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惡靈畢冊1.3


  一過十二點公用浴室,通常為了節省電費,日光燈都會
被關得剩下一盞,所以顯得有些昏暗。

  雖然每個禮拜都會有人來刷洗浴室,不過長年累月的水
痕不是說清就清得掉的,浴磚上多多少少還是殘留著水漬,
讓人有陳舊感。尤其在這個時刻,若是再聯想起校園中,被
人傳得繪聲繪影的傳說,就不免令人感到陰森恐怖了。

  芬走在走廊上,回憶起今天晚上,所遇到的事情,心裡
真的很毛,當時戚淵說那些莫名奇妙的話,跟這個怪檔案有
關係?

  她不由得將戚淵的警告,與尖叫mp3聯想在一塊。

  「算了,不想了!」甩甩頭,她打算等等好好的睡上一
覺,明早醒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芬走進了慣用的浴間裡,脫去全身的衣物後,打開了水
龍頭,仰著頭嘩啦啦的水花,從蓮蓬頭中灑出,水柱輕拍在
她細緻的臉頰上。

  就在她低頭壓了兩下洗髮乳,正要往頭上抹時,她發現
浴間的排水孔被一堆頭髮給堵塞住。

  這種情形在女宿是很常見的事,她彎下腰來,不加思索
地把頭髮給撿起來……

  仔細一看,頓時發出尖銳的叫聲:「啊……」

  因為她拉起的頭髮上,還血淋淋的黏著類似頭皮的東西


  『芬,為什麼死的是我?』

  一句讓人毛骨悚然的質問,從排水孔中陰沉地傳出,在
浴間中不斷迴響著。

  「我怎麼會知道,不要問我……」她奮力甩開手上那令
人做噁的頭髮與血肉模糊的頭皮。啪的一聲,還在滴血的頭
皮黏在牆上,因為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而下滑,在牆面留下
一道怵目驚心的血漬。

  喀嘎……

  排水孔上的過濾蓋驀地彈開,從裡頭硬生生地冒出全身
血肉模糊、類似爛肉的巨大物體。芬甚至還能清楚的聽見,
它為了通過窄小的排水管,因而被弄碎的骨頭,所發出的嘎
啦嘎啦聲。

  『為什麼被淹死的是我?』它再度質問。

  「我不知道……救命啊,誰來救救我……」芬聲嘶力竭
的哭喊著,想打開浴間的門,卻怎麼也打不開,只能奮力的
敲打著,發出碰碰碰的聲響,希望有人能聽見。

  為什麼她會遇上這種事情,這個鬼為什麼要找上她?

  這隻鬼的頭顱因為擠壓而變形,芬完全分不清它的五官
在哪,只知道它將頭緩慢的貼近,她扯著嗓子不斷的尖叫,
將頭撇向旁邊,緊閉著雙眼。

  最後她感覺到黏稠的血塊,與她的左臉相貼在一塊。

  「救命啊,你到底是誰……」她幾乎就要崩潰,無意識
的一問,竟然問出令人驚愕的答案。

  『我是姜榮佳啊……』

  「…榮佳?妳是榮佳…不可能的!」姜榮佳是她的高中
同學,怎麼可能是這個鬼?「妳說謊,妳不會是她的。」

  那隻鬼伸手插進胸口,拉出一條沾滿血的心型項鍊,緊
緊抓在手上,『妳看,我是姜榮佳啊,我是因為妳才被殺害
的,我要報仇……』

  這個鬼確實是姜榮佳,因為那條項鍊,正是她從自己手
上搶走的。

  但是……報仇?

  芬還在思索姜榮佳為什麼要說是因為她,自己才被人殺
害的這個問題時,它的報復行動已經展開了!

  水龍頭突然發出旋開的聲響,鏗然一聲掉落在地上,大
量的水從牆壁上的管線接口噴出,詭異的是那水竟然是鹹澀
的海水。

  『他殺我,我殺妳……嘿嘿嘿,很公平……』

  「不要……不要這樣……呃,咳咳咳……」

  很快的,海水就淹蓋過了芬的膝蓋,她拿起置衣架上的
衣服,企圖將出水口塞住,卻被姜榮佳給奪走。

  『妳是被我囚禁的鳥,已經忘了天有多高……』芬雖然
看不見姜榮佳的臉,但是從它的慘然的歌聲中,她可以感覺
到它有多興奮。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這首歌是它的最愛!

  只要每次汙辱完她跟翔之後,姜榮佳就會帶著一副高貴
自傲的神情,鄙視地看著癱坐在地上,一身髒污的他們,然
後哼著這首歌離開。

  如果像姜榮佳這樣的人,她真的覺得死一萬遍也不可憐
,更何況她的死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它憑什麼殺她?
  
  「我怎麼能被妳這種傢伙殺死,妳欺負我欺負得還不夠
嗎?我絕對不能死,我發誓過,要連他的份一起活下去的…
…」

  語落,芬一咬牙,雙手攀上浴間的門,企圖想從門與天
花板上,那個僅只能一個人爬過的空隙中逃走,此時的海水
已經淹過她的胸口。

  『如果離開我給妳的小小城堡,不知還有誰能依靠……
』姜榮佳邊唱著它為芬獻上的催魂曲,不停地將她往下拉。

  芬只不過是一個尋常的女孩子,哪敵得過一個充滿怨恨
的鬼怪,僵持沒多久,就被它給拉了下來。

  海水還在不停的從管線出口湧出,水也越積越深。

  「姜榮佳……咳呃,我不會任……妳宰割的……」

  『我像是一個妳可有可無的影子,冷冷的看著妳慌亂的
樣子,這撩亂的城市……』姜榮佳一邊唱著,一邊用腐爛的
雙手,抓著芬的大腿不放。

  她不斷在水裡掙扎,海水漸漸奪走她的力量,雖然很不
甘心,但是她與姜榮佳的拉扯,最後還是因為虛脫無力,終
告戰敗。

  翔,對不起,我……不行了!

  芬整個人完全拖進海水中,就在她了無生機,準備要放
棄時,突然感覺到門外有敲擊門板聲音。

  「芬,妳在裡面嗎?」小恩與幾個同學小聲地喚著,畢
竟現在已經很晚了,若是把樓長吵醒,她們不只得吃一頓排
頭,甚至還得勞動服務一個星期。

  「怎麼會洗這麼久啊?」筱琳問。

  芬意識到小恩她們就在門外,此時姜榮佳已經轉身擋住
門板,不讓她有機會敲門。

  『琪芬,妳想都別想……』

  小恩,我在……裡頭啊!她被海水嗆的暈了過去。

  「好奇怪,也洗太久了吧!」小恩擔憂道。

  「我覺得有問題……」小葵身手矯健的踩著門把,攀上
門往裡頭一探,忍不住發聲尖叫。

  她帶著震驚與不可思議的語氣叫道:「裡頭竟然淹水了
?!芬她溺水了!」

  「快救人……」

  小葵大喊道:「大家快退開。」隨即憋了口氣,彎下身
去摸開卡榫。

  轟的一聲,大量的海水沖出,芬全身赤裸地被沖了出來
,臉色死白的倒臥在地上,已經沒了呼吸。

  「怎麼會這樣,該怎麼辦?」小恩六神無主的低泣著。

  「讓開,我會CPR。」小葵俯下身,趕忙對芬施以急救


  「我去報告樓長。」筱琳轉身要去時,卻被芸芸拉住。

  「別去……」

  「為什麼?」

  芸芸發著抖,害怕地說著:「妳覺得有誰會相信?」

  語畢,大家臉色瞬間刷白,因為芸芸說的沒錯,有誰會
在浴間溺水的?

  「呃……咳咳咳……」芬陡然吸了口大氣,胸口劇烈的
起伏,接著咳出了大量的海水。

  她被小葵給救了回來!

  恢復意識後的芬,害怕的發抖,緊緊地抱著小葵哭泣。
 
  「沒事了!」小葵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地說著。其實她
剛才緊張的幾乎要休克,好害怕自己救不了芬。

  芬臉色發白的哭著,「嗚……剛剛那個鬼想殺死我……
我以為我就要死了,好可怕……」

  「謝天謝地,沒事就好,我們先回去再說。」小恩雙手
合掌,朝天一拜。

  經歷這樣可怕的事情,芬嚇得幾乎腿軟,靠著幾個人的
攙扶,才勉強走回寢室,幾個人全都窩在小葵的房間裡。

  回到房間後,芬描述剛剛遇到姜榮佳的可怕過程,卻隱
瞞了這個惡靈是她高中同學的身份。

  這一整晚,幾個女孩子根本就不敢入睡,深怕姜榮佳這
個惡靈不甘心,回頭再來找麻煩。以致於精神狀況都不是很
好,一直到早上才敢稍稍補眠一下,當然誰也沒那個心情去
上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