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不知不覺已過了三個月。

  帕幽卡還是住在同一個房間,一來是因為宮內沒有徵召新的傭人,二來也是因為她本來就不講究住所,更懶得適應新的房間。

  喔,對了,她終於記住室友的名字了。那位從帕幽卡搬來洛華城就一直多加照顧她的女傭叫薇琪兒,似乎是女傭中的小頭目。

  「什麼小頭目,說得我好像盜賊頭似的。」

  當帕幽卡第一次用女傭小頭目這個稱號來叫薇琪兒時,很自然地被當場賞了一記敲頭擊。說來奇怪,帕幽卡的體能在這三個月中精進不少,卻一直閃不過薇琪兒的敲頭攻擊。

  說到訓練,帕幽卡就想一把將肯尼那撮顯眼的山羊鬍拔下來,然後再把他的一字眉剃光。

  那位不良大叔替帕幽卡安排的訓練課程繁重到讓她差點打算跑回堅木城的貧民區去住,要不是她的理性總算還夠堅強,搞不好她真的這麼幹了!

  首先,天未亮就要起床盥洗用餐,然後進行暖身。天亮後開始跟著教頭進行體能訓練,由於肯尼的要求,帕幽卡的訓練份量完全比照成人辦理。沒達成進度的罰則?沒有,因為除非昏倒在校場上,否則教頭不會放人。

  正午,吃飯與睡覺總共九十分鐘,之後馬上銜接下午的訓練。

  下午的訓練又是什麼呢?美其名曰實戰訓練,實際上就是不良大叔濫用特權調動軍隊的精英鬥士團來虐待未成年少年少女。

  之所以會加上少年兩字,是因為被迫害的不只帕幽卡一個,洛華城重點培育的武技人才約有二、三十人,全享有等同帕幽卡的待遇。進行實戰時是用真傢伙,由鬥士團一人對戰培育組數人,沒有任何限制,除了不能把對手打殘打死之外。

  打,被打趴,邊治療邊聽講評,再打,再被打趴,再邊治療邊聽講,若有犯同樣錯誤的還會被抓出來再訓一頓……然後還是打、被打趴、治療、聽講……

  能在訓練的同時享有牧師的神術治療服務,這應該算是重點培育組最優良的待遇了,除此之外就是每日配給的食物似乎也有什麼講究的樣子。

  雖然為了搭配各種戰術,培育組的學徒們必須能夠熟練使用各種武器,但還是必須專精於其中幾項。由於匕首不適合於戰場搏殺與護衛任務,因此帕幽卡改練複合劍(Bastard Sword),那是一種長度介於長劍至雙手劍之間的武器,可以視情況以雙手持用或者單手持用、搭配盾牌。

  雙手持劍時就以快速而猛烈的連擊壓制敵人,單手持劍時則以精巧技法與敵糾纏──介於雙手劍與長劍之間的長度、可刺可砍的攻擊模式與戰術多樣性,這些都是這兵器會被稱為複合劍的理由。

  說到此處,就不得不佩服教頭的毒辣目光。無論他到底是怎麼看出當時骨瘦如柴的帕優卡有發展體能的潛力,事實證明了他的判斷十分正確。短短三個月間,她已可以單手揮舞重達二點五公斤的複合劍一個下午,而隔天睡醒時手臂的酸痛就不復存在,雙手持劍時更可以輕易將纏滿強韌皮革的木樁給砍成兩段。

  依照教頭的評估,三年後帕幽卡就可以輕易地劈開軍隊制式的板金甲,但這也代表她需要一柄能劈開金屬而不折損的好劍。

  不過當事人根本懶得理會這類的評語,她只是很滿意自己體能的進步,並常常以薇琪兒的私人用品為目標物來訓練自己的扒手技能,而且為了不讓室友叫來警衛,她還得在事後進行更加困難的歸還作業。

  持續了一整個白天的訓練後,帕幽卡到食堂吃了兩人份的伙食,之後隨便盥洗一番,便撲上房間內軟綿綿的床──

  然後立刻被薇琪兒抓下床:「別想偷懶,讓二殿下等任何一秒都是洛華城的莫大損失。」

  正如薇琪兒所說,帕幽卡晚間還有課程,而且是跟夜一起上的。身為前線將領培育生的她必須研修戰術運用與戰術演習。前者是關於各種局勢、戰術的理論與運用策略,後者則是直接進行戰役演練,有棋盤式推演,也有讓學員各自帶領軍隊進行的模擬戰。

  正確而有效率的選拔人才、大量的基礎與實戰訓練、紀律森嚴的服從性──這三者是洛華城能在惡魔戰爭後迅速成長為大陸上的軍事強權的主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