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I 妖怪旅店 之一 毀神釘(1)


  微仰著頭,望著漫天飄飛的桃花,她伸手接過飄落的花瓣,微
透的如同細琢的琉璃,朦朧如夢。

  「今年的花,開的特別好,卻也落的更多吶!」她感慨的一笑
,「這就是自然啊,若非如此,桃果又怎能結得好呢?你說是吧,
翼宿君?」

  被發現了!

  隱於花林間的男子不得已只好現身,低頭一跪,「參見王母娘
娘。」

  「不用緊張!」見他面有懼色,明雍容地彎身將他扶起,「翼
宿君自有難處,這我懂的。」

  「…娘娘。」

  「聽我一言,饒過這些歷經千年,才得一次綻放的花兒,若是
要蟠桃精露,我這有……」她翻手化出一只裝著桃色津液的琉璃瓶
,隨手晃動,異香撲鼻而來。

  蟠桃精露不過是製造『毀神釘』的過程中,一樣不怎麼重要的
材料,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翼宿在心裡盤算了許久,開口道:「
謝娘娘恩賜。」他伸手接過了琉璃瓶。

  「去吧!」明揚了揚手,轉身時嘴角微微上揚,露出耐人尋味
的微笑。

  翼宿不疑有他,拱手一揖,「卑職告退。」旋即身影一晃,消
失的無影無蹤。

  「青兒。」明嬌柔地抬起手,輕喚了一聲,一隻拖曳著長長尾
羽的青鳥,從桃林中飛了出來,停在她的食指上頭。

  「做得漂亮點,知道嗎?」青鳥一雙充滿靈性的眼珠子,溜溜
地瞅了她一眼,鳴啼了一聲,便破空飛去。




  妖怪旅店的招牌很醒目地聳立在夏氏祖地外緣,那十多棵七里
香圍成的藩籬邊。

  老土地很滿意的看著上頭那四個龍飛鳳舞還滾著金邊的字,不
斷讚嘆,「真的是太佩服我自己了!」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為了開民宿,夏尹泉整頓了裡裡外外,屋內一共有四間雙人房
與兩間可以睡六個人的通舖,寢具幾乎全部換新過,客廳又添購了
一整組的沙發,還有十台的液晶電視以及六台小冰箱,光是這樣就
花了祖母留給他的一半遺產。

  剩下的粉刷、壁紙,以及屋子周圍大片荒地的整理,除了那個
應映青鰲要求而生的大池塘是牠自己挖的外,其餘他通通都自己來


  小啾有點不習慣的蹲在地上,細嫩白皙的雙手,毫無順序的亂
拔著雜草,「泉,幹麻這麼辛苦?」她站起身來,隨手一揮,雜草
就一整片一整片的被拔起。

  「喂,不准用法術!」夏尹泉出聲喝止。

  小啾無辜地眨了眨眼,「為什麼?」

  「這是要用來賺錢的,如果用了法術,那我不跟神棍一樣?」
他十分固執且認真的說,孰不知他現在正徒手將荒地的大石頭給挖
了出來,還對她揚了揚眉,「看吧,就算不靠法術只要努力還是辦
得到的。」

  「是這樣的嗎?」小啾輕撫著額角,有哪個普通人可以不用機
具,徒手挖出那麼大顆的石頭?

  就這樣子,夏尹泉不准別人用法術,卻不由自主的將法力施展
在每一處,開闢了美麗的花園,一片本來就種滿紅楓的林子,蓮池
上搭起一座彎彎小橋,橋的那頭接著紅楓小徑,這頭便是種滿粉色
薔薇的小花園。

  連夜露看到成果後,都忍不住稱讚一聲,確實變得很美,但是
他卻獨留一片突兀的向日葵花田在屋邊。

  「這片格格不入有違整體觀感的向日葵花田,幹麻不弄掉?」
明知道他那份心意,夜露就是很故意的問。

  只見他別過頭去,裝傻道:「是啊,怎麼會忘記呢?」

  她掩著嘴嬌笑,輕搥了他的肩窩,「還好忘了,不然你就死定
了!」不顧牆邊的灰塵,她像個普通女孩一般坐了下去,雙手靠在
膝上,托著下巴,望著每一朵偌大的花苞。

  此時恬靜的夜露,若是忘記她所有的一切,絕對是一個讓人心
動的女孩!夏尹泉出神的看著她撥撩額前瀏海的想著。

  「看什麼?」夜露輕啟如櫻瓣粉嫩的唇,露出惹眼的笑靨,「
當心眼珠子掉出來。」

  「妳剛剛好……好漂亮!」對於美的事物,他向來不吝給允讚
美,眼神是如此的單純而直接。

  她嬌懶的伸出手來,夏尹泉下意識的握住,想將她給拉起來,
去反被她拉了過去,一屁股坐在她旁邊。

  她搖了搖頭,「你喜歡的不過是我的外貌!」

  「才不是。」他有些激動的否認。

  她緩緩轉過頭來,嬌美的容貌瞬間變成毛絨絨的狐狸臉,尖銳
的犬齒閃著寒光,咧嘴道:「你看,這就是我的真面目,美貌底下
不過是一隻狐狸……」不等她把話說完,夏尹泉伸出雙手,即使等
等會被她揍一頓,他還是選擇將這個內心傷痕累累的女孩,緊緊擁
入懷中。

  「那又怎樣,妳不是已經吸了誓言花,妳是我的對吧?」他的
話語帶著強而有力的能量,不斷衝擊著她內心的陰暗。「忘記從前
那些不愉快,好不好?」

  雖然不知道她經歷過些什麼,但是從她暗自哀傷的神情,他不
用猜也知道,那些過往對她而言一定很不愉快。

  晶瑩的淚從夜露的眼角滾落下來,她的哀傷總是獨自埋藏在心
底,然後反覆腐爛發膿不為人知,她一直在呼喚有足夠的能耐的人
來殺死她,一直期盼趕快死去。

  但是她現在不想了!

  「對我起誓……」她變回甜美的模樣,從溫柔的依靠中挺起身
來。

  「啊?」夏尹泉還沉浸在她髮絲上的餘香中。

  「成為你的式神後,你還沒正式對我起誓,不是嗎?」她背著
陽光伸出了手,「起誓吧!」

  夏尹泉沒有絲毫猶豫,「不要先離開我,除非我死了!」他遞
出大大的手掌,緊緊握住她嬌柔的手,命令道:「永遠,知道嗎?


  「是的,我的泉大人!」她突然露出獰笑,九條狐尾瞬間竄出
,一個反手將他摔在地上。

  「啊啊啊,是妳叫我起誓了,幹麻翻臉啊?」他吃痛的在地上
打滾。

  「是啊,我是叫你起誓,但是有叫你抱我嗎?」話一說完,夏
尹泉就被狐尾給捲到半空中。

  「對不起啦!」剛剛不是還很感性的嗎,女人怎麼翻臉跟翻書
一樣快?夏尹泉不解的想著。

  「來不及了!」

  從二樓探出頭來俯望的眾非人者們,不約而同的在胸口劃了個
十字。

  「阿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