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五 虎童謠(1)


  睡眼惺忪的夏尹泉一手抓著喇叭鎖,一手抓著褲襠,嘴裡輕嚷
著:「要尿出來了,要尿出來了……」

  然而一推廁所的門,他看到的不是熟悉的馬桶,而是一座金碧
輝煌的宮殿。他愣了一愣,發現裡頭站著兩列一群臉上帶著黑色斑
紋的,穿著各色奇裝異服的人,神情莊嚴崇敬的朝著坐在龍椅上的
帶著皇冠的俊美男子朝拜。

  「誰?」琮垣張大了倒豎的虎眼,看著夏尹泉露出驚異的表情


  眾臣聞聲轉頭,紛紛倒抽了一口氣,天啊,那是一個人類,而
且毫無預警的突破重重虎衛的防禦,大剌剌的在早朝時推開虎皇殿
的『牆壁』?!

  這是示威嗎?人類當中已經出現這麼強大的能力者了?

  就在眾臣還來不及反應時,便見來人滿臉歉意的鞠了個躬,說
道:「啊,不好意思,我走錯地方了!」

  夏尹泉還對座上的琮垣搖了個手,揚聲道:「sorry,我以為
這是我家廁所,打擾了,再見!」然後,往後退了出去,順手將門
給帶上。

  大伙一愣,突然有人大喊:「有刺客……」

  這時整個虎皇殿才像炸了鍋似的,一群人衝向那面牆壁,看看
這個神通廣大的『刺客』到底是打哪來的?

  「護駕、護駕……」人都不曉得到哪去了,還護什麼駕啊,琮
垣搖了搖頭,這些大臣們真是愛大驚小怪,他被衝上來護駕的人團
團保護住,卻沒有絲毫感到害怕,反而覺得夏尹泉的表情變化很有
趣。

  「都冷靜點,那不是刺客好嗎?」

  「但那是人類啊,陛下!」封右相連忙急呼。陛下的危機意識
實在太薄弱了,不再教育是不行的。他在心裡想著。

  「這個邪惡的人類一定是刺客!」萬左相急著說,一副不讓右
相專美於前的樣子。

  「右相、左相,朕想問你們一個問題。」

  「陛下請問。」兩人難得的異口同聲,卻又互瞪著對方。

  「我國文獻上,有哪一任帝王在上早朝當中被刺殺的,你們可
以告訴朕嗎?」

  「呃……」右相語塞。

  「沒有。」左相尷尬地回答。

  「沒錯,這個現象告訴我們,會當刺客的都不是笨蛋,他們絕
對不會傻到挑朕上早朝時,摸上虎皇殿來刺殺朕。」

  「聖……聖皇英明。」左右相跪了下去,眾臣也跪了一地跟著
喊,本想教育琮垣的右相,反被教育了一番。

  「退朝吧。」琮垣臉上漾著愉快的笑容,轉身離去,嘴裡還在
反覆唸著:「索尼、說泥……什麼意思啊?」真希望還有機會見到
他!他在心裡想著。




  「奇怪,剛剛那是……」夏尹泉手還拉著喇叭鎖,滿腹疑惑的
再把廁所的打開一次,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白色的瓷製馬
桶、浴缸、蓮蓬頭、吊的亂七八糟的毛巾、洗臉台……

  「…是廁所沒錯啊,鬼打牆了啊?」他低聲地嚷了嚷,灑了拋
尿後,又走回房間睡覺,完全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也沒發現他脖
子上的血玉在關開門的瞬間,閃著異樣的彩光。

  隔天一大早,夏尹泉就被金烏的大嗓門給吵醒,他打開了窗子
,瞇著眼俯望道:「笨鳥,一大早吵個什麼東西啊?」

  金烏眼角含淚飛到他面前,「呱,愛心地瓜都被偷了,一個不
剩……那是小鶯妹妹對我的愛……」

  呿,完全忘記牠的衡陽妹妹了嘛,見異思遷的傢伙!「可能被
山豬還是老鼠給吃了啦,沒辦法啊,我們住在山腳下,很正常啊。
」說完,他很沒形象的打了個大哈欠,隨手拍了拍金烏,「別哭了
,地瓜就算還有一小節莖,都還會活下來的。」

  「我去殺了牠們!」牠氣呼呼地飛走。

  「喂、喂……我是說可能啊,回來啊!」夏尹泉大喊,然而就
是因為他這個可能,南武山大大小小的鼠類妖精與山豬精,全家都
鼻青臉腫、拿柺杖的拿柺杖,通通舉著白布條上門抗議。

  「白布條耶,泉大人,誰還敢說我們妖精跟不上時代?」青鰲
驕傲的說。

  「兔兔,讓青鰲閉嘴。」夏尹泉大吼,只見玉兔點了點頭,隨
手丟了袋麵包過去就搞定了青鰲。

  「抗議!」

  「抗議!」

  「抗議暴力!」

  「我們山豬已經很久不吃地瓜了!」

  「說鼠妖們偷吃地瓜,拿出證據來!」

  「這是污衊!」

  「請給鼠妖們一個交代。」

  「山豬們也要一個交代。」

  糟糕,情況有點不樂觀啊!夏尹泉心中大喊不妙,他低聲對玉
兔耳語,「兔兔,幫我叫夜露出來……」  

  「夜露大人說這種對外的事情,還是交給一家之主的您來處理
比較好!」shit,現在他就是一家之主了,那之前都是被打揍假的
嗎?

  「艾琦咧?」他眼神充滿希望的問著,山鬼可是掌控魑魅魍魎
、草木精怪的妖精頭目啊!

  「…她啊,嚇到完全失去語言能力,花容失色的躲在夜露大人
的懷裡」玉兔道。

  「兵到用時方恨少啊……」他感慨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