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者I 之四 俏山鬼(補文)


  其實如果『第一搭訕妖精就上手』去除掉『搭訕篇』,確實不
失為一本很棒的教學書,因為裡面詳細記載著山鬼一族的喜好。他
們的先祖曾是護祐山林,掌管魑魅魍魎的低下神祇,因為崇尚自由
,遂後捨棄神格成為妖精。

  又有另一說,提到他們是自天地間自然孕育誕生,管轄著特定
的山域,本應稱之為山神,但是未正式受天帝冊封為正神,享的不
過是來往山林間,獵戶們祈求平安而獻上的微薄香火,所以被稱為
『山鬼』。

  但無論是哪一種,都說明了山鬼在妖精之間,擁有一定的地位
,就連老土地見到了都得客客氣氣的打招呼。

  開玩笑,他們可是天生天養的『原住民頭目』耶,據說厲害的
山鬼不只能使役靈獸,登高一呼、搖旗一喊,甚至能驅使魑魅魍魎
、草木精怪作祟。

  但是這種『小技倆』對夜露這樣的超級妖魔沒用。

  隨著山林濫砍盜伐,山鬼一族的棲地幾乎被破壞殆盡,絶大部
分遷往人類無法到達的深山裡,繼續過著平靜的生活。但是其中一
小部分走出了山林,不止平地化甚至還人類化。

  艾琦就是這支平地山鬼的後裔。

  平地山鬼努力的在人界學習人類複雜的生活方式,但是缺少山
中靈氣的洗滌,他們的容貌不復以往的男俊俏、女艷美,後裔更是
悽慘,一出生都是超級愛國黨員,而且會越來越惡化……

  只有不斷從花草中,汲取它們短暫的美麗,才能阻止容貌繼續
醜化下去,因此不少山鬼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最後都會投身與花店
或園藝等相關的行業。

  然而被汲取美麗後的花朵或草木,雖然在外觀上會稍嫌遜色了
點,但是花期與生命卻能延長的更久。可憐的平地山鬼如果想要
獲得姣好的容貌,就必須找到真心認同他們外貌的人。

  但是醜陋就像是一種惡毒的咒,它阻擾著渴望真愛的平地山鬼
們得到幸福,因為真正能看透他們天真美好的人,實在太少了!

  『平地山鬼一族是用鮮花與真愛打造的妖精!』真愛是他們活
下去的動力,而鮮花是阻止自己繼續醜化的藥劑。

  有多少平地山鬼是抱著缺憾含恨而終的?

  雖然因為艾琦突然出現的原因,夜露把夏尹泉揍得慘兮兮的,
但她卻只是警告艾琦,「妳想怎麼樣我不管,但是不准碰我的男人
,擁有美貌的妳可以輕易得到愛情,可他妳卻碰不得的,懂嗎?小
啾,我們走!」

  「啾~」小啾碰的一聲,又變回毛絨絨的粉色小雛鳥,跟著夜
露飛向二樓。

  艾琦眼神充滿信心,堅決道:「我不會放棄的!」

  夜露轉頭來,眼神凌人的道。:「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因為早在三百多年前,她就知道了他們之間的緣分,只是在第
一眼見到夏尹泉時,對他實在欠缺好感,一直到被他的直率與純良
給深深打動……

  她在決定成為他的聖妖時,就已經下定決心了,他是他的,除
了小啾,別無例外!

  但這真的很出乎夏尹泉的意外,夜露竟然沒有把艾琦給攆出夏
宅,而是讓她住了下來。對這疑惑他實在不吐不快,於是找了個獨
處的機會,開口問了她:「夜露,我問妳一個問題喔,為什麼妳沒
把艾琦趕走?」

  她瞪了夏尹泉一眼不願回答,起身就要離開,他竟然不知哪生
出來的膽,伸手拉了她,無賴道:「拜託啦,告訴我……」

  夜露一把甩開他的手,冷峻道:「我最痛恨不守承諾的人,身
為你的女朋友,我也算是這個宅子的女主人,怎能不幫你收拾爛攤
子,難道你要我讓她睡在外頭的大馬路上?」

  夏尹泉大呼道:「我什麼事也沒做,幹麻幫我收爛攤子?」

  「哼,沒有?你自己去看『第一次搭訕妖精就上手』,就知道
你做了什麼事!」她氣呼呼地踩了夏尹泉一腳,拂袖上樓。

  「哎哎痛痛痛……」他痛到表情猙獰,一邊抬著腳跳,一邊吼
著道:「那本書我看過了,就是介紹山鬼而已啊,哪有什麼?」

  剛剛一進門,就聽見他們對話的玉兔,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泉大人,你應該漏看了重要的『搭訕篇』。」

  「幹麻看哪裡,我的非人濫桃花難道還不夠多嗎?」他咕噥道


  「就是因為怕你的非人濫桃花多變成桃花林,夜露大人才會要
你看的啊,你知道親了山鬼代表什麼嗎?」玉兔抓起遙控器,打開
了電視,就往沙發上窩,因為牠知道夜露心情很不好。

  「不會是要我娶她吧?」

  「賓果。」玉兔看見他錯愕的表情,大嘆道:「我真的挺佩服
夜露大人耶,她的心胸真是寬廣,沒有把您揍到黏在牆壁上。」

  聞言,夏尹泉回想起當天,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哪沒有,要
不是金烏跟青鰲拉我下來,我現在應該還黏在上頭。」

  「揍您算客氣了,狐族雖然本性淫亂,但是高傲的九尾狐一生
卻只認一個伴侶,大人您知道嗎?」玉兔呵呵一笑,「多看看那本
書吧,有益處的。」

  後來夏尹泉認真的讀完『搭訕篇』,終於深深地了解,承諾對
妖精有多重要。確實,艾琦的事他應該要負起責任,所幸至少還有
夜露擋著,他才不至於被她給扒光衣服硬上。

  雖然說被美女給強了,也是一種幸福啦。但是,他可不想年紀
輕輕,就被夜露給醃了!

  足足有一個半月,夜露完全不理他,直到他在宅子邊上的那片
空地播種的向日葵長出綠芽,他才敢拉著她去看。

  「對不起啦,其實我並沒有忘記要送妳花,只不過都還沒有長
出來,但是只要再兩個月,這將來一整片都是向日葵喔!」夏尹泉
驕傲的說著,微微揚起的笑容,像是暖暖地冬陽,灑進夜露灰暗的
心田。

  「你再去買一朵就是了,我有那麼難搞定嗎?」她綻放出久違
的笑容,讓夏尹泉完全忘記將這片荒地,開墾成向日葵花田時的辛
苦。

  為了這樣的美好的微笑,再辛苦都值得啊!他在心裡想著。

  突然屋牆邊,傳來大哭聲,他們仔細一看,竟然是艾琦!

  「嗚哇,你們……你們感情這麼甜蜜,人家怎麼破壞你們啦!
」她揉著眼,哭的淅哩嘩啦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tea 的頭像
seatea

海茶

sea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eigei
  • 忽然想到一個梗,急忙跑來翻~

    三百多年前,泉大人是怎麼認識夜露,還有他跟艾琦有前緣,也是結在三百多年前嗎?

    那時不是人都還沒有出生,是怎結緣的阿~這梗埋很深,差點都忘了問?
  • 這是梗.......
    想想,聖妖跟聖人會互相吸引,但是身為聖妖的夜露,
    為什麼沒有變成前引渡者的式神?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seatea 於 2009/05/30 15:20 回覆

  • peigei
  • = = 蝦米!!!!!!

    為什麼?  恩阿,搞不好骨頭有算錯,還是說靈魂不滅轉世?認真的想.......

    為什麼? (默認,自己搬椅子坐旁邊等文好了,單細胞生物不適合複雜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