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6)


  「阿罵,來……」敬軒拉開袖子,露出白皙幼嫩的手臂,「我
知道妳很餓,從醒過來之後,妳就再也沒吃過東西了!」聽見他的
這番話,林春芝哭斷了腸。

  不行了,她克制不了自己的飢渴!林春芝幾乎可以聽見敬軒頸
動脈,充滿活力的脈動聲,這是多麼芳香甜美的氣味啊……

  「不……」她一把推開敬軒,表情猙獰地往自己右上臂一咬,
傷口立刻流出暗紅色的腥血。

  「阿罵……」敬軒跌坐在地上,心急地想要上前查看她傷勢,
卻被夏尹泉給拉住。

  「別過去,危險!」他看著林春芝捲屈著瘦小的身軀,這麼痛
苦的忍耐,盈在眼眶的淚潰堤而下。

  「不要,我要阿罵,她流血了,你放開我……」敬軒張口就往
夏尹泉的手上咬去。

  「啊……夜露!」夏尹泉慘叫一聲的求救,手卻仍舊牢牢抓住
敬軒不敢放。萬一林春芝屍性大發,這孩子一靠過去,肯定下一秒
就被吸乾了,到時這個可憐的老婦,就得背負上『嗜孫』的罪,永
遠都沒機會走向正道。

  啪的一聲,一塊巴掌大的鮮紅肉塊,落在林春芝面前,激起地
上不小的微塵。她抬起頭,眼神有點迷惘地看著夜露。

  「這是邪麒麟的血肉,食之能夠暫時壓制屍性,但是只有半年
的時間,若是屆時沒有找到修練屍解仙所需要的『鬱屍花』,時間
一到妳就會化為一灘血水魂飛魄散……」夜露蹲了下來,抹去林春
芝臉上的淚珠,用著充滿妖異迷惑的口吻,輕聲地靠在她耳邊,「
妳是選擇現在死,還是半年後死?」

  林春芝二話不說,伸手抓起地上的肉塊,大口大口的撕咬著,
模樣好不嚇人,每嚥下一口邪麒麟的肉,她的喉嚨就像是吞下了火
炭似的不斷被燒灼著,但卻像著魔般的無法停歇,她慘嚎地吃下所
有的邪麒麟的血肉,瘋狂地舔噬著手上的肉沫。最後她聲嘶力竭地
昏倒在地上,叫啞了的喉嚨,再也吐不出任何哀嚎。

  看著奶奶如此悽慘的樣子,敬軒情緒激動到昏過去,臉上斑紋
通通浮現了出來,嚇了夏尹泉好一大跳。

  「敬軒……」被咬得左手鮮血淋漓的他,焦急的拍了拍敬軒的
臉,可是他不但沒有任何反應,一探鼻息簡直嚇傻了,「夜露,敬
軒他……沒呼吸了!」

  嗖的一聲,夜露已經來到他們面前,用指腹輕輕地撥開敬軒的
眼皮,映入眼簾的是呈現貓科動物特有的金黃色倒豎瞳孔。

  糟了,這孩子怎麼會挑在這個節骨眼提早化形!她心裡暗叫一
聲。

  「小的岌岌可危,老的生死未卜,現在該怎麼辦?」夏尹泉不
知如何是好的問。

  「回家再說。」

  夜露一把將林春芝像拎皮包一樣輕鬆地夾在左手邊,右手將夏
尹泉摟在懷中,嘴裡才剛剛說:『抓緊了!』,下一秒他們已經騰
雲駕霧地飛梭在雲層間。

  「啊啊啊……」夏尹泉一陣驚慌地大叫,驚嚇道:「我終於了
解妳為什麼要我叫計程車了,太可怕了啦!」他緊抓著敬軒,深怕
一個亂流過來,兩人就被颳了下去。




  一回到家中,夜露輕嘯一聲,所有成員全部到齊,夏尹泉哀怨
地看著她,啾著一張嘴嘟嚷著,「什麼嘛,平常我叫他們幫我拿個
東西,都叫不動,妳不過輕呼一聲,大家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飛
奔過來,真的是太超過了!」

  小啾飛到他的肩上,啾啾地啼了兩聲,問道:「怎麼會受傷咧
?」

  「還不這小鬼咬的!」他晃了下抱在懷中的敬軒。

  「這傷口要趕緊處理耶!」小啾轉頭看了艾琦一眼,她趕緊笑
咪咪跑過來,一臉尊敬的對著小啾喚了聲,「二姐,有什麼吩咐?


  「二姐?」夏尹泉嚇了一大跳,這兩個傢伙什麼時候感情這麼
好?

  小啾靠在他耳邊,耳語道:「夜露說如果把這笨山鬼往外推,
她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還是收在身邊的好,別想動歪主意唷!」

  聞言,夏尹泉舉起了雙手,連忙大呼:「大人啊,我哪敢啊!


  「泉的這些血可是珍貴的很,每一滴都令妖精們夢寐以求唷,
別發愣了,再不包紮可要流乾了呢!」小啾催促道。

  艾琦臉紅心跳地絞著手,害羞的低下頭,碰的一聲,一陣白煙
繚繞後,她已經變身成穿著純白護士裝,手裡拿著繃帶與急救箱的
純情小護士。

  「人家要發動『繃帶攻勢』嚕~」她扭捏地靠近。

  「呃……」夏尹泉驚嚇地往旁邊退了一大步,「有必要這樣嗎?
」美人投懷送抱是很好,但是他無福消受啊!

  「討厭,這是人家的專業。」

  「啊?」他轉頭向夜露求救,她望了夏尹泉一眼,點頭道:「
沒錯啊,她是護專畢業的,當然是專業的護士。」

  「真的假的?」艾琦嬌羞地將他懷中的敬軒接過手,小心翼翼
放在沙發上,然後開始打開急救箱,用她迅速地處理起傷口與繃帶
包紮的專業技術,回答夏尹泉的疑惑。

  「都聽著……」夜露一出聲,大家噤聲不語,她把林春芝像破
布娃娃似地丟向老土地,也不管他接不接得住,宣布道:「我將帶
敬軒回妖界雲生國認祖歸宗,我不在的這幾天,家裡就以小啾為主
。」

  眾人接獲女王的命令,紛紛轉頭望向小啾,她飛離夏尹泉的肩
頭,碰的一聲,化作一個容貌不比艾琦遜色的成熟女子。

  青鰲嘴驚異地大叫,「啾大人,您借太陰丹塑形了嗎?」

  她點點頭,開心道:「是啊,太陰丹不虧是神丹,只不過塑形
的時日太短,目前還不太穩定,」

  「小啾,妳……這個樣子好美!」才一稱讚完,他馬上喫牙咧
嘴的抽過手,「啊?妳想扭斷我的手啊!」

  「你都沒說過人家很漂亮……」艾琦沉著臉哀怨道。

  「咦,我沒有嗎?」他看見夜露投射過來的殺人眼光,連忙裝
傻,「呃,如果沒有我的事,我先去補個眠了!」說著,他起身擺
脫艾琦的糾纏,就要快閃去二樓。

  夜露眉頭一皺,嗖的一聲,白茸茸的狐尾赫然出現在夏尹泉面
前。

  「哇啊,補眠也不行啊?」他慘叫了一聲,就被捲到了半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