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9)


  夏尹泉三人所乘坐的黃金骷髏馬車御風疾行,奔馳在狂風谷之
上直奔雲生國。然而馬車一入國境,竟立刻在空中被一群雄糾糾的
邊境駐防將守給攔了下來。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虎之國度──雲生國,立刻下車接受盤
檢。」為首的虎將神氣的拉開穿雲弓,瞄準車內,喊道:「還不快
下車?」

  車內揚起夜露輕蔑的譏諷,「難道雲生國已經改朝,怎麼你們
連『黃金骷髏馬車』是皇室御駕都不知道?」

  眾人仔細一看,還真的是白虎皇族專用的黃金骷髏馬車。

  她隨即發怒的厲喝了一聲,「還不給我滾,我夜露要進雲生國
,還需要盤查?」  

  「夜露?」呃……不是吧,難道是那個太妃娘娘!為首的虎將
吞了吞口水,結著巴恭敬道:「難…道是太太太…妃娘娘您回來了
?」

  「太什麼妃,下次誰再提到這個莫名其妙的頭銜,一定把他給
滅了。對了,我有事立刻要見琮垣,你們通報下去,誰再敢攔我,
殺無赦!」夜露撂下狠話後,所有邊境將領瞬間撤出一條路。

  所有駐防兵將紛紛低下頭恭送,望著黃金骷髏馬車像枝離弦的
箭矢般破風駛去。為首虎將頓時鬆了口氣,趕緊將這個消息快馬加
鞭的傳出去,尤其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避免誤會造成無謂的傷亡


  「順便提醒,娘娘說她不喜歡人家叫她太妃娘娘!」他吩咐道


  「將軍,來不及了,叱風令已經傳出去了,依照黃金骷髏馬車
的速度,他們應該已經要抵達國都了。」

  他微微一顫,「完了……」



  「太妃娘娘……」、「太妃娘娘……」、「太妃娘娘……」、
「太妃娘娘……」、「太妃娘娘……」、「太妃娘娘……」

  「啊啊……」夜露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黃金骷髏馬車駛到哪,沿路『太妃娘娘』就喊個沒完,她已經
氣到一肚子火,一入皇城更是誇張,誰見了她都知道是太妃娘娘了
,夏尹泉不得不說雲生國的情報網,傳遞的非常迅速,但是準確度
就有待提升。

  「太妃娘娘……哎唷……」

  碰的一聲,一擊倒地,夜露寒著臉一拳撂倒一個,領著抱著敬
軒的夏尹泉,直闖白琮垣的寢宮,宛如一輛暴力收割機,所到之處
哀鴻遍野。

  「妳能不能用柔性勸說啊,他們會叫妳太妃娘娘也是一種敬意
吧?」夏尹泉掩著面的說,偶爾還跟倒在地上,哀嚎的比較悽慘的
幾個虎衛不住的道歉。

  「那種東西在妖界是行不通的,什麼太妃啊?我什麼時候嫁給
那個爛貨了!簡直是辱我名聲,我一定要撕了那個造謠之人的嘴…
…」夜露一對柳眉倒豎,雙手緊握著拳頭暴吼。

  還好,他爺爺死得早,而且屍骨燒成了灰,不然他真的很懷疑
,夜露會去鞭屍。

  「乖乖,別氣了,別氣了!」他好聲好氣的安慰。

  「白琮垣,你給我死出來……」她怒極一拳擊在皇宮的堅固圍
牆上,當場倒了一大片,震天饗的怒吼,還真的把白虎帝給叫了出
來,只見他帝冠歪斜,皇袍也來不及穿,鞋子來拎在手上,便從天
而降。

  「姨母,高抬貴手啊!」白琮垣滑稽的將鞋子給套上,慌張地
亂揮著手阻止夜露,否則再讓她這麼下去,不用等到外敵來攻城,
皇城就已經先被拆光光了!

  「太爛了,連一拳都擋不住,你們是準備要亡國了是嘛?」她
質問。

  拜託,那些個虎衛那有能耐接您老一拳啊!但是身為一國之君
的他,哪敢將這話大剌剌的說出口,只是無奈的頹下雙肩,「姨母
您教訓的是。」

  夜露冷凜的望著他,「哼,口是心非,這難道是男人一貫的技
倆嗎?」這一句話立刻引發兩個男人的不滿。

  「喂,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姨母此言差矣!」

  兩人互視了一會,白琮垣想了起來,驚喜的叫道:「是你……


  「hi……」夏尹泉本來打招呼,但是一想起敬軒,心裡燃起一
股莫名火,「你這個負心漢!」

  「朕?」他有些難堪的指著自己,畢竟四周還有一大群虎衛。

  「阿不然是我嗎?」夏尹泉有些細聲的哀怨道,「呿,老子整
個還沒開封咧!」

  「姨母,這也許其中有什麼誤會,但是這裡實在不方便談話,
能否移駕寢宮。

  她目光撇向敬軒,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夜露睜著美麗的眸子,直接了當的說,「不用談了,我這次回
國的目的就是玉述殿,讓我進殿舉行化形儀式。」話語雖然強硬,
但白淙垣卻看得出她眼底映著幽幽的請求。

  姨母變了,她從來沒求過人的!「為什麼?可以給朕一個理由
嗎?」

  「太好笑了!」夏尹泉氣勢凜然的站了出來,「你是最沒資格
聽理由的人,還敢要理由?」

  「大膽。」白琮垣蹙起了好看的劍眉一喝,周圍站起的虎衛立
刻逼了上來,將寒光鑠鑠的刀子架在夏尹泉的脖子上。

  「殺啊,剛好證明『虎毒不食子』是句屁話!」

  「你想知道啊……」她咯咯笑著,然後一拳揮在白琮垣的右臉
頰上,將他揍飛了出去,「就憑我的拳頭!」

  「陛下……」右相剛好接住暈頭轉向的白琮垣,指著夜露大罵
道:「就算您是太妃娘娘,也不能不尊重有皇命在身陛下。」

  夜露過去一腳踹翻右相,「白虎一族不革新就算了,還養了你
們一票迂腐的老賊。」她仰天一笑,「白琮垣啊,我真的對你好失
望。」

  群臣不知死活的圍上來,喧囂地怒罵著,夏尹泉無法繼續悶不
坑聲,任由他們不斷用言語侮辱她。

  「你們有迫害妄想症嗎,我們家夜露幹麻覬覦你們的國土啊,
如果她要,憑她的實力足以一拳轟爆你這群雜碎,還需要跟你們囉
囉唆唆的嗎?但是她打殺了誰,你們說啊?」

  「姨母……」  

  「不要叫我……」她杏眼圓睜地掃視眾人,殺氣騰騰的冷笑,
「誰再阻擋我的去路,殺!」她放出九尾之相,顯露出超級大妖魔
的氣勢,所有人噤聲不語。

  夜露漠然地走過白琮垣的身旁,夏尹泉抱著敬軒緊跟在身後。

  望著她的背影,白琮垣有些茫然的大喊:「姨母,妳真的不要
我了嗎?」

  「是你違背跟我之間的誓言,你跟你父親通通都一樣,都是沒
有擔當的男人。」她轉過身來,接過夏尹泉懷中的敬軒,「所以你
不配擁有這麼乖巧懂事的孩子。」

  「等等,姨母,您說那是朕的孩子?!」他不敢置信。

  夜露轉過頭去,愴然道:「不,他不是。」

  「姨母……」白琮垣正欲推開右相,無奈左相也纏了上來,兩
人一左一右的架住他。

  「大膽,你們敢挾持朕,還不放手?」他十分震怒的甩開兩人
的糾纏,蹦蹦兩聲,雙雙屈膝跪俯在地,紛紛喊著:「陛下,請維
護皇室血統純正。」

  「朕還沒治你們欺君之罪,你們倒惡人先告狀起來,沒關係,
反正天牢很空,你們平常就長喊累,不如先進去渡個假好了!」他
冷笑的下令,「將封淮安、萬復昌兩人押入天牢。」

  「是。」

  「陛下,我對您是忠心不二的,我的心意,日月可表啊……」

  「陛下,冤枉啊,我是為了維護皇室尊嚴才會這麼做的……」

  兩人雙膝癱軟,被眾多虎衛給架了下去,守舊派少了這兩支主
心骨,誰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只能任憑白琮垣去追夜露。

  藉著這件事,白琮垣終於實質掌握了雲生國的主導權,大家都
知道左右相霸凌少年白虎帝,進而掌控國家主權的時代已經過去,
接下來是他發展的舞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bc79827982
  • 『這篇寫的真有趣,白虎變小貓。
    』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