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震碎大氣。

  驟雨是天帝的淚,灑在朱紅宮殿的屋簷上,化作奔騰水流往台階下沖刷而去。

  「猿,為什麼?」

  宮門前,犬族少女,天帝禁衛隊長寒聲問道。悲傷的雨勢壓得一對犬耳低垂,臉上淌流的,是天帝與她共同的淚。

  淚拌著雨順著台階沖刷而下,到了階下青石地磚時,已是一片豔紅。血的紅,從遍佈台階上的數百具死屍流竄而出。

Jackal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