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2)


  抗議歸抗議,這些個舉白布條的山精鬼怪,有哪一個不知道夏
尹泉的身分,連女媧娘娘都要稱他一聲『泉大人』,這份量嚴格說
起來可比天帝要來的重些。

  但妖精也是有尊嚴的!

  「引渡者大人一定要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對不起……」夏尹泉深深地一鞠,「沒管好我家的金烏,把
你的臉打得跟豬頭一樣,我真的是很抱歉,放心吧,我一定會負擔
起醫藥費的……」他隨手握起一位男妖,誠心誠意的說著,但是對
方卻氣得臉色發紫。

  他說錯了什麼嗎?

  玉兔受不了的低下頭,細聲道:「大人,人家山豬精臉本來就
這麼腫,他是傷在那隻獠牙吶,而且我們這哪來的妖怪醫院,你要
怎麼負擔人家的醫藥費?」

  夏尹泉露出一副恍然大悟,急忙道:「啊啊啊,抱歉、抱歉,
要不然擦擦我配的藥,好不好?」

  山豬男妖猛地把手給抽了回來,推了他一把,「誰要擦你的破
藥,給我馬上叫金烏出來跟我們道歉。」

  「可是他不在啊!」夏尹泉比誰都還想找到金烏,那個該死的
惹禍精。

  在屋邊的向日葵田裡,有個頭上帶斗笠,正在忙著除蟲的老人
,他實在看不下去,狠狠地把斗笠摘下來,往地上一摔,走過來破
口大罵:「不知死活的東西,泉大人身分清貴非常,可是容你這些
個小妖能動的嗎?」

  眾妖看清楚老人的面孔後,莫不嚇了個半死,結巴道:「…土
…土地爺!」

  「弱肉強食本是妖界尊崇的法則,金烏大人沒把你們直接給打
殺了,你們就該偷笑了,還敢學無知的人類舉白布條抗議?」老土
地雖然棄了神格,但是在南武山地域裡,還是有一定份量的。

  「老土地……是我們金烏理虧在先,而且要不是我隨口說了山
豬和老鼠,他們也不會遭殃……別兇他們啦,這樣好像威逼似的!
咦,你老怎麼會在向日葵田裡除蟲?」

  「哎唷,那不是重點啦,泉大人啊,跟這群不知好歹的妖精是
不需要談什麼理的,他們的命可都是您救的啊!」老土地這麼一說
,眾妖們紛紛低下頭。

  是啊,若非這個心慈的引渡者,他們早就化作劫灰了!

  「呱,是誰膽子這麼大,敢找上門找我家的麻煩?」金烏翅膀
一縮,穩穩地落在夏尹泉的肩上,冷冷地掃視著眼前的妖精們,「
你們敢為難我的僕人?」

  這傢伙終於肯回來了!「等等,誰是你的僕人?」夏尹泉一個
爆栗瞬間砸在牠的頭上。

  「呱……反…對暴力。」金烏當場趴倒在夏尹泉肩上。

  「你最沒資格說這句話!」才剛剛揍完金烏,穿著一襲飄然白紗
的夜露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她背對著夏尹泉,當著妖精們的面,丟出十來瓶用玻璃小罐裝
著的透明藥糕,凝視著他們,傲然道:「誰再膽敢碰我男人一根寒
毛,別怪我撕了你們,藥拿了就快滾……」

  「哇啊……」眾妖逃得跟什麼一樣,恨不得多生條腿。

  「妳該早點出來的!」夏尹泉無奈的說。

  「你一輩子都要躲在我背後?」夜露表情微怒,轉身就要離去
,突然又好像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來,說道:「那個老土地是他自
願來的,我沒逼他,艾琦情緒似乎有點不太對勁,但是沒有大礙已
經睡了,還有那些妖精拿的玻璃瓶裡,只有小部分是靈藥,我混了
凡士林進去。」

  「啊,妳怎麼知道我要問妳什麼?」

  「囉唆!」她叱喝的罵了一聲,拂袖離去。

  「等等啊,我還想問妳剛剛為什麼會跳出來幫我?」

  聞言,她轉頭瞪了他一眼,回答道:「我不能容忍別人動你…
…」

  夏尹泉一陣感動,差一點忘情的抱了上去,「夜露,我就知道
妳捨不得……」

  「別誤會,因為只有我能揍你!」

  夏尹泉的感動只維持了短短的三秒鐘,老土地是在一旁憋笑到
差點內傷。

  「嗚,反對暴力……」他欲哭無淚的低泣,老土地拍了拍他的
肩膀,安慰道:「請節哀,夜露的殘暴出了名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