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停留十數日後,夜終於離開了堅木城,不過帕幽卡並沒有懷念這位早熟的城邦王子的念頭……因為她也一同被侍衛拎著出去了。

  「幹麼抓我走啊?」帕幽卡這麼問,不過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她十分滿意這幾天白吃白喝的糜爛生活。之所以會問,是擔心這種生活過太久,會讓自己失去求生的能力。

  「妳挺有用的,我打算留著用。」馬車內,夜翻著軍事教科書,隨口答應著。

  帕幽卡皺緊眉關,嘟嘴道:「我可沒同意。」

  夜:「妳沒本錢拒絕。而且我也看不出來妳有拒絕的必要,難道三餐沒著落的生活很好麼?」

  「是不好,不過跟著你要幹嘛?」帕幽卡警戒道:「我可不賣命喔,你要有危險我第一個逃跑。」

  「那護衛這工作就跟妳沒緣了。」夜眼睛仍追逐著書上的文字,一心多用地分析道:「文書工作薪水少,而且妳也不識字,還要負擔培訓費。參謀薪水足以填飽妳的肚子,風險低,不過要看妳有沒有用腦的天份。諜報人員薪水很高,跟妳的特長也相符,只是風險也高。」

  「先看看妳的特長後再決定吧,在此之前妳就先跑腿、打雜。」夜說道:「我順便安排妳去學院上課,識字之後幹什麼都方便。」

  「聽起來還不錯,我就同意吧。」帕幽卡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夜苦笑道:「說得好像妳有選擇似的。」

  「這你就不懂了吧?」帕幽卡滿意地說道:「這是精神勝利法,在找不到食物的時候拿來說服自己很飽時特別好用。」

  夜稍微停頓一下,隨後又一邊追逐紀錄智慧的文字,一邊說道:「原來如此,是精神力的運用嗎?的確從魔法的理論以及念動力之類的能力理論中可以證明精神力的存在,不過用來催眠自己也有效嗎?還是說這純粹只是笨蛋的意志力而已……」

  「呃……你在說異族語嗎?」帕幽卡再次皺起眉頭,不滿地嘟囔:「幹麼什麼事情都要找出一個理由啊,好像你什麼都懂似的。」

  「理由很重要。」夜說道:「作為一個運籌者,只要能掌控局面中所有的理由,就可以順著棋子的理由與特色推論局面的發展──也就是說,如果有人能夠掌握一切的資訊,又有足夠的推演能力,那麼他就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預言。」

  「不過,憑世俗存在是辦不到這點的。包含月詠者在內,所有成功率高的預言術都是依賴神祇所的情報和演算,預言者本身只是媒介。」夜苦笑著說:「而我一來不會預言,二來預言不夠即時,所以我必須擁有在最短時間內推論出最多的可能性,然後在從中選出最可能之選項的能力──這麼說妳懂嗎?」

  夜苦心解釋後回頭一看,卻發現帕幽卡已經縮進車廂後的棉被堆裡,呼呼大睡。

  他再次懷疑自己為何要把這吃飽睡睡飽吃的小傢伙撿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