,一手將散著清香的爐
鼎送到夜露面前,「妳這幾天氣色很不好,我煉了一爐補精氣的培
元丹。」他知道夜露高傲又極愛面子,若是提及靈膠湯他大概會被
轟出去。

  夜露冷冷瞥了他一眼,「專為我煉的?」

  「嗯。」他用力的點頭,「小啾一把這個丹爐送我,我第一爐
就想到妳!」

  「小啾?」她瞇細了眼,聲調高了幾分,「是小啾跟你說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整個糾了起來,一股無名火猛地竄上來。

  「沒啊,不是她?啊不是妳喔?」匡噹一聲,那只爐鼎被凜著
一張臉的夜露反手打落,一整爐培元丹滾落在地。

  她有些後悔的看著夏尹泉彎下身撿拾。

  他蹲在地上,寶貝的檢視的那只爐鼎,抬頭瞪著她,怒罵道:
「妳看我不爽就算了,幹麻拿別人送我的東西出氣?就只會成天逼
迫我做一些無聊透頂的修煉,妳像小啾那樣了解我,知道我的興趣
是什麼嗎?」

  夜露簡直氣炸了,咯咯冷笑著,「無聊透頂?!」沒錯,那些
修煉對他而言確實無聊透頂,但是卻能在危急時保他一命!

  他托著爐鼎,滿手緊掐著培元丹,緩緩站了起來,看見夜露身
後竄出的狐尾,他冷眼譏諷道:「又要使用暴力了嗎?」

  好痛,她的心好痛!他為什麼要這樣看他?

  夜露噙著眼角的淚,搶下那只爐鼎,往地上一砸,狐尾再一拍
,頓時變成一塊廢鐵。

  「妳……」夏尹泉心疼不已,咬牙切齒對她惡語相向,「妳簡
直就是不可理喩,妖魔就是妖魔!」然而話一出口,他就後悔極了


  夜露表情一怔,往後退了一大步,他想攔阻卻晚了一步,她已
經化作一到白影竄出房門。

  他狠狠地摑了自己一個巴掌,懊悔不已,「我在幹麻啊我!」




  事後,他才知道那個爐鼎到底是誰送給他的,但真相實在是太
殘酷了,讓他愣了好幾分鐘。

  「難怪她會這麼問我,欸唷,她幹麻不直接說就好了!」

  「她會直接說,那她就不是夜露了!」眾人很有默契的開口道


  夏尹泉啐了一聲,低聲道:「通通都是馬後砲啦!」

  聞言,玉兔不悅的開砲大罵,接下來家裡所有成員輪番上陣,
簡直是同仇敵愾的全都指著他的頭痛罵,連敬軒跟春芝嬤都上來罵
一句。

  尤其是春芝嬤那句,「我們妖怪的女性也是有顆很纖細的心,
千萬別當負心漢!」在場所有妖怪女性,全都起身鼓掌叫好。

  「春芝嬤,妳怎麼快就倒戈了?」夏尹泉無奈的托著頭,「你
們的團結為什麼都用來對付我咧?」他百思不得其解。

  春芝嬤聳了聳肩,無奈道:「沒辦法,我殭屍咩!」

  「不要再次提醒我,這裡只有我一個人類。」

  為了不跟負心漢那三個字畫上等號,夏尹泉決定騎著他的50CC
小機車,去把夜露給找回來。

  出門前,艾琦突然大叫了一聲,「啊……」

  「幹麻?」

  「今天有人打電話來要訂雙人房,要接嗎?」她抓著訂房客戶
紀錄本,整個人扭捏的很不自然。

  「接啊,一天一千三,兩天算他九折價。」夏尹泉瞇著眼,支
著頤,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問道:「艾琦,妳人好好的幹麻披著白
布單啊?」

  「喔唷,」她滿臉竊喜的繞了一圈,「你看得出來喔?」

  他打了個冷顫。只要是眼睛沒有問題的應該都看得出來!「妳
幹麻裝神弄鬼的?」

  「討厭,你不覺得我像這樣很像小倩嗎?」語畢,她還對夏尹
泉招了招手,幽幽地輕喊著:「采臣,你不要走!」

  夏尹泉額角的青筋在抽動的,「我看妳不是小倩,妳是大『欠
』,欠扁的欠!」他扭頭一瞪,話語中蘊含夜露的威勢,「龍姨,
不是說好不准浪費的嗎?」    

  掌管家裡生活開銷的龍筠蘭,心裡暗叫了聲糟糕,趕緊欠了欠
身,解釋道:「是艾琦說要偽裝成櫃檯女鬼小姐,掩飾她山鬼的真
實身分,我才核銷這筆錢的。」

  掩飾個屁啦,一接起電話只差沒把三圍報給人家,她還需要掩
飾什麼?

  「下個月的零用錢充公!」他撂下狠話,便發動起摩托車,出
發去找夜露了!

  艾琦頹然的坐在地上,遙指道:「采臣,你……你難道真的要
『放煞』我,去找姥姥了嗎?」

  聞言,眾人噓了她一頓。

  「哎呀,你們不懂啦,現在好男人是越來越難找了,不能輕易
放棄啦!」她一副忍辱負重的道。

  「好啦!」小啾拍了啪,揚聲道:「所有人開始準備清理房子
,各就各位,法術預備……開動。」

  只見吸塵器、掃帚、拖把、抹布、清潔劑、毛刷……等等,所
有清潔工具開始在屋子裡動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