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2)


  從夏尹泉對夜露起誓的那天起,她不知道是哪一根筋不對勁,
拼了命的將自己所有知曉的一切,一邊抄寫成冊,一邊教導給他,
特別是相關於引渡者的部分。

  在夏宅中夜露的房間是非人者眼裡的禁地,不但被她用妖力層
層封印住,還將九道環環相扣的妖魔禁制埋藏於其中,九道禁制一
旦發動,連天帝都別妄想破陣。

  這個房間除了夏尹泉、小啾以及玉兔外,其餘閒雜人等禁止進
入,至於為什麼要將金烏與青鰲排除在外?

  她的理由十分簡單──那兩個只會搗蛋的傢伙,進來幹麻?

  對此非常不滿的金烏,有次趁著夜露不在,想要闖進她房裡搗
亂,結果差點被困死出不來,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挑戰她說的話,再
次證明她並非空有蠻力。

  從懂事以來,她就來不斷被多方勢力設計與陷害,卻也因此造
就出她縝密的心思與成府。妖界中若是要論智謀,第一個想到的就
是狡詐成性的狐族,她再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歷練』,恐怕連妖帝
都要自嘆弗如。

  但是她的未雨綢繆,卻讓夏尹泉感到極度不舒服,甚至是恐懼





  在夜露房裡坐禪修練念力的夏尹泉,瞇細了眼,偷看著專心坐
在書桌前,不斷書寫一冊又一冊『修練心得』的她。

  她握著自來水筆,在潔白的紙面上運筆如飛,看似一心一意,
但是夏尹泉所有一舉一動,她全都瞭若指掌。沒有停下筆,甚至連
頭都沒抬一下,便出聲問道:「怎麼,不想坐禪?那就修練體術好
了,我也寫得有些悶了!」

  「體術?」見鬼的體術修練啦,他根本是被揍著玩的!夏尹泉
恐懼的搖了搖頭,「不必了,我寧可坐禪。」

  「好啊,你要是敢發出打呼聲,我就揍死你!」她溫然的說著
,但是語氣不容質疑。

  他賭氣道:「好啊,那妳就揍死我啊,總比我一直看妳發瘋來
得好!」語落,他從安著靜心術的墊子上跳了起來,「長痛不如短
痛!」脖子一伸,他閉眼大叫:「來吧!」

  夜露白了他一眼,「要伸脖子對著春芝嬤伸去,對著我幹麻,
我又不是殭屍?」

  「大姐、女王……」他衝了上去,趴在她的書桌上,「妳到底
怎麼了,搞得一副像交代後事一樣?」

  果然還是太心急了!夜露瞪了他一眼,不露聲色的哼道:「我
是誰啊我?連妖界三皇都要敬我三分,想取我性命有這麼簡單嗎?


  「噢~」他想了想也對,「那慢慢來啊,幹麻填鴨式的急著把
東西都塞到我身上。」端過那碗呈現半稠狀的湯,他露出嫌惡的表
情,「那些都算了,還要我喝這種東西,簡直難喝死了!」

  一聽見他在那嫌東嫌西,夜露火氣也上來了,拍桌嬌喝一聲,
「是有多難喝?你什麼都不懂就嫌棄它,你知道做這一碗湯要花多
少代價嗎?」

  一見她生氣,夏尹泉馬上一臉討好的說:「不過是發發牢騷而
已,妳別激動啦!」發牢騷歸牢騷,他心裡還是很感激夜露為他作
的一切。

  「喝掉,後續還有七碗。」她一絲不茍的說,隨即聽到夏尹泉
嗆到的咳嗽聲,抬頭瞥了他一眼,無情道:「這碗不算,還有八碗
。」

  夏尹泉索性將喝剩的半碗往桌上一擱,眼神極度哀怨,討價還
價道:「既然這碗不算,那我不喝了!」其實他還想把喝進肚子裡
的通通吐還給她,天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喝了一整天都像吃了亢
奮劑一樣,然後隔天累得要死,簡直就是毒品!

  「你……」夜露氣得差點沒吐血,而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這個白痴知道個什麼,白白浪費了我二、三十年的修為!」
她沒好氣的絮唸著,緩緩端起那半碗湯就往嘴邊送去,三兩口將湯
喝得一滴不剩。

  而那些被夏尹泉噴濺在地上的湯,正以肉眼看得見的驚人速度
揮發掉,整個房間空氣裡,頓時瀰漫著裊裊靈氣。

  這湯一點一滴都是夜露用自己的精氣與修為,煉化出來的『靈
膠』,她無所不用其極的將身上的修為,轉嫁到他的身上。一碗百
來年修為的靈湯,一天一夜就能被他給吸收掉,而且還沒有什麼副
作用產生,不虧是掌握在女媧娘娘手中的『仙方』。

  正如夏尹泉所言,她確實很焦急,因為她沒有多餘的時間跟他
磨下去了!

  新天帝天縱英才,仙骨絕佳,乃是罕見的五德仙體,如果祂將
心思放在治理天界,那絕對是眾生之福。可惜祂野心勃勃,而且成
府極深、心狠手辣,明著對女媧娘娘言聽計從,但是暗地裡卻陽奉
陰違。

  但是女媧娘娘始終找不到祂的把柄,上回雷部濫用職權,降下
可怕的劫雷肅洗南武山一事,在她還沒回到天界時,相關的一行人
通通都已經丟官罷職,等到她要調查原委時,一干人等通通入了摘
星池輪迴去了!

  早會知道如此的她,故意在天帝面前裝出大發雷霆的模樣,其
實早在回天界前,她就已經將對付天帝的計畫藏於銀鐲中,然後交
付給了夜露。

  她知道夜露一但出世,立下的誓就會破除,原本暫停的時流便
會開始加倍追上現實,一但修為衝破萬年,她就得作出選擇──

  不是白日飛昇、印證大道,得受天帝直接冊封而位列仙班,成
為神階最低下的狐仙!

  不然就是選擇接受天地規則的感召,進入飄邈不定的『天地幻
境』之中,在幻境裡歷經七七四十九天不死,便能從萬年狐修成真
狐,從此不再受各界管理者管轄。

  只不過自青丘建國以來,狐族歷史上一共誕生七隻萬年狐,其
中一隻還是九尾,那種不甘趨於人下的傲氣,讓他們毅然選擇進入
天地幻境,但是最後都落得一具白骨的下場。

  那隻萬年九尾狐就是夜露家族中玄玄玄……玄到不知道是哪一
輩的玄祖父,所以不光是九尾的傲骨不容許她受制於天帝,連她自
己也不允許。

  連女媧娘都不知道天地幻境中到底有什麼玄奧與危險,夜露其
實自己也會擔心,但她是怕小啾目前功力恢復不到昔日的三成,金
烏與青鰲又太兩光,除了玉兔能幫上夏尹泉外,其他非人者根本就
只能忽略不計。

  若是他沒有點自保的能力,要怎麼應付她不在的時候,那些想
對他不利的人?

  所以她接受了女媧娘娘的建議,將多餘的修為與精氣凝煉成靈
膠,讓夏尹泉吸收這多出來的九百多年多來的修為。

  實際上,靈膠湯並非沒有副作用,當夏尹泉喝完第六碗時,他
臉部的皮膚長出透細小毛,若不是夜露壓著他喝完剩下三碗,他早
就搭飛機逃回義大利了!




  「天啊,」他用手指伸進喉嚨猛摳,嘔到吐膽汁,還是沒把靈
膠湯給吐出來。

  「放棄吧,你吐不出來的!」夜露雙手環胸,一副得逞的表情
,洋洋得意的說著。

  夏尹泉瞪了他一眼,突然感覺胸膛有刺癢難耐,輕而易舉的便
撕開T恤前襟,頓時露出毛絨絨的白色胸毛,他眼睛差點就要噴出
火,怒吼道:「我需要解釋,為什麼都是毛……」他一時情緒激動
,犬齒還暴長了半公分

  坐在一旁的小啾,露出激賞地點著頭,稱讚道:「哇,很性感
欸!」

  「硍。」他忍痛拔了一撮,「性感個鳥啦,哪有人家的胸毛是
直的!」

  「那好辦,小啾抓住他,別讓他跑了!」夜露吩咐道,轉身踱
出房門,揚聲大叫,「艾琦,把妳敗來的一整套髮捲拿來……」

  「妳妳……妳想幹麻?」夏尹泉慌張的將雙手護在胸前。

  夜露望著他,露出甜美的一笑,「應我們泉大人的要求,就由
我親自來幫你上捲子,你想要多捲都行!」

  他慘笑了一聲,「我現在比較喜歡離子燙的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