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完)


  玉述殿是白虎一族祭祀祖靈的重地,全殿圍著一棵稀有的戮天
靈木,殿頂中空,有結界守護。

  戮天靈木高雖然只有百來公分,但是粗壯的樹枝錯結、平整地
向外延生成龐大的樹冠叢,由上往下一看,宛如一個綠色平台。

  夜露揍暈最後一個門口守衛後,完全不管身後的白琮垣如何叫
喊,嬌喝一聲,「上祭台!」,便一手抱著敬軒,拉起夏尹泉的手
,凌空躍上戮天靈木的樹冠祭台。

  白琮垣也跟著躍身翻了上去,情真意切的說:「姨母,那是朕
的孩子,朕不能讓他冒險!」

  夜露將敬軒交給了夏尹泉,傲然的睥睨著他,反問道:「如果
不冒險,難道要眼睜睜看他精血枯竭而亡?」

  夏尹泉露出嫌惡的表情,接著道:「拋妻棄子的渾蛋,還有臉
敢說敬軒是你的孩子?」

  「不、不……」白琮垣急忙揮手解釋道:「朕從來都沒有忘記
過悠,而且朕根本不知道我們之間還有個孩子……」

  說到後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大哭起來,弄得夏尹泉尷
尬的上前道歉,還反過來安慰他。

  「喂,事情過了就算了,男子漢哭什麼,趕緊想辦法彌補與解
決才是,當務之急不是應該要先救這個孩子?」

  「對,你說的很對,可是朕能先抱抱他嗎?」他黯然地望向夜
露,一副可憐兮兮的等著她的答覆。

  「這個……」夏尹泉猶豫了一會,偷偷瞄了她一眼,揚聲道:
「夜露,妳不覺得他很可憐嗎?」

  「不覺得。」她瞠著一雙美眸瞪了回去。

  哪有人這麼真是鐵石心腸的啊,這是骨肉天性耶!不管夜露怎
麼瞪,他硬是把敬軒送到白琮垣懷中。

  「謝謝,謝謝!」這…這是他的孩子……悠幫他生了一個兒子
!白琮垣懷抱著敬軒,雙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起來,「那悠呢?
朕是說這孩子的母親呢,她在哪?」

  「死了!」她隨口回答,雖然不知道孩子的母親是生是死,但
是估計也是凶多吉少,不然不會只有孩子跟祖母相依為命。

  「怎麼死的?」他激動到淚流滿面。

  嚇死人了,水龍頭沒關緊嗎?夏尹泉在心裡驚異的大呼。

  他還一度懷疑白虎皇族是否都這樣淚腺過度發達?

  哏,身為一個男人竟然敢哭得這麼好看,妖孽!難怪敬軒的媽
媽會被拐著走,還無怨無悔的替他生下孩子。

  夜露瞅著他,冷漠道:「傷心死的、哀怨死的、餓死的、病死
的……你要聽的是哪一種死法?」

  「姨母……」他悶悶地喊了一聲,落寞的低下頭,「朕真的很
抱歉,請您原諒朕。」

  「哼,你跟我道歉有個屁用,我有沒有說過如果沒本事,就別
去招惹他族的女子,難道你跟你母親這個血淋淋的例子,不能讓你
有所警惕嗎?若非憐瑀死前要我保全你,你知道你的下場或許會比
敬軒更悽慘嗎?」

  「朕知道,朕都知道,若不是姨母的幫忙,朕哪有今天?」白
琮垣往她面前一跪,「請姨母救救我跟悠的孩子,這個孩子還這麼
小,肯定熬不過化形的。」從種種的事情聯想起來,他當然知道夜
露要做什麼。

  夜露扭頭一哼,「熬不過?如果沒有一半以上的把握,我會冒
險?當年你是怎麼化形的,你難道忘了嗎?」

  「對啊,用朕的血!」他欣喜若狂的表情維持沒有三秒鐘,立
刻被夜露給潑了桶冷水。

  她只是冷冷地問了一句,「你是血統純正的白虎皇族嗎?」

  「……」

  白琮垣無語以對,因為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凡是知道這個秘
密的人,已經全被滅了口,否則他根本沒有機會坐上雲生國的皇位


  血統純不純正對白虎皇族而言,比賢能與德行重要太多了!

  「什麼意思?」夏尹泉不解的問。

  「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夜露邊說邊抓起他的手,伸手
現出鋒利到宛如尖刃的爪子,輕輕地在他指尖上一碰,圓潤的血珠
滲了出來。

  「喂,妳幹麻啊?」雖然不會痛,但是夏尹泉還是有點不自在
的想把手給抽回來。

  夜露兇巴巴地命令道:「又不是要你的命,放輕鬆點!」語落
,她沾起血珠憑空一彈,掛置在殿牆上的一盞晶燈,燃起了熾白的
熊熊妖火。

  「怎麼可能!」白琮垣一臉錯愕,瞠目結舌道:「人類的血是
不可能引燃虎芯,難道你是白虎皇族?」

  「啊?」夏尹泉撓了撓頭,「我不是啊!」

  「不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眼睛一亮,「你是……」

  「…噓!」夜露食指靠在唇上,阻止道:「這是個不能說的秘
密,我還想順順利利帶他回家。」

  「是的,姨母。」白淙垣看著夏尹泉的表情,變得十分的複雜


  夏尹泉渾身不舒服的抗議,「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對著我舔舌
頭啊,噁心死了!」

  他乾笑了兩聲,嚥了口口水,尷尬道:「抱歉,因為大人的血
肉實在太有魅力了……」

  夏尹泉嚇了一大跳,這傢伙連『大人』的稱謂都出來了!




  夜露以夏尹泉的血珠引燃化形儀式中關鍵的八盞祖靈燈,每一
盞燃起的妖火,顏色都不相同,但妖火卻出乎意料的旺盛壯大。

  焰心無風顫動,現出八隻背上長著巨翅的白虎虛影,緩緩朝著
祭台中心的夏尹泉恭敬地俯首行禮,然後繞著祭台四周疾速地奔馳
,瞬間形成白色的風牆。

  戮天靈木開始大量釋放出柔和的靈氣粒子,青色的靈氣粒子緩
緩飄揚,在半空之中藉由八隻白虎祖靈將之轉換為風屬靈氣,然後
灑落在祭台中。

  對夏尹泉來說,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仰著臉緩緩地閉上
眼睛,落下的靈雨滲入他的四肢百穴中,像是一顆顆發著微光的真
珠,溶化在他的身體裡。

  當他悠悠地醒來,驚覺自己很沒有形象的在祭台上睡成大字型
,口水還流了滿臉。

  「啊……」夏尹泉驚慌地抹了抹臉上的口水,「人咧?」他左
顧右盼,發現夜露與白琮垣都不在場,就連懷中的敬軒都憑空消失
了!

  「天啊,我到底睡了多久啊?」他突然臉色刷白的哇哇大叫,
「儀式該不會失敗了吧?」所以他被夜露放鴿子了吧?他怎麼會再
這麼重要的時刻睡著咧……

  就在他懊惱,從玉述殿奔進來一群嘻鬧的小白虎,其中一頭背
上長著一對很可愛的翅膀,牠振著翅,一躍飛上樹冠祭台,從幾根
竄出的枝芽上,咬下一顆珠紅色的果子,走到他身邊瞅著他瞧。

  他伸出手來,「要給我的?」

  牠點點頭,虎口一開,朱果掉進夏尹泉的手中,才一靠近鼻子
,一陣暗香飄散,他往自己衣服上擦了擦,張口一咬,酸酸甜甜的
津液入喉,沒三兩下就吃光光了!牠在夏尹泉身邊蹭了蹭的撒嬌,
碰的一聲變成了一個小孩的模樣。

  定睛一看,不是敬軒是誰?

  「大哥哥睡好久了,害我不能回家找阿罵!」他穿著滾著金邊
的刺繡絲綢,頭上還帶著一頂小紫金冠,跟他一起進來的那幾隻小
白老虎,也紛紛化回人形,看起來都是十二、三歲的孩子,紛紛低
下頭行禮。

  「參見大人。」

  他捏了捏敬軒粉嫩嫩的臉頰,「小鬼,怪我喔?」
  
  敬軒咯咯笑著,總算顯露出這個年紀該有的童真笑容。

  夏尹泉望著祭台下,那幾個望著戮天果口水流滿地的小孩,微
笑地招了招手,要他們上去吃果子。

  「我們不能上祭台,那裡只有您跟太子殿下能隨意上去,連皇
上都不敢。」

  「不能啊……那我摘給你們。」他擷了好些個成熟的朱果,不
斷往下丟,「接著,接著……」

  「大哥哥……」敬軒臉色有點慌張的拉了拉他的褲子。

  夏尹泉摘到渾然忘我,「乖,別吵,大哥哥覺得這個水果挺好
吃的,我們也帶一些回去。」突然發現他驚慌的神情,他好奇的問
:「你是看到鬼了喔?」

  一回頭,他看到比鬼更可怕的夜露。

  她寒著臉的咬牙道:「你知道戮天靈木已經兩千多年沒結過果
了嗎?」

  「呃,妳又沒說,我怎麼會知道?」他話一說完,已經被九條
狐尾給打飛了出去。

  「啊……」夏尹泉發出令人膽顫的悽慘哀嚎。

  夜露轉過頭來,對著幾個孩子們嫣然一笑,「沒關係,反正摘
都摘了,你們可以吃些,但是別吃多喔,會鬧肚子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暴力太妃娘娘嗎?真的是太可怕了!大伙紛紛
在心裡想著,趕緊發著顫抖的嗓音,低下頭回謝道:「謝謝太妃娘
娘。」

  「別說……」敬軒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夜露秀眉一豎,握緊拳頭,咬牙切齒,「我不是說過別叫我太
妃娘娘的嗎?」

  「哇……」他們嘴裡嚼著戮天果,卻大哭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bc79827982
  • 「暴力太妃!真的取得很好!!!」哈哈哈~真是取得太好了!跟吃灑尿牛丸的心情,實在是太像了!這是哪來的阿! 金星?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木星?冥王星?哈哈哈!哎呀…差一點就摔下椅子了…真是好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