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補文 第一集完)


  白虎生翼,又喚雲生獸,風雲雙翅一振,終有雲霧傍身,風雨
相隨。

  雲生神獸其實就是變異白虎,維護血統純正是希望能夠在後代
子孫當中,一直不斷有雲生獸出現。但是上萬年的時間過去,白虎
皇族也在妖界開枝散葉了數百代,卻再也沒出現過雲生獸。

  誰知道白琮垣這個混有水妖血統的白虎帝,結合人類女子所生
下來的孩子,竟然在化形成功進化成雲生神獸。本來就算敬軒身分
被承認,他也無法獲得國內大臣的支持成為儲君。

  但如果他是現世唯一一隻雲生神獸,那當然就不同了!

  現在就連要帶他回現世,都會遭到無數大臣的阻礙。

  新任的左相、右相彼此依舊是死對頭,但是他們對於這件事情
,倒是砲口一致對外,爭相猛烈的與夜露玩起言語的攻防戰,左一
句『太妃娘娘』,右一句『先皇』,完全沒看見她額頭上青筋在抽
動。

  「姨婆……好像氣到快中風了!」敬軒看著微露尖牙,表情糾
結的夜露,掩嘴對著身旁的夏尹泉說。

  「…噓,會被聽見!」夏尹泉趕緊捂住他的嘴,無奈對於『姨
婆』這類稱謂名詞,她的耳朵靈的如同雷達。

  「敬軒……」她握緊了鐵拳,眼神凶狠地撇了過來。「你說什
麼?」

  「呃…大姐姐叫我?」敬軒眨著無辜的大眼,「我剛剛什麼都
沒說啊!」

  白琮垣拍了下大腿,暗自叫道:「這招高啊!」他實在太佩服
這個寶貝兒子了!

  然而這樣爭論下去,其實是毫無意義的,最後又回歸到『強者
為王』這四個字上頭,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

  想當然,誰敢跟頂頂大名的夜露對轟一拳?

  如果當初她沒有離開青丘之國,或許妖界現在的『一帝一后,
三王五妃(註)』順序將會大洗牌。

  她若是執意讓敬軒在人間界長大,其實沒人能阻止的了她,但
是斷了人家好不容易拾來的父子之情,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夏尹泉
提議讓年紀還小的敬軒先學好人類知識,一方面也能顧及到林春芝
的感受。而寒暑兩個假期則是讓他回到雲生國,學習妖界的知識。

  「這樣好不好?」他問。

  「大人,人類要進入妖界,好像沒有您想像這麼簡單唷!」一
名大臣自以為抓到語病,沒想到卻得到他驚人的回應。

  「不會啊,我這個月就來兩次了!」他說十分很輕鬆,一副像
是走自己家的庭院一樣,「不信你可以問琮垣!」

  琮垣!眾臣們倒抽一口氣,直呼帝君名諱,論罪可是要殺頭的
。但是若以夏尹泉的身分,當真要喚白琮垣『陛下』,讓有心人知
道,那可是會出事的,所以這個尷尬的問題,沒人敢大剌剌提出來


  畢竟若真是要論身分,引渡者與這個世界中各界的掌管者地位
等同。

  「此話不假,甚至連我都很疑惑,這簡直是……」白琮垣話說
到一半,立刻被夜露打斷,她丟了眼色過去,要他住嘴。

  「反正我會負責送敬軒回來,我夜露說過的話需要質疑嗎?」
她冷冷的掃視過眾人,沒人敢多說半句。

  「很好,那就這麼決定了!」




  這次為了保密夏尹泉宛如『任意門』般好用的神奇異能,夜露
決定走穿越通道回去。她燃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上疏,知會妖帝
要他下令守衛放行,三人便搭上黃金骷髏馬車,離開雲生國。

  然而他們卻沒有去最近的穿越通道,反而繞道走了一趟青鳥森
海,馬車在森海入口停了下來。

  「停下來幹麻?」夏尹泉在她下車前好奇的問,只見她扭了扭
手腕,說是要去『問候』一下青鳥森海的掌管者。

  「羽皇那鳥人成天就知道妄想別人家的珍稀樹種,雲生國那棵
戮天靈木整個妖界就剩一棵,絕版貨一定會被他給盯上的。」她將
腿抬上馬車上,一邊拉筋,一邊道:「我去找他聊聊天’談談心,
馬上就回來,你們不用擔心。」

  夏尹泉與敬軒相覷了一秒,異口同聲道:「我們一點都不擔心
。」

  看她那副活動筋骨的模樣,根本就不是要去跟人家聊天談心的
,怎麼看都比較像是要去幹架的。

  依他們看來,該擔心的是羽皇才對!

  據說,這次『聊天談心』之後,足足有半年的時間沒見到羽皇
在大型場合公開露過面,雲生國與青鳥森海日益緊張的邊境問題,
也莫名其妙的獲得解決。




  三個人順利穿越通道回到家中,夏尹泉重新恢復一家之主的身
分,並且宣布他打算將房屋好好整理一番,下個月準備開民宿。

  眾人很有自知之明的派出龍筠蘭,她提出大家的質疑。

  「大人,誰敢住進來?」她擺了擺蛇尾巴,精緻的臉蛋卻故意
吐出鮮紅的蛇信,「這裡恐怕只有你一個是人類吧!」

  「這種事實不用你們來提醒我。」夏尹泉無奈地掩面道。在這
樣下去,他都要變成妖怪了!

  就是因為家裡一堆妖怪,所以夏尹泉乾脆取名『妖怪旅店』,
而且主打就是各式各類的妖魔鬼怪,網站才一架設好,立刻有人打
電話來訂房。

  「喂~妖怪旅店你好,嗯~我是美艷的山鬼小姐──艾琦,噢
~請問你要什麼服務嗎?嗯哼~你怎麼不說話呢?」艾琦溫柔軟語
的『嗯哼』的老半天,才發現電話線被夏尹泉給拔了。

  他氣呼呼的罵道:「妳是鼻塞還是喉嚨不舒服啊,接個電話有
需要『嗯哼』個不停嗎?誰教妳的?」

  艾琦靠了過去,輕聲道:「大人,是太妃娘娘……」

  突然大門碰的一聲被撞開,夜露直嚷著:「誰剛剛該死的叫了
,是誰……」

  艾琦瞬間已經躲到櫃檯底下,頭頂著電話簿皮皮挫的道:「大
人救我,怎麼辦啊,我一定會像金烏一樣,全身毛都被拔光光!」

  「艾琦,我知道一定是妳……」

  「來不及了!」夏尹泉在胸口畫了個十字,「請節哀,她好像
發現妳了!」

  「哇啊……」艾琦哭了出來。


                        第一集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loleas
  • 笑翻了,
    不過奇怪怎麼忽然冒出了羽皇? 前面有參照的地方嗎?

    原來敬軒是雲生獸唷,真是太可愛了XD
    我要綁回家養啦(打滾)
    好看,海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