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今天的模擬戰一敗塗地,不過帕幽卡倒是一點氣餒的心情也沒有,因為對手是夜。這位比帕幽卡還小一歲的王子在運籌帷幄方面的天賦十分強悍,若說帕幽卡在武力方面的天份是十的話,他在軍略方面的天賦至少是三十。

  事實上,光從理論、技術、棋盤推演的能力上來說,夜甚至能和滅殆之地最強大的兩位軍事家相提並論,只是那兩位都是從惡魔戰爭中活過來的傳奇,戰鬥經驗之豐富絕非天才型的軍師可以匹敵。

  甩了甩頭,帕幽卡打著呵欠朝寢室走去。

  半夜時分,王宮內燈火仍是通明,走在廊上的人群卻消失無蹤。因此,當帕幽卡看到前方有名高挑的女性半倚著牆休息時,不由得愣了一下。就這麼一愣,那女人已抓到最好的時機開口。

  「妳一定是帕幽卡。」

  波浪金髮披在肩頭,肌膚滑順白皙,眼眸低垂而透著女性的媚。一道秀氣劍眉、一襲筆挺軍裝、一雙光亮軍靴卻又展現著她的強悍。那女人只是倚在那邊,卻讓人覺得她像是昂首挺身,站在光輝的舞台上。

  帕幽卡第一次目睹這等存在感強烈無比的女人,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不會顯得笨拙而突兀,只好點點頭承認身份。

  女人嘴角一揚,不是婉約的笑,是獅子的驕傲。

  「我叫狄歐。」她用命令地語氣說道:「去校場,我要試妳的身手。」

  帕幽卡微微皺眉。她沒聽過狄歐這個名字,不知道對方是哪種身份的人,因此難以判斷該不該拒絕──尋常貴族便罷了,總還得惦記著夜的面子,但高位的貴族可不會把王子撿回來的僕人看在眼裡。

  狄歐一眼就看穿帕幽卡的心思,她不客氣地嘲諷道:「妳現在不去校場,明天就得回貧民窟去。」

  帕幽卡不是衝動的莽漢,莽漢活不出貧民窟,但她也不是什麼教養良好的淑女。面對如此挑釁,帕幽卡只是瞇眼打量狄歐一番,接著便往校場走去。

  「嘿,果然是隻野貓。」

  狄歐的評語從帕幽卡身後傳來,雖然充斥著不屑,卻也聽不出敵意。

  悶著一股氣,帕幽卡很快到了校場。令她驚訝的是,教頭竟然還在校場上替幾名沒通過測驗的學員校正動作。教頭看到帕幽卡身後的狄歐,一臉錯愕地開口道:「長──」

  「安靜,老頭。」狄歐打斷教頭,道:「讓他們全散了,『本小姐』要試試夜撿回來的野貓兒。」

  這下不止帕幽卡,幾名受訓中的學員也目瞪口呆地看著狄歐,緊接著錯愕又轉化為怒氣──教頭是退役的將軍,在惡魔戰爭中立下極大的功勳,連夜也不能用無禮的態度呼喊他。

  更令一群年輕人震撼的是,教頭不但沒有生氣,更順著狄歐的意將一干學員喝退了! 這退役的老傢伙帶著看好戲的笑,無視一張張僵硬的臉,說道:「我還在想,小姐妳什麼時候才會耐不住性子。」

  「野貓,愣著做什麼?挑妳慣用的武器,打到一半要換也行。」狄歐沒答理教頭,逕自到武器架挑起了武器:「有教頭在場,我倆誰也死不了。儘管打真格的,有本事就砍下我的手腳,牧師在外頭候著呢。」

  帕幽卡眉頭皺得更深,她詢問似地看了教頭一眼。教頭點點頭,給予肯定的答覆:「放開手腳施展吧,如果妳真的傷了狄歐,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因此找妳麻煩。」

  帕幽卡因此從善如流,挑了把複合劍、匕首以及圓盾。狄歐則是選了正統的長劍和大型盾。從裝備上來看,應該是帕幽卡的攻擊性較強,而狄歐的守備性較高。但帕幽卡一做好準備,狄歐便攻了過來。

  她斜舉著塔盾衝向帕幽卡,目光似火,猛烈地燃燒著。月光照在長劍上,寒光凜冽,刺得帕幽卡通體徹寒──但她感覺自己胸中一片灼熱,唯有手中的劍才能宣洩這份熱量。

  在狄歐踏入攻擊範圍的前一刻,帕幽卡的身子如離弦之箭射出。兩面盾牌正面對撼了一擊,巨大的衝力震得兩人搖晃倒退。她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內站穩腳步、抬起臉、目光對視,然後──

  兩劍交鋒!


--

存稿出清

接下來不一定能每天PO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