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3)

  
  雖然在夜露的威嚇下,那些慘遭金烏荼毒的妖精們連屁都不敢
放,但是夏尹泉還是很內疚的帶著小啾,一個個上門道歉,然後奉
上他精心配好的藥膏,並且承諾一定會抓出元兇,還他們一個公道


  整個夏家為了抓這個專偷地瓜的小偷,設陷阱的設陷阱,埋伏
的埋伏,無不全員出動,連女王都有輪值到守夜。終於在第十二天
的清晨,在夜露的值夜下逮到了這個『地瓜賊』。

  「是誰偷走了我的愛心地瓜?」金烏接到訊息,急急忙忙的飛
來。

  龍筠蘭蜿蜒著蛇身,人立了起來,大呼道:「終於抓到了,不
然我快累死了!」

  艾琦定睛一瞧,驚叫了一聲:「啊,是個孩子!」

  夏家所有成員全都聚了過來,圍著那個被夜露拎著領子,眼神
驚惶的小男孩。

  這一群非人者聚在一起,簡直宛若百鬼夜行,隨便都能嚇死一
狗票心臟不好的正常人,更何況是個看起來才四、五歲的稚童!

  「嗚……」那小男孩淚眼婆娑,分明感到害怕,卻緊緊抱住懷
中的地瓜,「這是要給阿罵吃的……」

  「都散了吧,你們嚇到他了!」夏尹泉從夜露手中接過孩子,
笑笑地看著他:「弟弟,能告訴哥哥你幾歲嗎?」

  小男孩不安地看著他,緩緩地伸出五根小手指,可是嘴裡卻說
著:「四歲。」

  「真可愛!」夏尹泉抱著小男孩走進房裡,不斷地安撫他的情
緒,接過艾琦扭好的毛巾,溫柔地擦著他沾染著泥巴的稚嫩臉龐,
還搶來青鰲的牛奶糖給他吃。

  「這是惡勢力!」青鰲不滿地嚷著。

  「給我閉嘴,你吃的東西,哪一樣不是用我的錢買的!」




  經過幾天睡眠的不足,其實大家對『地瓜賊』都恨之入骨,金
烏更是嚷著要把這個小偷碎屍萬段。但是誰知道小偷竟然是個四歲
小鬼,再加上『一家之主』是這樣溫柔的對待,誰還敢多說什麼?

  等到小男孩情緒穩定了,夏尹泉才開始套問他的來歷,但是才
問到爸媽時,小男孩就情緒失控的大哭起來,臉上隱約浮現出黑色
斑紋,卻只有夜露發現。

  她皺起了好看的秀眉,這孩子該不會……

  「不哭、不哭……哥哥不問了,不問了!」夏尹泉把他抱入懷
中,輕輕地哄著,憐憫的望著懷中不斷低泣的小男孩,心裡升起莫
名的惆悵。

  直到小男孩完全熟睡,夏尹泉才將他安置在自己的床上,安靜
的退出房門,一直守在門外的小啾飛上他的肩頭。

  「啾,睡了嗎?」

  「嗯。」夏尹泉邊點頭邊打了個哈欠,「這其中一定有隱情。


  「泉~」小啾擔憂地叫了他一聲,「我聞到那個孩子身上有屍
臭味,雖然很淡很淡,但是我聞得出來,恐怕有不好的東西在他身
邊……」

  夏尹泉臉色沉了下來,開口道:「走,找女王商量要怎麼辦!


  「他不是尋常孩子,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是妖界虎之國度
雲生國的白虎皇族與人類混血的後裔。」夜露望著窗外的曙光,彷
彿想起一段往事。

  「夜露,妳是不是搞錯了,白虎皇族是出了名的排外,尤其痛
恨人類,怎麼可能紆尊降貴跟人類生下孩子?」小啾提出疑問。

  「不,白虎皇族裡,有一個異類,他很嚮往人間的生活……」
她喃喃地說著。

  夏尹泉問道:「是誰?」

  「就是他,雲生國六皇子──白琮垣。」夜露翻手變出一只俗
稱妖界照相機的『時影琉璃』,上頭有她與一個俊美男子互相搭肩
,笑得很開心的影像。

  夏尹泉看到時影琉璃上的男子,心裡突然一陣不舒服,一個男
人長的這麼好看幹麻,死妖精!

  但是越看卻越覺得不對勁,他驚呼道:「這個妖精,啊不對,
我是說六皇子,我看過他!」

  「不可能,早在你還沒出生前,他就已經是雲生國的白虎帝了
,你怎麼可能去過妖界?」

  「我去過,應該啦,我也不確定!」夏尹泉把那天晚上,上廁
所卻遇到鬼打牆的怪事,給說了個清清楚楚。

  「為什麼遇到這種事你沒跟我說?」夜露寒著臉問他,一副要
殺人的模樣,看得他心裡發毛。

  聯想起夜露這副若有所思,以及時影琉璃中她笑得那麼開心的
樣子,夏尹泉的心情不由的悶了起來,喃喃地絮唸道:「要不是因
為那個孩子,我死都不會講的,講出來讓妳好去見舊情人嗎?哼哼
,呷咖歹a啦!」

  夜露聽得不清不楚,皺眉問道:「你在說什麼啊?」

  只見他心虛的笑著道:「沒什麼!」
  
  「啾,我都聽到嚕……」小啾靠在他耳邊細語道。

  「噓,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