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惡靈畢冊1.1



  六月份是個感傷的月份,也是個重要的轉捩點,對於芬來
說也是……

  高中畢業後,她如願以償考上了南部一所知名大學,本來
跟翔已經約定好了,兩個人要一同展翅高飛的,離開這座噩夢
的牢籠。

  但是她卻在畢業的前一天,接到翔自殺身亡的消息,幾乎
情緒崩潰。

  怎麼會這樣,他們不是已經熬過來了嗎?

  芬有一千一百萬個為什麼想問胤翔,但是來到他的靈堂前
,望著他那帶著靦腆微笑的遺照,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冰冷
的屍體與遺照不會給她答案……

  問這些已經毫無意義!

  她認為這個世界上,最了解翔的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不斷聽見那些前來哀悼的同學,口口聲聲說著他們是翔的好
同學、好朋友,對於這件事感到非常遺憾,她就噁心的想吐。

  這些好同學、好朋友們,哪一個沒欺負過他!芬甚至覺得
翔會跳樓自殺,這些戴著虛假面具的傢伙們都該負起責任。

  她悲憤的站在一旁,抹去眼角的淚水,不斷在心裡告訴自
己要堅強,絕對不能在這些人面前示弱。況且在這個靈堂前,
最有資格為翔難過的不是她,而是那個辛苦拉拔他長大,成天
辛苦工作賺錢,維持家裡開銷的母親。

  「阿姨,別難過了!」芬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她無助地抬起頭,用那哭得紅腫的雙眼望著芬,神情淒然的
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芬抱著她痛哭失聲,那種痛說再多話都無法安慰,其實她
也同樣想問為什麼?
  
  翔,為什麼這麼傻,有什麼難題是你必需得用死來解決的
嗎?




  發生翔自殺這件事後,芬的父母成天看她以淚洗面,都希
望她暫時擱下學業,出國散散心。

  但是任憑他們怎麼說,芬就是不願意……因為她有一種感
覺,感覺翔就在她的身邊附近,就算只剩自己一個人,她也要
連翔的份一起活下去。

  他們說好的!

  外表看似堅強的芬,其實心底仍不願面對這個事實。

  每每走過翔的家門口,看見那扇熟得不能再熟的鐵門,她
總是連按下門鈴的勇氣都沒有,即便她有多麼想知道失去翔的
阿姨過得怎麼樣?

  那本與翔的交換日記,琪芬也一直擺在抽屜裡,不敢翻開
來看,或許給她四年的時間,讓她醞釀出足以面對這件事的勇
氣,她才能坦然地面對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不過,那不是現在,就讓她逃避四年吧!

  要去學校報到的那一天,芬手裡拽著母親求來的護身符,
耳邊聽著他們的叮嚀,但心裡想的卻仍舊是翔。

  「芬,媽媽說的話妳有沒有聽啊?」凌母看著女兒失神的
模樣,擔憂地望了丈夫一眼。

  果然還是在想他!

  「咳咳……芬,聽見妳媽說的話沒?」

  「聽見了!」她若有似無地點了點頭。




  上了大學後,芬偷偷地剪掉了為翔而留的長髮,似乎下定
決心,想要藉此象徵揮別過去。不過在離開髮廊前,她還是彎
下腰,撿起一小撮頭髮……

  「就當作是紀念吧,反正我再也不會再留了!」她將那撮
長髮綁成一束,收在宿舍抽屜裡頭。

  芬所考上的這所大學,是出了名的陽盛陰衰,男女比例懸
殊,因此班上每個女孩在男生眼裡都像寶一樣,當然某些被列
為龍族獸類的『正(體積成正方形)妹』除外。

  長相清麗,身材又高挑勻稱的芬,天生就有一種不凡的氣
質,再加上是頂著文組第一名的身分進入學校,自然而然成為
學校裡男學生們的囑目焦點,很快她就名列全校校花名人榜之
內。

  對男生她總是表現的冷淡,甚至是疏遠,久而久之『冰山
美人』這個綽號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凌琪芬同學,有群蜜蜂又想來偷採花了,能不能借用一
下妳的冰山的功力,凍一凍他們?」

  芬淡然一笑,調侃她的是同學兼室友的小恩,她是班上聯
誼的公關,個性分外的活潑,但是待人很真誠。

  「我怕凍死他們。」芬微笑地繼續啃著手中的書,此時門
外那群男生開始起鬨。

  最後,一名無辜的男同學被推了出來,難為情的走到芬的
面前,羞紅著臉邀請道:「我們班說想跟妳們班聯誼……」

  她抬頭了瞅望著他,微笑地伸手指了指小恩,「你找錯人
了,她才是我們的公關。」

  「喔……」他靦腆的撓著頭。

  「哈哈哈,吃鱉了吧!」門外傳來哄然大笑。




  下課鐘響,芬收拾著桌上的文具與教課書,而小恩已經早
就在一旁等她,雀躍不已的抓著她的手臂,「妳知道嗎,剛剛
那個男生,就是機械系的榜首,戚淵。」

  「喔,那又如何?」她反應超級冷淡。

  「喂喂,什麼叫那又如何……」小恩雙手緊握在胸前,整
個人飄飄然的說著:「他可是很多人的白馬王子耶。」

  「是妳的才對吧!」芬揶揄地說。

  「亂講,我已經被某知名富商包養了。」小恩風情萬種地
撥著頭髮,嘆氣道:「唉,我的死會,簡直是天下男人的損失
。」

  「是是是,我的大美人,我該回宿舍了!」她斜揹起包包
,逕自走往門口。

  她慫恿著道:「芬,妳這次就去了啦,難得有這麼好的對
象,聽說戚淵也是第一次聯誼。」

  「我考慮。」她要走出門口前,丟下這三個字。

  「喔。」小恩與芬住了快半個學期,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是
她的緩兵之計呢!

  芬的大學生活過得很愜意,除了偶爾想起翔會讓她變得有
點憂鬱外,這一切與高中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相比,簡直如同
置身於天堂。

  空閒之餘,她除了跟同學一樣趕趕報告外,還很喜歡寫寫
文章,就跟以前一樣。只不過以前是寫在日記本上,現在卻是
將一些心情隨筆,紀錄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很少人知道她有這麼個地方,就連同寢的小恩也不知道,
頂多是一些迷路闖進來的人,偶爾留個言外,壓根沒什麼人氣
,但是她並不在意,反正本來就不是要用來搞噱頭、衝人氣的


  但就在機械系派人來談聯誼的當晚,芬發現竟然有人在她
那篇名為『回憶不見得很美』的文章下,用著很詭異的字眼,
回著莫名奇妙的文……

  game start,妳猜猜妳是第幾個?

  「遊戲開始?什麼遊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