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惡靈畢冊1.4


  中午時分,大家依舊聚在小葵的房間裡,一種詭譎的氣
氛籠罩著所有人。

  筱琳見大家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突然提議道:「我們
不如去附近的廟拜個拜,妳們說好不好?」

  「好啊。」大家異口同聲,拜拜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不過芬心裡還是很驚惶不安,她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似
乎所有事情都是針對她而來的。

  雖然她很恨姜榮佳,但是她真的很想知道她是被誰害死
的,又是為何被害死的?

  再者,她又為什麼要說:『他殺死我,我殺死妳,很公
平……』呢?

  這些無法理解的問題,一直縈繞在芬的腦海裡,揮之不
去。

  就在筱琳提議拜拜的當日下午,他們六個女孩子來到學
校附近的小廟拜拜,順便各求了一道護身符。




  在外讀書的離鄉學子們,最高興的就是連續假期,尤其
才剛開學沒多久,難免一放假,整個宿舍就只剩小貓兩三隻


  這個星期五正好是連續假期的開始,所以回家的人特別
的多,因此到了晚上宿舍就變得很空,空到讓人覺得很冷清
,似乎只有自己一個人,就算半夜在中庭裡大喊,也不會有
人甩你的感覺。

  因為隔天星期六,小恩答應資工系邀約的一場聯誼,不
過因為芬遇鬼溺水的事,她很想推不掉不去,但是身為公關
的她,熟悉所有行程活動,不去實在是說不過去。
  
  六個人當中就只有芬一個人沒參加,而她又沒有回家去
,所以為了避免讓她一個人獨處,小葵只好自告奮勇,以生
病作為理由,推掉了聯誼,特地留下來陪她。

  幾個人出門前,小恩還特別交代小葵,要她千萬別讓芬
一個人獨處。

  她拍了拍胸,保證道:「放心啦,我會像塊口香糖一樣
,牢牢地黏住她的。」




  「小葵,真的是太謝謝妳了,前天晚上也是,我嚇呆了
,只顧著哭,也忘了跟妳說聲謝謝。」芬坐在葵的身旁,感
動不已的道:「如果沒有妳,我一定已經被害死了!」

  「傻瓜,我們是好朋友啊。」小葵輕推了她的額頭一下
,「下次考試多罩我一點就行了!」

  芬笑著允諾道:「當然沒問題。」

  兩人就這麼待在宿舍裡,聊著天,打打屁,倒也沒發生
什麼事,也不知道怎麼著,說著說著小葵竟然打起盹來。

  「對不起,這兩天沒睡好,有點睏……」她滿臉歉意。

  「沒關係,其實我也是。」芬擺了擺,要她別介意。

  「我們一起補個眠吧,等下午她們幾個回來,我們在一
起去麥當勞吃東西。」小葵的這個提議,十分的誘惑人。

  芬不加思索地點頭道:「好啊。」

  兩個人很安心的睡在同一張床上,很快的沉沉入睡,
進入甜美的夢鄉。




  鈴鈴鈴……

  不知道睡了多久,芬突然被放在桌上的手機急響聲,
給吵了起來,起身後才發現小葵不在她身旁。

  她坐起身來,四處盼顧了一下,心想:奇怪,小葵是
跑哪去了?

  芬掩嘴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地接起桌上的手機,手
機那頭傳來親切的打招呼聲。

  「喂,是親愛的琪芬嗎,猜猜我是誰?」

  「抱歉,我不知道妳是誰!」一邊接著手機,芬的注
意力轉移到了桌上的一張紙條,上頭寫著『芬,見妳還沒
醒,所以就沒叫妳了,我去買個飲料,馬上就回來。』

  原來是去買飲料了!

  電話那頭發出嬌嗔的呼喚聲,「喂,琪芬,妳有在聽
嗎?」

  「喔喔,抱歉,妳剛剛說什麼,可以麻煩妳再說一次
嗎?」

  「討厭,妳不會是一上大學就忘了我吧,我是Angel
啊,妳的高中同學詹巧雯。」

  詹巧雯,喔喔,那個千金大小姐!她當然不會忘記,
應該是說不可能忘記才是。

  翔被她欺負的最多了!

  芬的沉默給了詹巧雯發難的機會,她在電話裡哭天搶
地的叫著:「琪芬,妳太過分了啦,同學三年這麼久,才
分開沒四個月,妳就忘記了人家,怎麼能這樣……」

  拜託,不要再裝出天真的語調了!她在心裡厭惡地想
著,不過還是禮貌性的寒暄道:「是Angel喔,近來好嗎
?」

  「不錯啊,我最近迷上高空彈跳,好刺激喔!」

  「是嗎,找我有事?」芬的口氣依舊冷淡,對於一個
常常仗著家裡有幾個臭錢,就到處惹事嫁禍給其他人的人
而言,她覺得這樣的寒暄已經過多了點。

  「口氣好冷淡喔,我剛好來南部玩,所以想來找妳啊
,不會不歡迎吧。」

  「我最近要趕很多報告!」芬說得很婉轉,不過意思
很明顯就是不歡迎。

  可惜詹巧雯並不是個善解人意的人,而且還很喜歡利
用自己虛假到令人想吐的天真面具,去逼迫別人去做不喜
歡做的事。

  她可忘不了詹巧雯是如何叫人押著翔,叫他用手把狗
屎從她負責的整潔區域給撿掉,當時她開懷大笑的模樣,
簡直讓她難以想像。

  「可是人家已經在妳學校門口了耶,聽說妳們學校的
新蓋大樓很漂亮,是出自某位建築大師的設計傑作,人家
也是讀建築設計的,這次可是抱著觀摩的心態,妳不會這
麼掃我的興吧!」

  「我沒空。」芬斷然回絕。

  「拜託啦,琪芬,別這麼無情嘛,一下子就好了!」

  她在心裡想了想,雖然極度不甘願,但還是覺得應該
去敷衍她一下比較好,在某一個程度上,詹巧雯這女人是
個不達到目的就絕不善罷甘休的偏執狂。

  「好吧,我先換個衣服,妳在校門口等我一下。」
  
  「真是太好了,記得換漂亮點的喔。」說完,詹巧雯
開心的掛上電話。

  「真是令人討厭的個性,什麼都是你不會怎樣怎樣的
……哼,自以為是。」

  芬想起她最後那句『記得穿漂亮點喔!』,整個人就
心情不悅到了極點。她還是那個德性,愛慕虛榮,偽裝、
虛假到讓人受不了的地步。

  她走到自己的寢室,隨便換了件T恤,就拿著婻美為
她預留下的鑰匙,鎖上了她們的房門後,搭著電梯離開女
一舍。




  走在椰林步道上,芬望了下頭上毒辣的艷陽,刺眼的
陽光曬得她有點頭暈,低頭看著手腕上的錶……

  兩點半,難怪太陽這麼大!

  一來到校門口,琪芬就看見詹巧雯撐了隻陽傘,打扮
得很漂亮,而她一見到自己,立刻綻開微笑道:「琪芬,
幾個月不見,妳剪了個短髮,變得更漂亮了喔!」

  「再怎麼漂亮也比不上妳啊。」她言不由衷的說了句
場面話。

  其實她從來不需要別人的奉承。

  詹巧雯盯著她,全身上下的打量,搖了搖頭的鄙棄道
:「不過妳身上的衣服,也穿得太隨便了吧!」

  「在南部穿得再講究也沒啥用處,隨性舒服就好。」

  「唉呦,不能這麼說啊,女為悅己者容啊,妳應該…
…」

  詹巧雯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最讓她有感覺的,就是
那句『女為悅己者容』。

  翔已經走了,能懂得欣賞她內在的人已經不存在,外
表穿得再漂亮也沒有意義。

  兩個人話不投機,彼此間只有你來我往的場面話,芬
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提議現在就帶詹巧雯去她想去的新
大樓。

  「嗯,好啊……」詹巧雯笑開的說,她的笑容卻莫名
地讓芬感到毛骨悚然。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走到新大樓,這段時間對芬而言
,說有多難熬就有多難熬。

  來到電梯口前,她想就這樣離開,但是卻被詹巧雯拉
進電梯裡。

  她勾著琪芬的手嘻嘻笑道:「陪我去一下嘛!」

  在詹巧雯勾上芬手臂的那一剎那,她倒抽了一口氣,
好冰的手!
  
  她下意識地一把推開詹筱雯,問道:「妳的手怎麼會
這麼冰?」

  「冷氣房住久了啊,妳住久了也一樣。」

  什麼跟什麼啊,簡直不知所云!芬壓下心中的不悅,
聲明道:「我先說我等等有事,陪妳上去看一下,就要離
開囉!」

  「沒問題。」

  本來兩人在方才的來的路上,說好要直達十五頂樓的
,然而電梯就在十樓的時候,臨時被詹巧雯按下十三樓的
按鍵。

  「不是要……」

  詹巧雯轉過頭來,嘿嘿笑著:「我聽說這裡的景致也
很美,重要的是……」她話說到一半,電梯門傳來一聲『
叮』的輕鈴聲,然後在十三樓打了開來。

  芬才正要踏出電梯,手機突然響起,她一接起手機,
電話那頭就傳出啜泣聲……

  「喂,是琪芬嗎?我是小碧啦,妳知道嗎,姜榮佳不
久前去聯誼,溺死在海裡,而詹巧雯聽說也在三天前,從
她們學校教學大樓的十三樓跳下來,自殺死了……」

  詹巧雯……死了!

  那她身後的是誰?芬整個人腦筋一片空白,全身竄起
一股惡寒。

  「琪芬,妳有在聽嗎,喂……」

  「重要的是十三樓正巧也是我被殺死的樓層呢!」詹
巧雯緊靠在她的耳邊,吐著森然寒氣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