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4)


  要從人間到達其他界域,只有透過『穿越通道』這個唯一的辦
法。但有一個神人例外,那就是女媧娘娘!

  身為界靈的她,無視這個規則,因為她本身就不受任何規則限
制。

  但是引渡者不同,除非造界成功,擁有了自己的界靈,才能進
化為創世者不受任何規則束縛,否則依舊受限於規則之下。

  夜露實在無法理解,夏尹泉為什麼能以『門』為媒介,開啟通
往其他界域的『界門』?

  雖然只是不明原因的偶發案例,但若是能掌握開啟界門之法,
他將成為可怕的存在。

  能想像兩軍交戰之際,敵人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主帥帳房,一刀
砍掉他的腦袋後,再從容地回到自營中嗎?

  「有這麼厲害喔!」夏尹泉被說的整個人都驕傲了起來。

  「啾啾,泉啊,我想夜露說的是理想的情況下啦,但你若是開
錯門……」小啾可沒他這麼樂觀,但又不想潑他冷水。

  「那會……?」

  夜露露齒一笑,「沒什麼,被亂刀砍死而已!」

  「呃,我想我應該會改掉這個亂開門的習慣……」他倒了杯水
,邊喝邊問著夜露,「妳覺得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先去那孩子的家再說。」

  「嗯,就這麼辦!」他點頭附議。




  隔天一早,夏尹泉親自下廚,幫大家各做了一份法式土司,小
男孩吃得特別開心,直說好好吃喔,吃得滿臉都是煉乳,但是盤子
裡卻留了三四塊。

  夜露好奇地問他:「既然很好吃,為什麼不吃完?」

  「我要留給阿罵吃!」他很開心的說,眾人卻聞之一陣鼻酸。

  就在大家都感動的要死的時候,夜露臉色很難看地站了起來,
命令地說著:「給我吃完,不然我要打屁股!」

  小男孩眼角含淚,倔強的搖搖頭,「不要,這是要給……」話
還沒說完,夜露已經將自己那份完全沒動過的法式土司,推到他的
面前。「這份給阿罵,你的給我吃光!」

  小男孩愣了一愣,綻開笑顏的點點頭,「嗯,謝謝姐姐……」

  「…姐姐!」這個稱呼似乎得改一改,夜露蹲在地上,輕輕地
抹去他眼角的淚水,「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白敬軒。」

  「白色的白?」她問。

  「嗯。」敬軒點點頭,很認真的執行著她的命令。

  不會錯的,這可愛的男孩絕對是白琮垣的兒子,容貌與他小的
時候簡直是一模一樣。這該死傢伙竟然給她玩這種拋妻棄子的負心
漢遊戲,白虎帝好了不起啊?她不露聲色的在心裡痛罵道。

  餐後,在準備送敬軒回家的空檔,夏尹泉終於受不了,找了夜
露問清楚她與白琮垣的關係。

  「我跟琮垣是什麼關係,對你來說很重要嗎?」她雙手攏在胸
前,興趣盎然的反問。

  她竟然這麼親密的叫那個娘娘腔妖精的名字,太不爽了!

  夏尹泉大吼:「有關係,很大的關係!」

  夜露蹙眉一瞪,「最好給我一個你非得知道的理由,不然你就
死定了……」

  「當然有,要不然妳告訴我,誰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一談到
前男友就眉飛色舞、失神落魄的模樣。」他閉著眼睛大聲道出自己
的不滿,原以為接下來應該要挨一頓揍了,沒想到耳邊竟然傳來夜
露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

  夏尹泉詫異地張開眼睛,在那一瞬間,她輕踮起腳尖,若有似
無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他當場像隻煮熟的蝦子,全身皮膚微微泛
紅地僵在那。

  「呃……」他的心跳以爆表的速度在劇烈跳動著。

  夜露笑著否認道:「像白琮垣那小鬼怎麼可能是我的男人,雖
然他全身從頭到尾都被我看光光了,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一
點『性趣』也沒有。」

  把人家全身都看光光了,才沒興趣?

  「琮垣他啊是我一手帶大的,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從小幫他把屎
把尿的小鬼頭?」

  原來如此,夏尹泉一臉的恍然大悟,心頭的結解開了,他整個
人都舒坦了起來,好奇的問:「是什麼原因讓妳當起保母的?」

  夜露白了他一眼,「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出發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