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3)


  人生病了,可以根據症狀分門別類去找醫生,但是妖怪呢?

  家裡住了一群非人者,雖然都是莫名其妙住進來的,但是對夏
尹泉來說,夏宅裡的每一份子都是他的家人,他不得不關心他們的
健康,就算給他們辦健保,也沒有醫院敢收他們吧。

  而且玉兔也說過,哪有給妖怪看病的醫院?

  也許他沒辦法開醫院,但是能當個出診的妖怪醫生吧!那次金
烏惹禍時,他背著小藥箱,滿山遍野的去找傷著的妖怪上藥療傷,
那種感覺他無法忘懷。

  因此小閣樓上他看得最熟的書籍,就是妖怪醫療那一類,連小
啾都肯定他在煉藥與配製方面,極富天份與耐心。

  可是術法與體術就完全不行了,他根本無心修煉。

  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跟他小時候的際遇有關!

  夏尹泉小時候常常生病,經常得到診所報到。猶記那位名叫查
克的老醫生,總是帶著十分的親切笑容,關心的詢問他哪裡痛?那
種笑容是多麼的耀眼。

  他夢想當一名像查克一樣的醫生!

  可惜他沒能考上醫學院,對他而言這一直是個遺憾,如今雖然
關懷的對象不同,但是他們同樣是活著的眾生,這也算是彌補了當
時的缺憾。

  為什麼他對術法與體術總是表現出興致缺缺的樣子呢?

  其實在夏尹泉的潛意識裡不斷在排斥這兩方面的修煉,他始終
認為再怎麼修煉也打不贏夜露,那種強大與弱小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他是人類,不是妖怪,怎麼可能修煉的好?

  殊不知對夜露而言,她只是單純的希望他能有保護自己的力量
而已,她不可能無時無刻都待在他的身邊,如果不學著成長,最後
的下場就是被眾生撕裂吞噬。

  夏尹泉的處境十分危險,因為他還沒認清一個事實。

  他的每一滴血、每一塊肉、甚至是精氣與靈魄,在眾生的眼中
都是極品的仙藥。

  旁觀者清,夜露早就在擔心,她甚至懷疑敬軒會提早化形的原
因,很可能是那時他們在破屋,敬軒不小心咬了夏尹泉的手一口,
將血液給喝了下去,就連讓他意外進化成雲生神獸,也絕對有一定
程度上的關聯。

  沒錯,引渡者全身上下都是夢寐以求的仙藥,但是並沒有神奇
到那種地步……他是謎樣的引渡者,無法用常理解釋在他身上的發
生的情形!

  但是夏尹泉不懂,甚至為了夜露逼他喝下靈膠湯,已經有好幾
天不跟她說話了,他很配合的照著她所說的去做,但是總是心不在
焉或者敷衍了事。

  這樣逼他有什麼用?夜露在心裡難過的想著,她嘆了口氣,氣
餒的揮了揮手,「你走吧,以後不用修煉了!」

  「好,這是你說的。」他跳下床,大搖大擺的甩門離去。




  「泉,別這樣,你該跟夜露道歉的。」小啾有些看不下去,「
那個湯其實是……」話還沒說完,他就打了個岔,惡意的哼道:「
要我道歉,不可能!那湯根本就是毒藥,害我身上長出這些白毛…
…」

  他站在大型立鏡前,將刮鬍泡噴在胸口,揉軟了胸前的白毛,
便拿著刮鬍刀大刀闊斧的刮了起來。

  「泉大人……」玉兔朗聲喊著,從二樓踏空而來,怒目咆哮道
:「你實在太過分了,夜露大人所做的都是為你好,你懂嗎?」

  「為我好?只會逼我做不喜歡的事就叫為我好?」他不屑的說


  小啾為夜露叫屈道:「泉,那些湯是夜露用她的精氣與修為凝
煉出來的,喝一碗就能增強百餘年的修為……修為倒是其次,但是
精氣不是靠時間就能補得回來的,你知道嗎?」說到後來,她眼眶
都紅了!

  難怪……她最近氣色差成那樣,為此他還煉了一爐顧氣養精的
培元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她幹麻不講?」夏尹泉剛剛凌厲的氣勢,頓時弱了幾
分。

  玉兔忿忿不平道:「如果她會講,那就不是夜露大人了!」

  沒錯,如果會把為他做的事掛在嘴邊,那她就不是夜露了,怎
麼辦,她剛剛的表情不只是失望而已,還讓他感覺到……傷心!

  夏尹泉有些懊惱的拍了下大腿,然後衝進他專屬的地下煉藥室

,將那爐剛煉好沒多久的培元丹給抱了出來。

  他像一陣風似的來到小啾面前,牽起她的手一吻,「小啾,謝
謝妳的丹爐,我很喜歡!」便急急忙忙的衝上二樓。

  「泉,你等等!」小啾有點莫名其妙的叫住他。

  「有什麼事等等再說。」

  「那個……丹爐……」小啾話才說到一半,夏尹泉人已經消失
了,她望了玉兔一眼,「兔兔,那該不會是……」

  玉兔點了點頭,「沒錯,夜露大人親自用狐火煉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