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8)


  沒有人知道門外到底是哪裡?

  直到夜露出現,大家才知道這原來是一扇通往妖界『狂風谷』
的門,雖然夏尹泉不像上次一樣,直接將門大剌剌地開在虎皇殿上
,但是對這樣的結果,她已經很滿意了!

  雲從龍,風從虎。

  狂風谷正是白虎皇族用來教導族人御風之術的訓練場,緊鄰在
雲生國東北方,再往北上就是羽皇的管轄──青鳥森海,非羽族者
一入林海,必遭群鳥攻擊。

  臨行前,夜露拎著不斷掙扎的夏尹泉,懷抱著不斷喃喃呻吟,
眉宇痛苦地糾結在一塊的敬軒,她囑咐道:「小啾,敬軒的奶奶雖
然已經讓我以毒攻毒用邪麒麟的肉,暫時壓下屍性,但是這種事是
說不準的,所以一定要看緊她。她的每一餐食物都必須要有肉類,
但是一定要煮到熟透,否則一沾血腥,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如果
她問起,妳大可直接了當的說,如果她有任何的反抗,直接燒了她
!」

  「嗯,我知道了!」小啾點了點頭,有些擔憂地看著她,「聽
說狂風谷有很多強大的異獸,一路當心了,我在家等你們回來。」

  「有異獸?!」夏尹泉大叫。

  非常迷戀外星怪獸系列電影的青鰲,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該
不會有庫斯拉吧?」牠魚鰭托著下巴,望著夏尹泉露出羨慕的表情


  「妳看,青鰲很想去,妳就帶牠去啊,幹麻要拖我下水?」他
又扭又叫的臭臉道。

  「因為他不會開『門』!」語落,他就被夜露給扔進門裡。

  夏尹泉跌坐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她將門給關上,卻無力掙扎
,只有能「啊啊啊啊……」發出不甘心的怒吼,他忿忿地瞪著夜露
,巴不得上去揍她兩拳。可惜他不打女人,更何況她還是致命美少
女,所以到底是誰打誰,還是個未知數?

  夜露解下頭上的一段髮結,朝空中一拋,見風便化成一輛黃金
骷髏馬車,她把懷中的敬軒抱上車,回過頭眼神微微往上瞄了一下
,命令道:「上車。」

  「不要。」夏尹泉像個耍賴的小孩撇過頭去。

  「真的不要?」她指了指他的上方,循著手指的方向往上一抬
,一大沱腥臭的透明黏液迎面襲來,當場變成一隻落湯雞,重點是
一張有著上下各三排尖銳利齒的血盆大口,已經往下咬去……

  他錯愕地看著牠鮮紅的口腔內壁,腦海中閃過自己在半個月後
,從肛門被拉出來後,變成一堆大便的景象。

  「救命啊……」

  的一聲,垂涎夏尹泉的怪獸,被夜露一拳擊飛,狠狠地撞凹
岩石山壁整隻黏在頭,滿嘴冒出白沫,不知道是死是活。

  「呃……」雖然譴責暴力,但是他真的不得不說,此刻施展致
命鐵拳的夜露,真的是極致暴力美學的典範。

  真的是很耀眼啊!

  「再不上車我要丟下你囉!」她也不管夏尹泉的表情,翩然地
走進棚內,輕輕地揉揉敬軒的胸口,低著頭像是在哄他似的,表現
出截然不同的溫柔。

  狂風谷內四處都是驟起的颶風,呼嘯聲大道他聽不見夜露在跟
敬軒說什麼,但是一進到棚子裡,他才知道夜露在唱童謠,字句很
簡單,就像是母親的呢喃。


  青色的月亮啊,青色的風,
  彎彎的湖啊,彎彎的松,

  夢那頭,寶寶你看見什麼?
  是否有那光輝燦燦的夢?

  聽呀,我的孩兒,閉著眼聽風引你入夢,
  夢那頭有著溫柔的歌。

  聽那歌呀,聽那歌。

  那是亙古的祝福,願你有父親的威武。
  不只是亙古的祝福,還有我衷心的呵護。

  聽呀,我的孩兒,閉著眼聽風引你入夢。

  青色的月亮啊,青色的風,
  彎彎的湖啊,彎彎的松。

  夢那頭,寶寶你看見什麼?
  是否有那光輝燦燦的夢?


  她的聲調是這麼樣的輕柔纖細,每一字都搭載在優美的音符上
,乘著風飄送到遠方。

  「媽媽……」敬軒喃喃的呻吟,小小的手緊緊抓住夜露的衣袖


  「乖,很快就不痛了!」她拍了拍敬軒的手。




---------------------------------------------------------

  
備註:虎童謠是由寫『悠遊行』的gloleas大的創作,詞曲都是她
   寫的唷,而且還有錄下來,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連結下面
   的網址^^

   http://gloleas.pixnet.net/blog/post/277615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loleas
  • 哇~ 夜露唱歌了!

    海茶大加油~ 文要寫肝也要顧XD (好像沒資格說)
  • abc79827982
  • 對!肝要顧!雲從龍,風從虎;這二句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